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层气:经得起质疑 沉得住气

2013-11-21 12:01 来源: 能源网-中国能源报
收藏到BLOG

  煤层气是技术和开发条件最成熟的非常规天然气品种之一,由于煤层气和煤炭生产的交叉调控经验缺乏、技术瓶颈有待突破、新财政补贴悬而未决、地方政策保护性强等因素存在,煤层气发展曾受到制约。虽然《关于进一步加快煤层气(煤矿瓦斯)抽采利用的意见》等支持性政策相继出台,但鼓舞过后仍有忧虑存在。加之油气与煤炭的壁垒心结,折射出了更深层次的利益分配难题,煤层气行业走到了黑暗和光明的转折点。

  中国能源报社第五期“能源微论坛”走进煤层气生产的第一线——华北油田山西煤层气分公司,聚焦煤层气发展,倾听一线人员道出煤层气发展的现存困难、技术瓶颈以及推进发展过程中的酸甜苦辣,这些个中滋味,才是煤层气行业最需要关注的声音,也是煤层气发展中化解矛盾的有力呐喊。

  华北油田山西煤层气分公司党委书记田润年:

  是矛盾也是契机

  煤层气行业在国内属于新兴行业,是目前最现实的开发资源,并且前景广阔,潜力巨大。

  我国煤层气储量巨大,但是只有沁水盆地区域煤层气企业在煤层气开发方面做得较好。煤层气技术瓶颈目前都没有大的突破,只攻克了一部分技术,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一旦技术得到革新,许多问题将迎刃而解。

  而在资金投入方面,区块情况不同所以产能也不同,相同的技术,在产量高的区块有效果,但是在另一个区块并不见效,这可能一定程度打击了总部投资信心,归根结底,提高技术是关键。此外,开发所面临的安全压力、环境压力和产量压力都是不小的挑战,这是挑战也是鞭策我们前行的动力

  山西最近出台的政策,对我们在该省继续扩大矿权有难度。但这也是一个契机,说明煤层气受到开发企业重视、受到地方政府重视。其他煤层气企业在开发过程中同样会遇到技术困难,我们相对来说更有经验,发展也成熟些,可以给予技术支持,这是在大环境下继续从事煤层气大规模勘探开发的有利因素,将不利因素变成有利因素,矛盾进而转化。

  上级单位在政策支持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希望地方政府也能给我们更多的支持,不要过分强调利益。

  华北油田山西煤层气分公司经理助理石斌:

  拒绝做“夹层蛋糕”

  我们始终保持一种奋斗精神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新兴能源的吸引,二是为华北油田寻找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煤炭行业与煤层气企业一直存在矛盾。山西省是煤炭大省,煤层气为伴生气,不论开采技术还是开采路线二者都不尽相同,因此存在双方协调问题和利益问题。我们呼吁政府出台政策,协调存在的矛盾,从而形成良好的开发秩序。解决矿权纠纷,才有良好的秩序环境,因此我有以下几点看法:

  石油企业的介入带来了煤层气矿权的纠纷,但也为煤层气带来大发展的机遇,更为当地带来招商引资的正面效应。政府应加强协调,统筹规划,共同商讨煤层气和煤炭企业发展的问题。

  通过争取,煤层气利好政策不断涌现,但地方利益与中央利益分配的问题还未解决。国企税收交到中央,而地方政府没有任何税收收益,利益的权衡矛盾暂时无法逾越,希望今后出台相关政策支持,也希望媒体不断关注和支持。

  有发展就有问题,我们应当多方沟通,随着企业做大做强,为地方带来经济效益,问题解决指日可待。

  山西煤层气分公司技术研究所所长范书军:

  为精细化工艺和环保做努力

  自从煤层气开发以来,沁水盆地煤矿矿难有所下降,大型矿难几乎没有,社会效益非常明显。

  采油采气区别其实很大,技术精细程度也很不同。煤层气之所以最初效益不好,是因为产气之前有一年甚至一年多的排水期,这个期间不产生任何效益,水排尽气才能出来。煤层气开发不能停井,对产量影响很大,一旦停井不论出水还是出煤粉,把通道一堵,气就无法出来,对工艺技术要求非常高,这些年来我们不断改进工艺、完善采气设备以实现正常生产。通过不断发展,我们成为了国家首家数字化煤层气企业,这离不开我们技术人员的努力。

  涉及到开采开发,伴随而来的就是环境问题。近年来我们为抓好环保也做了多项工作,基本采用丛式井, 一个井场放4-6口井,甚至以后计划放16-20口井,尽量少占土地,采取水平井等方式,减少对环境的破坏。加强了水土保持的设计和投资,对施工地面进行绿化恢复和水土保持。

  要说制约煤层气发展的较大瓶颈之一,就是我们土地渗透率非常低,与国外差几百倍,致密性差,不改造不出气,改造后难度也大,初期压裂因地层不同,产量也有所差别。造成储层改造效果并不理想,在新区没有突破。煤层气开采打完井先排水,可能第三年才开始出气,效益慢,回收周期较长,但从整体来看,这项工作意义还是很大的。

  早前产气直接输入西气东输管道,但是随着产气量不断增加,我们也对当地进行供气,对地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此外,遇上雨水天气道路冲垮,我们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修复道路,不仅为当地道路建设有所贡献,也为我们抢修打下了基础。

  华北油田山西煤层气公司土地管理协调中心主任潘秀峰:

  审批办理程序繁冗

  在煤层气工作实际开展中,我们普遍觉得办理相关占地手续时间过长,严重制约煤层气快速发展步伐。征地办理花4-5个月的时间,当地要求程序繁琐。除相关8个部门的联合签批外,还有当地政府的现场实地考察,耗时很长。

  此外,除国土资源部,还有林业部的各种手续、市县村层层申请报批。征地用地对煤层气开发没有特殊的支持。

  再者工农协调难度大。执行过程中高于“标准”,即土地征用方面,当地村民不一定配合,因此文件作用不大,只能根据实际情况投入比标准高的资金。不得不提的是,地方保护政策在某些时候也制约了煤层气的发展。

  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陈柳钦:

  理顺对煤层气开发的管理体制

  煤层气是我国常规天然气最现实、最可靠的补充能源,煤层气的有效开发和利用可以弥补常规天然气在我国地域分布以及供给量上的不足。

  不过,煤层气开发过程中依然存在企业安全监管难度大、采煤权与采气权分离、煤层气开发利用规划与地方国民经济发展规划有冲突、产业化开发的技术还不够成熟、长输管网建设滞后、针对煤层气资源的各种政策不到位等问题。

  因此要理顺对煤层气开发的管理体制,构建共同开发煤层气的合作框架体制和合作运行机制,平衡中央和地方的利益;由国土资源部统一审批国家重点规划的大型煤层气盆地煤层气矿权以及煤矿权,避免新的矿权冲突;地方政府要加强和国家有关部门的沟通,积极参与涉及地方发展的煤层气规划和矿业权设置,将国家煤层气开发利用规划和地方国民经济发展规划有机结合起来,把煤层气企业发展规划纳入到地方国民经济发展规划中;落实对煤层气开发企业给与长期的低息贷款、所得税、煤层气关键技术研发及开发财政补贴等优惠政策;由国有石油企业统一规划、统一建设跨省骨干管网,保障国家的能源安全以及管网安全运行;对国有大型企业给予煤层气对外合作经营权;等等,促进我国煤层气产业的科学、合理、安全、有序发展。

  华北油田山西煤层气分公司财务主任张涛:

  政策鼓舞但隐忧仍存

  目前 ,对于煤层气的扶持政策主要有三项,首先是财政部目前的专项补贴,依据自产气和销供气按0.2元/方给予补助,而且执行的很到位,财政部非常支持。其次煤层气前期增值税实行先交后返,无论当年交多少,第二年按照上缴额度全部返还。最后是煤层气专用进口设备免关税,目前分公司未涉及,但是政策还是支持利好的

  就沁水盆地15亿方产能来看,整体来说由于存在技术瓶颈和产量低提产慢因素,目前煤层气前期处于亏损状态,前期投资已经达到60个亿。按照投资测算直线法十年分摊,一年就6个亿,也就是说一方气要一块钱,而煤层气价格才1.38元/方。再从成本说,开发环境山高路远,煤层气的特性是伴随而出且有粉煤灰,因此对材料设备磨有损耗,成本较大。随着产量提高,成本一定会逐年下降,还有待于下一步的技术突破。

  在8月提压前,一方气亏损0.4元。今年国家为了扶持煤层气,进行了调价,由1.38元/方提高到1.75,含税是1.96元/方,整体增加0.35元/方,但是依旧无法弥补亏损。下一步我们不断向国家财政部反映困难,争取把补贴从0.2元/方提高到0.6元 /方,以鼓励煤层气下一步发展。

  除扶持政策外,公司是三级单位不缴纳所得税,因此与地方利益无缘,加之增值税还要返还,税务部门因此要求也比较严格。注册地和办公地点不同,中间利益博弈也很难平衡。因为贡献小,地方政府对我们支持力度相对也小。但是我们也在不断交涉商讨,通过招标建设和解决当地就业等方面做出贡献。以及申请将所得税按一定比例返还地方,双方达到互赢互助。

  产量低,提产慢,成本高,是煤层气产业普遍存在的问题。从煤层气开发前景来看,作为非常规天然气,属于新的产业,目前常规能源日益枯竭,可采储量固定,将来中国能源发展就是不断开发新型能源弥补我国能源空缺,将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基于国家目前的扶持政策,从长远看下一步可能还会调价。价格上升后收入增高,效益相应也就提高。不管是经济、社会还是政治效益,我认为煤层气有很好的开发前景。

  华北油田山西煤层气分公司地质研究所副所长胡秋嘉:

  我们需要技术的沉淀

  全球十七个国家在开发煤层气,我国能源缺口大,从现阶段讲,煤层气应该是常规能源最现实的接替资源。我们有义务和责任为国家“十二五”目标实现做出贡献。煤层气应该探索之前没有走过的路。

  虽然我们信心十足,但面临的问题也不少。早期我们认为煤层气开采非常简单,有煤就有气,但是中国地质结构复杂,而地下结构比地上更为复杂。人们常说沁水盆地就像一个盆掉到地上踩一脚,很碎很破。因此通过研究我们发明了山地浅层地震采集处理技术。

  因为排产方式一味借鉴国外并不能实现稳产,方法不对造成储层伤害。而且煤层气排水降压,国内引用常规油气工艺,具有不适应性。因此我们研发了低成本开发的串结工艺,井井串结,阀阀串结、站站串结,工艺独特。

  总结归纳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首先是渗透率问题,与国外相比差几十倍、几百倍。其次,煤层气还处在摸索阶段,没有技术的沉淀和基础就不会出现今后质和量的飞跃。再次,我国属于低渗储层,煤层非常致密,煤层气单井产量较低,储层改造工艺缺乏创新性。最后,没有形成具有煤层气特色的抽排工艺。多数技术工人来自油田,带有开采的固定模式。煤层气相对复杂,应根据不同地形采用不同设备,采取智能化排采,实现不同阶段和设备的自动调节满足排水降压。

  华北油田山西煤层气分公司地质研究所刘国伟:美国上世纪70年代开始做煤层气研究,80年代中期才正式开采。正因为10多年的储备过程,才达到了80年代末快速发展阶段,90年代初、中期到达飞速发展。从70年代到80年代期间所做的煤层气技术的积累和沉淀对美国开发煤层气具有指导性作用。

  中国真正开始做煤层气开发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基础的积累主要在勘探方面,国家973课题更多偏重理论和勘探,数据储备相对成熟。但是对煤层气开发的基础基本空白,真正做开发从2006年开始。对于技术积累还在前期摸索状态,一边大规模开发一边进行技术改造,遇到很多瓶颈需要攻克。由于我们还处于技术积累和摸索阶段,导致了开发效益较低。

  此外国家政策扶持较低,而企业不计成本搞开发不实际,如何找到低成本的预测高渗区的方法至关重要。现在技术不成熟,应该让技术含量高有实力的单位做,再进行整合。虽然国家看重,但是煤层气快速发展还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