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灰霾天气的元凶

2011-11-23 01:17 来源: 科技日报
1383 收藏到BLOG

  11月1日,国家环保部发布了《环境空气PM10和PM2.5的测定重量法》,首度对PM2.5测定方法进行规范。11月16日,环保部相关负责人通报,《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于当天起开始向全社会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最大调整是将PM2.5、臭氧8小时浓度纳入常规空气质量评价,将于2016年开始在全国实施的PM2.5(粒径小于2.5微米的细微尘颗粒)监测。

  秋高气爽,云淡风轻,秋天本是北京最美好的季节。然而进入10月份以来,北京时常被阴霾笼罩,蓝天白云少见。与此同时,各地居民对空气环境的忧虑与关注,一个未曾被广泛关注的专业术语走进了公众的视野——PM2.5。

  环保部门:2016年全国实施PM2.5监测

  环保部有关负责人16日通报称:“各方高度关注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今天起向全社会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二次征求意见稿的最大调整是将PM2.5、臭氧(8小时浓度)纳入常规空气质量评价,并收紧了PM10、氮氧化物等标准限值,提高了监测数据统计有效性要求。”

  “新标准拟于2016年全面实施。”环保部科技标准司相关负责人对此指出,鼓励各地方提前或更高标准实施,一种是环保部根据国务院文件要求,指定部分地区提前实施本标准,而具体实施方案(包括地域范围、时间等)需另行公告;另一种方式是各省政府根据实际情况、区域环境保护需要,自愿提前实施本标准。

  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张远航对此解释称,与科学研究不同,地方政府及其环保部门是按照环保部规定的空气质量日报技术、指标体系发布每天的空气质量状况,“在现阶段,PM2.5尚未纳入常规空气质量评价指标体系。”

  复合污染:PM2.5为最重要因子

  10月25日,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称,从大气污染看,2010年,全国17.2%的城市空气质量未达到国家二级标准,主要是可吸入颗粒物浓度超标。“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区域性大气污染日益突出,广州、深圳、上海、南京、苏州、天津等大城市的灰霾天数已占全年的30%至50%。”周生贤表示。

  “对于北京而言,PM2.5是近日空气质量恶化的重要因子,但还有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等大气污染物在起作用。大雾天导致大气扩散能力差,污染物无法得到稀释,因此加剧了公众呼吸系统不适的观感。”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大气部主任严刚对此解释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气专家指出,中国城市PM2.5的污染十分严重,北方城市和区域(如北京及周边省市)PM2.5浓度高达0.08—0.10毫克/立方米,超过美国标准年均限值5—6倍,南方城市和区域PM2.5浓度超过美国标准2—4倍。该专家称,近年来我国区域性灰霾天气日益严重,已经不是完全的自然现象,而是不断增加人为排放的大气溶胶,因此呈现出灰蒙蒙的浑浊现象。

  环保部科技标准司相关负责人16日承认:“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耗大幅攀升,机动车保有量急剧增加,经济发达地区氮氧化物(NOx)和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放量显著增长,臭氧(O3)和PM2.5污染加剧,在PM10和总悬浮颗粒物(TSP)污染还未全面解决的情况下,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等区域PM2.5和O3污染加重,灰霾现象频繁发生,能见度降低。”

  一位参与相关规划编制的大气专家称,环保界基本达成共识,按照新版征求意见稿“收紧PM10、氮氧化物等标准限值”的要求,中国城市空气达标率要从现在的大约80%骤降至只有大约20%,如果PM2.5占PM10的比例基本固定,将PM2.5纳入常规空气质量评价后,对城市空气达标率的影响也大抵如此。

  张远航向记者指出,每个国控站采购一套PM2.5监测设备仅需10多万元,以某个特大城市为例,整个城市共有10多个国控站;此外,长期的业务运营投入对经济发达地区是可行的,“改善空气质量的关键是减少污染的排放,不仅仅是末端治理减排,更重要的是能源结构、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的调整,比如大型企业搬出城市、控制对高污染产品的居民消费。”

  三大源头:联防联控规划逐一击破

  国内有一半的PM2.5不是来自污染源的直接排放(一次源),而是经过十分复杂的物理和化学过程而形成(二次源)。因此,张远航强调,“十二五”需要对SO2、NOx、VOC和颗粒物等多种污染物造成的复合大气污染进行协同防治。

  参与规划编制的专家也呼吁,各地不要光追求PM2.5的监测数据的漂亮程度,也不要为了减排PM2.5而减排PM2.5,如果多种污染物的排放量一块降下去了,它们产生的PM2.5就水到渠成地降下去了,“相反,只要有任何一项污染物减排拖后腿,就会形成‘短板效应’。”

  一位参与规划编制的专家透露,正在制定中的重点区域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十二五”规划,将对上述区域大气复合污染进行全面控制。“该规划首次提出石化、喷涂等十大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VOC)污染防治目标,并对近几十年控制不下来的烟粉尘提出新的防治思路。”环保部官员称,VOC囊括上万种物质,排放源散布在社会各行各业,直至家庭装修、喷涂印刷,“据初步测算,工业领域的十大重点行业占减排量才勉强过半。”环保部官员指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要剑指三大排放源——煤、油和基建。一是火电、钢铁、水泥行业为主的煤炭消费,二是使用非清洁油品(汽柴油)的机动车,三是今年以来大上快上的基础设施建设造成的扬尘。

  严刚也建议,不仅要在动力煤洗选,以及水泥、电力和钢铁行业除尘,也要在施工场所扬尘等领域,对一次性颗粒物排放进行控制,还要在“十二五”期间落实好氮氧化物、氨氮等两项新增污染物的总量控制指标,并适时启动对石化、汽车产业等挥发性有机物(VOCs)的控制,以避免上述区域形成复合大气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