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表明:我国一年输液104亿瓶,平均每人每年输8瓶

2011-1-10 08:14 来源: 生命时报
738 收藏到BLOG
 

     发烧了,怎样才能让炎症消得最快?很多患者对这一问题的答案惊人的一致:“输液”。元旦前夕,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透露最新数据,2009年一年,中国医疗输液用了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人每年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3.3瓶的水平。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人如此爱输液? “得病了就要马上输液,好得快”的观点又为何深入人心?岁末年初,《生命时报》记者深入北京多家三级甲等医院、社区医院以及儿童医院进行调查,发现输液人数有增无减,从小病到大病,相当一部分人把输液当做首选治疗方式。

  所有医院输液室几乎爆满

  “想在输液室找个座位,比春运买火车票都难。”12月30日下午4时,记者穿过门诊楼拥挤的人群,来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最大的门诊输液室时,发现不到200个输液椅坐得满满当当,连过道和走廊里都挤满了人。原本明亮宽敞的输液室,被无数吊瓶分割为一个个小区域,显得杂乱不堪。家住金台里的许大爷就是因为天气变冷,慢性支气管炎突发,才到医院输液的。“这老毛病只要犯了,我就会来输液,好得快,也少受罪。”许大爷话音刚落,一旁的许大妈迫不及待地说:“好是好得快,就是现在的药越来越不管用了,以前输三天,现在基本要一周才能好。”从山东赶来看病的蔡先生更是直言:“我从打上点滴到现在一直站着,想找个座位比春运买火车票都难。”当班的李护士告诉记者,该院仅门诊输液室每天就要接待近700人次,高峰期则接近千人,每个月大约接待超过2万名输液患者。

  “在老家就输液,到了北京还得输。”1月1日上午9时,北京儿童医院输液室。新年第一天,缤纷的气球和各色玩具把这里布置得更像是个儿童乐园。“一放假,我们就连夜赶到北京给孩子看病。”家住张家口的张怡告诉记者,她女儿已经发高烧、咳嗽了近半个月,被当地医院诊断为肺炎。“在张家口就一直输抗生素,结果到了北京还得输。”儿童医院的走廊里、楼梯上,坐满了来看病的家长和孩子。记者随机询问了近50人,其中八成表示,他们的孩子需要输液。据北京儿童医院教授杨永弘介绍,该院日门诊量接近一万人次,其中近1/3的孩子都需要输液。

  “来社区医院就为了输液。”1月2日中午12时,北京朝阳区某社区医院,输液室里坐着四五个老年人,还有一位患者拿着在大医院开好的药,正要求医生给他输液。这里的值班护士坦言,不少人看病都去大医院,来社区医院就是为了输液。

  “吊瓶森林”是怎么造就的

  “在所有输液中,至少有一半是没有必要的。”著名药物不良反应专家、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监测专家孙忠实教授对记者指出,输液过度的问题在我国一直存在。国际上公认的用药方针是,口服药应占50%以上,肌肉注射占30%—40%,输液占10%左右。但在国内某些医院,输液的比例甚至超过四成。记者了解到,门诊输液的药物一般分为三大类:一类是抗生素类药物;第二类是治疗心脑血管病等老年病的药物;第三类就是一些其他疾病用药,比如抗过敏药等。在这三类药物中,抗生素类占到绝大多数。一方面是患者主动选择输液,一方面是有些医生将输液当成了常用给药方式,而且很少告知它的不良反应,造成输液室里吊瓶林立,甚至有人将它们形容为“吊瓶森林”。

  “只有输液才能见效,才好得快,这是患者对输液最大的误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沈雁英教授说,临床上主动要求输液的病人并不少见。“有些人吃两天药不见好,马上要求医生给他输液,怎么劝都不听。”还有很多年轻人,上班忙没时间吃药,一有问题就来医院输液,专挑高级的、贵的抗生素。“有些人自认为非常懂药,连抗生素的名称都记得非常清楚,实际上是害了自己。”频繁输液所造成的耐药性,让很多人成了输液室的“常客”,一生病就不得不输液,否则病情无法好转,已经形成难以控制的恶性循环。许大爷就是对抗生素耐药的典型案例,他从头孢一代开始用到头孢四代,现在已经用到了“顶级抗生素”。还有不少患心脑血管疾病的老人,一到换季,就会到医院要求输些疏通血管的药物,预防疾病发作。卫生部首席健康教育专家洪昭光告诉记者,这是输液的另一大误区,这种预防性输液的办法不但没有科学依据,还会增加院内感染几率,甚至可能引起其他并发症。

  医患关系紧张,医生自保,也是导致输液泛滥的重要原因。虽然给药的方法加起来不下十几种,但是口服、肌肉注射和输液依旧是医生最常选用的。“我以前也不愿意给患者输液,为此挨了不少骂,有的患者甚至当面跟我拍桌子,说吃了你的药一个礼拜还不见效,为什么不给我开输液?现在我学聪明了,只要达到指征就输液,再也没有患者骂我了,都对我一脸感激。”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有些心酸地告诉记者,在现在的医疗环境中,医生要跟患者说不用输液,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医患关系紧张,让部分医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拿抗生素来说,它的治疗范围很广,用了基本不会出太大问题,而且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经济利益。有知情人士表示, “三级医院中,抗生素占全部药品收入的30%左右,二级医院可能会达到40%,就住院患者而言,其花在抗菌药物上的费用更是占总费用的一半以上”。

  输液的风险无人告知

  据《2009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显示,注射剂占所有不良反应的59%,最主要的方式就是输液,可以说是最不安全的给药方式。然而,记者调查中,80%左右的患者都对输液风险一无所知,也很少有医生提醒患者。

  事实上,输液的风险远高于打针、吃药。孙忠实和沈雁英都指出,药物通过静脉注射直接进入血液循环,没有经过人体天然屏障的过滤,虽然发挥药效更快,但如果有不良反应,往往也更快,更严重。部分患者对药物会有强烈的过敏反应;药物在生产、消毒过程中,没有除尽污染物而引起品质恶化,都是常见问题。一旦发生危险,口服药可以洗胃,皮下注射的吸收需要一定时间,都能给急救制造一定的条件,但输液的“快速便捷”,却往往令人失去宝贵的抢救时间。

  此外,输液本身所带来的操作问题,也会带来一定的不良反应。比如滴注过快、液体温度过低或存在不溶性微粒、输液器具达不到无菌要求等,严重的会导致发热、心力衰竭、静脉炎、空气栓塞以及肺水肿。输液的药物直接进入血液循环,没有经过胃肠,省略了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环节,所以常输液还会降低人体免疫力。

  实际上,在西方一些国家,医生一般都不会轻易给患者输液,输液是“最后的给药方式”。只有急救、重症和不能进食的患者,才需要采用静脉输液这种风险较高的方式。在中国,滥输液之风也必须刹住!河北省儿童医院名誉院长、卫生部抗生素合理应用全国普及专家胡皓夫教授强烈呼吁,儿童已经成为其最大的受害者,对他们,一定要能不输液尽量别输液。沈雁英呼吁,除了国家要通过加大对抗生素的控制力度,减少输液外,医患之间增强信任也是必要的前提。不管你是发高烧还是拉肚子,不要主动要求医生为你输液,一定要牢记先吃药,再肌肉注射,最后输液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