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俐娜:化学大奖中国折桂

2011-7-06 12:55 来源: 今日湖北
收藏到BLOG

   “2011 年安塞姆·佩恩奖的获奖者为来自武汉大学的张俐娜教授,中国!”当地时间3月29日晚,在美国安纳海姆市举行的ACS(美国化学会)年会上,当学会主席最后公布2011年获奖名单时,全场掌声雷动。作为国际上纤维素与可再生资源材料领域的最高奖,半个世纪以来,张俐娜教授是第一位获得该奖的中国人。

   在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我们见到了正在指导学生做实验的张俐娜教授。虽然年届七十,但她依然红光满面,神采奕奕,散发着年轻的活力。见到我们,张俐娜停下手上的工作,和我们讲起了得奖背后的故事。

   “我从没奢望得这个奖”

   2011年2月23日,对于张俐娜来说,是一生难忘的一天。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张俐娜打开邮箱,却意外地看到了一封来自安塞姆· 佩恩奖评委会主席的贺信,祝贺她成为安塞姆·佩恩奖的获得者。看到邮件的张俐娜,一下子激动得有些呆住了,她对旁边的先生说:“你快点打我一下看疼不疼,这不是在做梦吧?”

   获奖让张俐娜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激动。安塞姆·佩恩奖是国际性奖励,世界各国所有致力于纤维素领域研究的科学家均有资格获得提名。张俐娜是由东京大学的Kuga教授鼎力提名的,但她自己最初却并不那么自信。安塞姆·佩恩奖于1962年设立,半个世纪以来,从来没有中国人登上过领奖台。获得该奖的美国人占一半以上,其次是加拿大、日本、德国、瑞典、英国、法国人。而更让张俐娜激动的是,她不仅能够获奖,还得到了评委的一致认可,获得了全票通过。

   评委会主席在贺信中说,今年是“居里年”(纪念居里夫人获得诺贝尔化学奖100周年),张俐娜作为在纤维素和可再生资源材料基础研究上做出突出贡献的杰出女科学家,在这个美好的时间得到一致认可,具有双重意义。评委会主席认为“推选出来的人得到了最高度的认可和最一致的意见。”

   这“意外”得到的果实,其实早已埋下了种子。25年前,张俐娜从日本回国,开始了生物质研究。20世纪80年代,她开始着手高分子快速溶解和低温溶解新机理研究。张俐娜和团队突破了用有机溶剂加热溶解的传统方法,提出一种水体系低温溶解高分子的“绿色”方法和新概念。这种“神奇而又简单”的水溶剂体系可制造出更多的天然高分子新材料,且溶剂可循环使用,溶解过程中无毒、无污染,能做到节能减排,符合低碳生活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目前已经有很多国内外企业希望与之合作。也正是该技术得到了评委们的高度评价,将张俐娜送上了国际领奖台。

   近十年来,张俐娜共主持国家“973”、“863”项目、“十一五”科技支撑、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以及国际合作和境外合作项目近 20项,总经费逾1300万元。已获省部级奖6项,其中一等奖两项;发表论文400余篇,其中SCI源刊370余篇,被他人引用3000次以上,其H因子为34;获得国家专利68项,公告国际专利2项。

   “我没有想过要当大教授、当大科学家,我只是每做一件事就会做好。”面对荣誉,张俐娜淡然地说。

   “天上不会掉馅饼”

   马克思有一句名言:“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道路可走,只有在崎岖小道的攀登上不畏艰难的人,才能达到科学的高峰。”张俐娜常常用这句话鼓舞自己和学生。

   张俐娜所研究的纤维素和可再生资源材料领域是一个原始创新性很强的领域。研究需要不断地创造新物质、探索新规律,却几乎没有前人的成果可以借鉴。从事纤维素研究二十多年,从事低温溶解新机理研究十多年,期间失败的实验次数不可胜数。但是张俐娜并没有被困难吓倒,对科学始终有一种执着的追求:“我觉得我能承受得起失败和挫折,失败了再做,从一点点进步里去寻找快乐和成就感。”张俐娜还常对学生们说:“要学乌龟脚踏实地,不要学兔子急功近利。”

   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张俐娜辗转了四个地方进行工业化实验。最早在洛阳,当时采用的是传统的铜氨法进行实验。条件特别艰苦,甚至连坐的凳子也没有,晚上长期停电,张俐娜带着学生们点着蜡烛继续实验。那两年父亲重病,忙于实验的张俐娜也未能回家照顾父亲。最近的一次,是在江苏海安进行低温溶解纤维素纺丝的“绿色”工业化实验。因为实验在夏天,白天气温太高,低温溶解只能在晚上进行。“凌晨我们和张老师一起开始实验,4点后过滤,我们去睡觉,不到6点,张老师就来敲我们的门,要纺丝了。”曾参与海安工业化实验的学生李燃说。

   已过七十岁的张俐娜仍然奋斗在科研工作一线,她对工作的勤奋、认真,让精力旺盛的年轻人都望尘莫及。张俐娜每天都会来到实验室了解学生的实验工作进展,为了能给予更多的帮助和指导,中午常常会工作到两点,有时下午三、四点还没吃午饭。团队的蔡杰老师也是张俐娜的学生,他回忆道:“有次和张老师一起做实验,从晚上六七点一直做到凌晨一点。走出实验室时,院楼的门都已经锁了,只能叫醒师傅开门。外面也没有车搭,我们就跟着张老师一起走回去。”大多数时候,张俐娜白天和学生做实验,一些申报项目的材料修改工作只能留到晚上,她常常伏案到凌晨。学生们有时晚上十一点还能接到张老师的电话,收到来自她凌晨一两点发送的邮件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我们还有寒暑假,但是张老师一年只休息三天。”学生们对张俐娜的激情与投入敬佩不已。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时常有人问张俐娜:“您都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工作?”她总会轻松地回答:“因为我喜欢科学,我对科研很有欲望,在发现新东西的过程中我很有成就感和乐趣。”不仅对科研充满兴趣,张俐娜是一个什么都愿意学、求知欲望特别强的人。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英语教育,张俐娜自己摸索着把英语学会了,用流利的英语在国外作了多次报告和交流;在日本合作研究期间,张俐娜学会了日语,一些年轻老师去日本留学都未完全掌握;计算机也是自学的,90年代张俐娜就接触了电脑,用一个小本子把电脑问题都记录下来。“我不聪明,学历也不高,但是我什么都愿意去学。”张俐娜谦虚地说。

   “科学研究需要团队”

   张俐娜常常对学生们说:“一个人在世界上是不可能有立足之地的。你们少不了我,我也少不了你们,我们拴在一起形成力量。”在学生们眼中,张老师是一位严师慈母,实验室就是一个团结互助、相互勉励的大家庭。

   做张俐娜的学生是忙碌的。她打了个比方:“培养学生就像开工厂,我不希望生产出假冒伪劣的产品,我要让他们在外面顶天立地的做人。”张俐娜对学生们十分严格,修改学生的论文特别认真,最高的记录修改了八次。“一般的老师只看你文章的思路和成果,但是张老师细致到一个单词、一个句式都会修改。”学生许淑琴说。张俐娜不希望自己的学生成为做实验、造论文的机器,她还十分注重培养学生解决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张俐娜把“权力”下放,学生们要管财务,管实验仪器,联系外宾,甚至实验室装修学生们也要帮忙。“我们不是整天待在实验室里,我们还和财务部、国际交流部、研究生院、设备处、装修公司等等打过交道”,学生常春雨说。

   做张俐娜的学生是幸福的。学生们和张俐娜是心贴心的,除了上课时间,任何时候给张老师打电话她都会热情地答复。如果有同学生病,张老师会十分关心,拿出一些钱来买营养品给学生。她关心学生的身心健康,鼓励他们劳逸结合,每年都会组织一次郊游,还购置了大量体育器材,让学生在空余时间锻炼身体。她也会像母亲一样唠叨,教育学生如何做人,细致到提醒学生打电话应该说“你好”。和女学生在一起,张俐娜还会和她们交流一些保养知识。每年,张俐娜还会请毕业生到家里吃饭,亲自下厨款待学生。

   张俐娜十分注重营造实验室的科研氛围。近年,她30多次被国外邀请出国讲学、作主题报告和邀请报告。因为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张俐娜经常能请到国外知名教授和专家来访、交流。仅2010年一年就有近二十位国外的教授、专家来访,平均每学期都会有七、八拨。先后有美国化学会纤维素学会主席Stephen J. Eichhorn、英国威尔士大学原校长Glyn O.Phillips等对实验室进行访问。每次有国外学者来作报告,张俐娜的学生也要上台作报告,以此来锻炼学生思考创新、归纳总结、英语表达等多方面的能力。学生们思路开阔,创新能力强,其敏捷的思维和独到的见解经常受到来访专家的称赞。

   张俐娜领导的科研团队已成为纤维素材料领域的世界著名科研组,Glyn O.Phillips教授曾写道:“我曾专门访问过张俐娜教授的实验室,并且见证了他们是一支充满活力和激情的年轻团队。这确实使我回忆起多年前访问 Woodward教授(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实验室的情景。她具有对知识的献身与渴求精神,锲而不舍地探索物质的基础科学问题,同时时刻关注科研成果商品化及实用价值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