我国食品安全标准远远滞后

2010-12-29 09:23 来源: 解放日报
收藏到BLOG

  安全事件频发,食品标准可以相信谁?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然而近年来,食品安全却成为争议最大、批评最多的民生问题之一。2010年,食品安全问题也是层出不穷。在种种食品陷阱面前,人们不禁要问,现在吃什么才是安全的?面对质疑,行业规范模棱两可,权威标准或滞后或缺失,普通人应该相信谁?监管怎样摆脱疲软,问责如何不再松垮,我国食品安全怎样尽快“由乱而治”?

  公信力遭遇危机

  2010年1月,海南“毒豇豆”事件曝光,人人谈“豇”色变;3月,屡禁不止的“地沟油”再度现身,又让公众在外出就餐时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7月,三聚氰胺超标奶粉卷土重来;8月,南京医疗机构陆续收治了疑似食用小龙虾致横纹肌溶解综合征的患者;10月,“铁强化酱油”推广引起争议;11月,植物奶油事件又惹得消费者们颇为纠结;12月,“漂白”蘑菇、“化学”火锅,出口蔬菜农药残留超标40多倍……

  不需要特别细心即可发现,食品问题的发生有着“老套路”――总是媒体或者网民曝光在先,才引起行业和主管部门的重视和采取行动,普通消费者一再成了“试错”的对象。监管部门除了坐等举报上门,甚少主动作为。

  食品安全监管部门的公信力面临不小危机。12月15日,某部门网站对是否禁止使用面粉增白剂――过氧化苯甲酰和过氧化钙公开征求意见,同时称,拟从明年12月起禁用面粉增白剂。消息一公布,引起各方关注,也引来质疑不断:为何要等一年?难道消化生产企业的库存,降低对产业的冲击,比亿万人的健康还重要?

  标准制订远远滞后

  近些年,不少食品安全事件的发生,均与食品添加剂滥用有关。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专家郭红卫教授说,对添加剂的监管缺失往往因为无据可依,“我国食品安全标准制订远远滞后。”

  上海理工大学食品研究所所长徐斐说,《食品安全法》明确规定:“食品添加剂应当在技术上确有必要且经过风险评估证明安全可靠,方可列入允许使用的范围。”但目前我国2200种食品添加剂,有检验方法标准的,只占总数的不到四成。相关的科研远远落后,甚至于出现国外禁用而国内推广的尴尬。如瘦肉精,1988年欧洲就禁止将其用于饲料添加,而同时期我国却将其作为科研攻关项目甚至高校“重点课题”予以推广,上世纪90年代末期才开始查禁,流毒至今未尽。

  专家表示,食品安全领域出现的乱象并非偶发。一方面,极少数人和一些企业对生命缺少基本敬畏,利令智昏,无视基本的道德底线;另一方面,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管不作为或作为不够,对问题食品的生产与销售,事实上起到了间接的“纵容”,“保护食品安全的需求,与有力监管这一公共服务产品的提供之间,还不相匹配。”

  强化问责防患未然

  日前传来消息,全国人大常委会本月20日审议的刑法修正案(八)草案新增了食品安全监管渎职犯罪,修改了食品安全犯罪的刑罚条件,强化刑法对食品安全这一重大民生问题的保护。草案明确规定,负有食品安全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要担刑责。据了解,目前我国刑法对相关渎职犯罪如 “环境监管失职罪”、“商检失职罪”等,最高刑期都不超过三年,而 “食品安全监管渎职罪”最高刑期设定为十年,成为渎职罪最重的量刑,可见立法部门对食品安全的重视。

  专家表示,增设“食品安全渎职罪”,虽然来得有些迟,但还是让百姓充满期待。食品安全究责,走出了“刑不及官”的误区,“监管部门官员只有切实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并通过他们将这种压力传导到食品生产、加工、销售各个环节,才能保证食品的安全生产和规范流通。”

  但专家同时直言,目前我国食品是多头监管,从农产品种植到加工生产流通,农业、卫生、工商和质监都各管一段,有交叉,有空白,有死角,“怎样建立一个多方合力而不是互相推卸责任的食品安全机制,仍是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郭红卫说,随着时代的迅速发展,中外食品安全都已进入高风险时期。一方面,人们的要求与标准在提高;另一方面,新技术运用、环境因素改变等,都给食品安全打上了不确定的系数。一些国家的经验可资借鉴,如重视食品安全的预见性与风险评估,对标准实施动态管理,问题食品上市后主动召回等。

  据悉,今年上海已在全国率先成立“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专业委员会”,把涉及食品生产的上、中、下游专家集结在一个平台,对可能存在的问题“前置”处理,同时加强研究与行政管理、临床标准与实际监管指标的衔接,尽最大努力防患未然。

  新闻回放

  寒冬里,热气腾腾的火锅成了都市人饮食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本月有媒体对南京市场调查发现,由飘香剂、辣椒精和火锅红等添加剂组成的火锅锅底,几近“泛滥”。

  据火锅店内部人士介绍,用化学添加剂制成的火锅锅底,比用纯种火锅材料制成的锅底成本上要低了很多,“现在市场上80%多的火锅,都包含这样的化学底料。”对此,中国烹饪协会火锅专业委员会回应:占全国7成份额的100家火锅企业底料检查100%合格。然而进一步调查发现,不但南京,在北京、安徽、山东等地都发现了大量使用 “火锅飘香剂”、“火锅红”、“辣椒精”的现象。网友忍不住感慨:“哥吃的不是火锅,哥在做化学试验……”

  某地卫生监督工作人员直言,对于餐饮服务环节能否使用食品添加剂,以及用量和范围等问题,我国尚没有明确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