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火锅底料加十几种添加剂 生产无消毒措施

2011-9-20 14:02 来源: 城市信报
收藏到BLOG

火锅底料

  秋冬季节,约上三五好友去火锅店吃上一顿是件非常享受的事。但少有人知道,有些火锅底料可能是“化学锅”。在青岛一些美食街上,不少商家为吸引顾客打出“免费锅底”的广告。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锅火锅底料的成本在24元左右,如果用正常的底料做免费锅底,商家就亏大发了。

  四川的火锅及底料风靡全国,随便一个路口 、街角都能轻易发现一家接一家的火锅店。当地一家和记者“混熟”的火锅店老板直言,做小火锅生意不动歪脑筋不赚钱,锅底不是再次回收,就是用一滴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记者近日对此进行了探访。

  ◎疑问

  成本最少20多元免费锅底咋配的?

  在岛城,四川麻辣火锅随处可见 ,一些火锅店为了吸引市民还推出了“免费锅底”。火锅底料真的这么便宜?市场上各种品牌的火锅底料是怎么做出来的?业内人士透露,绝大多数火锅底料都是用回收油加过量添加剂配成的。这是真的吗?带着这些疑问,记者前往四川成都进行了探访。

  成都双流县的人和大多数成都人一样,都很迷恋美食,几乎每条街道上都有几家乃至几十家饭店,火锅店更是占了近三分之一。记者住在双流的一个宾馆内,旁边就是一家小火锅店,一到晚上生意异常红火。几天来 ,记者和老板鲁先生混熟了,谈到有些火锅店推出的免费锅底时,他有些嗤之以鼻。“没有不赚钱的火锅店。免费锅底到底是顾客占便宜还是商家就不好说了。”

  鲁老板给记者算了一下他们的火锅底料成本,普通麻辣锅不添加任何化学添加剂,锅底包括花椒、干辣椒、当归、桂皮、丁香等近十种天然材料,单算成本,这个锅底至少20元以上,他们的对外售价是25元左右。“从成本上可以看出,免费的和十几元钱的锅底肯定有问题,售价低于成本,怎么保证火锅底料货真价实?”

  ◎业内爆料

  便宜锅底要加十几种添加剂

  记者在一条街上看到另一家火锅店,这里的火锅底料免费供应,一般情况下,两人的消费在40元左右就可以吃得尽兴。另外,还有一些串串香的饭店,火锅底料仅收5元钱。对于这些店的低价底料费,鲁老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消费40多元的火锅其中包括七八种菜肴和肉,这些成本再加上锅底、调料、人工、煤气等费用,如果不玩点花样,根本就不可能赚到钱。而这其中最容易也必须玩花招的就是火锅的汤底了,因为其他东西都比较透明,根本无法打折或是省钱。

  鲁老板说,和那些所谓的“口水锅”比起来,自己的底料用料还算“实在”。锅底中最常见的牛油、猪油,他都是实打实去买底油,“用的油如果用牛肠油或者肥肉熬油,那就更便宜了。底油是火锅底料的基础,火锅店太受欢迎了,每天吃火锅的人特别多,为了节约成本,的确有不少店家用地沟油之类的,但如果这样做,完全是在赚黑心钱。”

  鲁先生说,地沟油有时还算好的,“更可怕”的是各种调味料。“熬制的火锅底料中要加入植物香精 、火锅红、飘香剂、鸡精、鸡粉、罂粟粉等十多种调味料,这些都是添加剂,加了它们底料才香。”

  鲁老板表示,自己以前也是从便宜火锅起家的,那时候火锅生意特别好做,越是便宜的火锅生意越好做,但那种火锅底料是勾兑出来的,都是从市场内买飘香剂、辣椒精等。“火锅店特别多,要想在竞争中获胜,只有从价格上来吸引人,价格低靠的就是成本低,要保障低成本,就要在别人不清楚的火锅底料上动手脚,当时一个麻辣锅底的成本也就三四元,然后再适当放些象征性的便宜干货,根本不用熬制,只要在锅里倒点开水,加点特制的添加剂,再用大火烧滚,原来白色的开水很快就会变成辣油汤,不仅香辣逼人,而且还红得诱人,客人吃的时候还觉得红红的很过瘾。”

  “现在火锅店太多了,为了吸引顾客,大家都是打价格战,不玩黑怎么能赚到钱呢?正所谓便宜没好货,如果图便宜,吃到肚子里的可能全是不干净的混合底料。”

  如今鲁先生已不那么做生意,但至今他还很内疚,因为他知道,用地沟油和添加剂配出来的火锅底料对人体是有害的,自己那时候和家里人从来不吃自己店里和普通火锅店里的火锅。

  ◎市场调查

  火锅添加剂卖得火,有的店还回收底料

  根据鲁老板的描述,记者来到成都荷花池附近的副食调料批发市场,卖食品调料的商铺一个紧挨一个。记者随意走进一商铺前打听有没有火锅底料,商贩指着展柜上的袋装底料说,这就是,每袋批发价3元。问到有无“火锅红”卖时,他表示市场有。

  转了几条调料街记者发现,仅有几家商铺的室内展柜上摆放着“火锅红”和“火锅飘香剂”。多数商家并没正面摆着,但你要他肯定有。记者看到,这些产品上虽标着厂名、厂址以及QS质量安全标志,但地址并不明确,很难认证是否是正规厂家。

  “这种调料怎么用?”面对记者的提问,商铺老板解释,这是火锅添加剂,能让火锅变得颜色鲜艳,让人一看就有食欲。“放好火锅底料后,加入一两滴火锅红和火锅飘香剂,让火锅看起来有香味。”老板神秘地对记者说,这可是开火锅店的必备“秘籍”,卖得挺火。记者问商家:“买多的话价格是否可以便宜些?”商铺老板有些吃惊表示,“买这么多干什么用?一般的小火锅店,‘火锅红’、‘火锅飘香剂’都是各买一瓶,能用上大半年。”

  他透露,除了这两种外,还有很多种火锅添加剂,做火锅的添加剂特别多,尤其是小火锅店,离了这些东西利润要减少很多。

  除了添加剂,记者还发现了疑似回收底料现象。记者在一家火锅店用餐时,去洗手间的途中穿过厨房,眼前的一幕令记者感到吃惊。厨房内一侧的地上放着一个被油污包围的大塑料桶,里面装着客人们吃剩的锅底,桶内异味逼人,还能看到一些没吃完的涮料,桶上放着一个勺子,看起来非常可疑。一位厨房的工人正在给新来的客人勾兑锅底,她将一瓶矿泉水瓶里装的白色乳状液体倒入锅中,接着又往锅里倒入老油。记者趁她不注意拿起矿泉水瓶一闻,一股刺鼻的味道刺得眼睛有些睁不开。

  这到底是什么?一位做了七八年火锅店的老板悄悄告诉记者,“这种行为比地沟油还可怕,老油是被顾客食用过的,甚至有食用者的唾液、细菌等物质残存其中,极其不卫生。这些细菌和病毒根本达不到高温烹调的要求,不能被有效地杀灭。这是这个行业的传统了,都这样做。回收客人吃过的火锅底料,把油底料倒回去,滤过吃过的残渣后重新熬,再提供给客人。”

  记者走访过几家餐馆发现店内几乎都有几个大塑料桶,多数桶内都装着红红的底料。这位老板透露,“这些吃剩的底料经过处理后就成了香气扑鼻的新汤料。这样即便是底锅免费,餐馆也有利可图。”

  ◎记者探访 一家厂产五六种产品,无消毒措施

  产五六种产品,可贴牌包装

  通过联系近日记者来打算去位于成都安靖镇上的一家食品加工厂,工厂的张经理告诉记者工厂专做火锅底料,并且生产的底料受到很多供货商的喜爱,销往了多个城市,并且工厂经营了六七年,有着不错的口碑。

  但当记者来到工厂周围打听时,当地的居民却不知道附近有生产火锅底料的工厂。一位当地人告诉记者,周围的几个村里的确有不少小工厂,但大多都在村子里比较隐蔽的位置,也没有挂任何牌子,平时只是看到有货车来拉货,具体是生产什么的不知道。

  记者和厂内的张经理联系后,根据提示在村落的一角找到了一个紧闭的大门,门口未挂着任何工厂信息。大门上挂着一个“今日放假休息”的牌子,张经理打开铁门将记者悄悄带进去。提起门口的牌子他表示,挂牌子和紧闭大门是为了应付工商等部门,近期食品安全查得比较勤,只能多多提防。

  张经理从屋内找出了几个包装袋,“我们工厂一共生产五六种产品,火锅底料是其中一部分,也是卖得最好的。除了火锅底料外还有各种拌面用的酱料。

  记者看到,这些酱料和火锅底料上写着重庆风味,一种产品有多种包装,有的比较简单,有的则比较花哨。“现在市民购买东西比较注重外包装,包装看起来比较有档次的销量就不错,价格卖得也高。这是两种不同包装的火锅底料,两个进货价都是一样,不到3块钱,他们所用的作料也都相同,但卖的时候价格就有出入了,包装好的可以比一般的多卖两块钱。”

  交谈中张经理告诉记者 ,有些大厂销量特别大,生产不出产品时,常从他们这里购买底料出售。

  同时他告诉记者 ,如果对他们的品牌不满意,可以从他们这里进货贴自己的品牌和包装,有的外地客户就是这么做的。但他表示,火锅底料如果不写成都或重庆火锅,可能销量不会那么好。

  酱料在水泥池中酿制,苍蝇满天飞

  工厂是一个比较陈旧的老楼,有的车间内外的墙皮已经脱落。对此张经理表示,工厂选在这里是觉得地段偏僻,比较安静,从外面看不出是工厂来,也能躲避一些相关检查的工作人员。记者看了一下,工厂并不大,只有三排平房,有限的院子里到处都摆着包装好的箱子和腌制调料的罐子。

  记者提出想看一下火锅底料的加工车间,遭到了张经理的拒绝,“车间是生产重地,不能随便参观的,再说只要产品外包装漂亮,口感好就行了,看不看车间都一样。”记者几次提出都被他拒绝。

  最终他表示,可以给记者看一下正在腌制中的一种调料和拌酱,他带着记者来到了一处车间旁边的几个用水泥砌成的池子上。这几个池子上都盖着厚厚的盖子,张经理掀开后,顿时一股异味从池子中散播开。记者看到池中堆放着满满的红色以及深褐色的拌料,有好几个品种,有的豆子等物质已经烂了,但腌制在一起味道同样变得浓重。

  就在记者看的这段时间,池子中很快招来了不少苍蝇,它们纷纷飞进水池中。记者询问在屋外的水池中腌制,卫生方面能否得到保障。他说 ,“这种腌制方法是传统工艺,很多配料厂都是这么做的。”并称只要眼睛看不见,吃起来好吃就行了,怎么制作消费者是不清楚的。

  包装工人赤手装袋没有任何消毒措施

  记者在工厂的院子内看到,一侧小门上挂着“化验间”的牌子。他称,绝大多数火锅底料厂的化验间就是一个摆设,只要没有相关部门检查,化验间几乎从来不开门,更不会去检验产品是否合格。

  走进包装车间,记者则看到整个车间显得有些“简单”,车间内机器操作的只有搅拌和包装等,绝大多数都是人工干活。记者看到多数工人身着工装,但有的身着便装。很多工人没有佩戴头套和口罩,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消毒措施。记者观察到工人们坐在较矮的凳子上,前方摆放着一个大型的盆,里面装着准备包装的配料,而工人则是赤手包装。做包装的工人忙不过来时,放配料的工人会去帮忙,而回来时未经过任何消毒后接着赤手放袋中装配料。

  张经理告诉记者,麻辣味和鱼味的火锅出厂价不到2元,而拌料的价格将近3元,简易的配料1元多一袋。

  随后张经理将记者带到仓库,记者看到仓库内摆放了众多不同配料的外包装,他告诉记者,根据不同地区的要求,他们生产各类包装。有的地区喜欢简易包装突出老字号的,有的则是喜欢花哨些时尚感强的。

  张经理表示,只要记者拿给他们一个品牌火锅底料产品来,他们就能做出几乎一样味道的产品,而记者“想怎么用”他们不管。记者离开工厂时,张经理在门口处将“今日放假休息”的牌子取了下来,他笑着说,快到下班的时间了,不会再有人来检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