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里淘金 资本涌向再生资源利用产业

2010-8-02 09:29 来源: 人民网
收藏到BLOG
  城市矿产行动计划在30个城市建立矿产基地,建筑垃圾和餐饮垃圾都会出台相关政策。

  杜欢政最近接待了不少陌生来客,这些“搞资本的”将目光瞄向了杜欢政研究了20多年的再生资源利用行业。

  “他们对这个行业不懂,又想向这个行业投资,所以来咨询我。”杜欢政说。杜欢政是长三角循环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还是社科院中国循环经济与环境评估预测研究中心副主任。他认为这个行业正处于高速发展中,充满机会,市场容量达2万亿元。

  “这个行业中,有许多企业想上市。”湘财证券分析师吴江表示,他曾到各地调研,和不少企业有过接触。他估计要不了多久,A股市场就会出现一个新板块――再生资源利用板块。

  行业板块初具雏形

  近两年,国内再生资源类公司已开始步入资本市场。除了投资者熟知的格林美(002340),还有两家公司赴港上市,其中中国金属再生资源(0773.HK)于去年6月上市,齐合天地(0976.HK)于今年7月12日刚刚在香港主板挂牌。中国金属再生资源近期还透露计划在未来3至5年内将业务整合在A股上市。

  此外,即将登陆中小板的赣锋锂业(002460),资源回收利用在其业务中占了很大一块,该公司自行研发建成了锂资源综合回收生产体系,是国内利用回收锂化合物综合循环生产金属锂的最大企业。不少已上市公司,也有投资再生资源利用项目的计划。近日贵研铂业(600459)就公告,计划募资3.2亿投资贵金属二次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化项目。

  资本频频投向再生资源利用项目,与国家产业政策出台的时点“不谋而合”,最近两年有关支持再生资源利用的政策密集出台。

  2009年,国务院颁布《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草案)》,条例按计划将于2011年1月1日起施行。同年9月,国务院召开会议,确定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其中节能环保产业包括节能、环保和资源循环三个子产业。有消息称《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将在今年8月出台。

  杜欢政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有关节能环保部分的起草人。他称,产业政策支持还不止于此,国家近期还出台了“城市矿产行动计划”,计划在30个城市建立矿产基地,目前相关文件还在评审之中。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研究员周宏春表示,工业化进行到一定程度,埋在地下的自然资源变成了城市矿产,利用城市矿产可以实现经济循环发展并节约能源。“现在不管从宏观政策还是金融政策,都鼓励社会资本进入,这个行业会得到很大发展。”

  杜欢政注意到,2008年以来,包括胡锦涛主席在内的政府高层频频访问日本的再生资源利用基地,“中央在想办法改变经济增长模式。”杜欢政说。

  行业发展需政策支持

  “资源回收一直都存在,浙江很多民营企业都是靠资源回收完成了原始积累。”杜欢政表示,我国已形成江西丰城、湖南永兴、广东贵屿等资源回收基地。

  不过,由于对循环经济模式的探索起步较晚,我国资源回收利用率远低于发达国家。该产业较发达的日本,资源回收利用率可以达到80%,而中国仅有30%。日本99%的电解铝是再生铝,再生铝能源消耗只有原生铝的5%。

  目前,我国电子废弃物的回收主要靠走街串巷的小商贩,回收来的废弃物交给低成本高污染的小作坊清理点。“他们不愿意交给正规处理企业,因为小作坊给的价格比较高。”湘财证券分析师吴江表示。

  吴江解释称,正规企业需要购置生产设备,人力成本较高,并要按规定纳税,小作坊基本土法操作,成本很低,在收购原料上给出的价格更高。例如,天津子牙为发展循环经济,建了26平方公里的循环经济产业区,但在收购原材料方面,园内企业就竞争不过拆解方式不受监控的园区外企业。如果要改变这一点,对正规企业进行政策扶持,包括提供资金补贴非常必要。

  近两年支持再生资源回收等政策的密集出台,让业内看到了改变的希望。业内人士表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草案)》中的“强制回收目录”和“电子废弃物处理基金”使该条例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有望加大正规企业的竞争优势。

  2009年下半年出台的家电以旧换新政策,也被认为对资源回收行业有利。由于只有获得相关资质的企业才可以获得以旧换新电子废弃物,该政策为规范化企业开拓了一条资源回收的新源头,同时也大大降低了废旧电器收购成本。以旧电视在北京的收购价格为例,一台原收购成本155元的旧电视,在获得以旧换新政策补贴后,回收企业只需要65元左右便可以获得。

  上市公司的扩张路径,也与扶持政策有着内在渊源。格林美与中国金属再生资源最近都在异地扩张,而扩张的业务,都是和以旧换新政策关系密切的电子废弃物处理。

  行业提升空间巨大

  由于格林美的上市,投资者开始熟悉“城市矿山”这个概念。城市矿山就是指蓄积在废旧电子电器、机电设备等产品和废料中的可回收金属。不过,再生资源利用并非只是城市矿山,在建筑垃圾、餐饮垃圾等领域都大有空间可挖,杜欢政表示,国家在城市建筑垃圾和餐饮垃圾方面,都会出台相关政策。

  杜欢政认为,资本市场频频和城市矿山接触,是我国现代化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由于城市化和工业化,我国存量的电子产品越来越多,更新换代也越来越快。”杜欢政表示,这为企业规模化回收利用提供了基础,“很多废弃物回收只有实现规模化才有利可图。”

  已上市的资源回收公司,都从事金属再回收业务,“这是因为金属本身价格较贵,一吨铍的价格是好几百万元。”周宏春表示。

  据悉,现在很多资源回收企业都有上市的想法。杜欢政认为,未来能够上市的公司,除了管理规范外,一定是拥有技术含量的,“比如塑料回收,有的做成盆子卖掉,附加值就很低,有的通过新技术,做成涂料、建筑材料等产品,附加值就很高。”

  独特的钴镍回收技术,是格林美能够上市的原因之一,“格林美毛利率达到33%,那些金属加工企业的毛利率一般只有十几个点。”吴江表示。

  不过格林美从事的材料回收,在杜欢政看来还只是一种比较简单的形态。杜欢政将循环利用分成艺术级、产品级、零件级和材料级4个层次,“做成材料回收利用是最下策,美国30%的汽车零部件都是再制造,可以节省50%成本和60%的材料。”他表示。2009年,再生企业现代化、产业化程度在600个行业中都排在末位,整个行业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如果现在你坐的是别克轿车,5年后换了宝马车,但其实很多原料都来自你以前坐的别克。”杜欢政如此描述再生资源回收利用行业充分发展后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