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国马绍尔:气候变化下面临灭亡危机

2010-12-09 16:50 来源: 人民网-环保频道
收藏到BLOG
  远太平洋海平面升高不仅让马绍尔群岛井水的盐度上升,其中一个岛屿还面临着被海浪一分为二的危险。“情况变得越来越糟。”这个小国的气候变化协调员、正在坎昆参与气候谈判的卡米纳伽・卡米纳伽(Kaminaga Kaminaga)说。

  海平面升高带来了诸多问题:如果6.1万马绍尔人必须放弃自己在低洼环礁上的家园会怎么样?他们还是一个国家吗?在联合国的席位能保持不变吗?还能不能继续控制自己的传统渔业和海底矿藏?他们住在哪里,如何谋生?确切地说,他们和他们的后代将会是什么身份?

  多年来,全球气候变化谈判缓慢拖沓,几无进展。《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193个缔约国近日再度聚会于加勒比海度假胜地坎昆,但是没有人预期此次会谈将会采取果断行动遏制因工业、农业、交通废气排放造成的全球变暖。

  而在1.1万公里之外的马绍尔群岛的居民,以及基里巴斯、图瓦卢和其他低洼岛国的国民们,却只能疑惑他们还能应付多少年。

  “那些在海岸附近建造家园的人们所能做的就是弄来更多岩石,一天一天重建门前的海堤。”卡米纳伽说。然而,马绍尔政府看到的不仅仅是现在,而是今后关于国家地位、国民迁移以及权利等终极问题。

  “我们正面临一系列在民族国家体系历史上具有独特性的问题。”为马绍尔群岛共和国提供咨询服务的迪安・拜尔雷克(Dean Bialek)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我们遭遇到了与气候影响相关的存在问题,而国际法律架构并不足以解决这些问题。”

  小岛国前途难卜

  马绍尔政府的第一步就是向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气候变化法律中心寻求建议。该中心主管迈克尔・杰拉德(Michael B. Gerrard)转而召集全世界的法律专家于明年5月开会,共商对策。

  有些国家经过分裂或者征服或者领土割让的方式慢慢从历史舞台中退出,但“从没有哪个国家是从大陆版图上凭空消失的,这是法律监管上的一个真空地带”,杰拉德说。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预测,到2100年,因升温和岸冰融化而导致的海洋膨胀将使海平面升高0.59米,大部分珊瑚岛的稀缺陆地将被淹没。

  但远在那之前,这些岛屿可能就已经变得无法居住了,因为盐水会污染水源、毁坏庄稼,而且气候变暖将产生更多具有威胁性的热带风暴。

  举国移民问题多

  “如果一个像图瓦卢或者基里巴斯这样的国家变得无法居住,那里的人会变得无国籍吗?他们在国际法律中是何身份?”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家简?麦克亚当(Jane McAdam)说,“最简短的回答是,那得视情况而定。这很复杂。”

  如果岛上居民放弃自己的家园,但只要保留他们的公民身份和主权就行,麦克亚当说,“现在还不清楚一个国家会在什么时候因气候变化的影响而终结,这最终将归结为一个问题――国际社会准备容忍什么”,也就是说,联合国大会是否会取消这些流离失所的人的席位。

  1951年的《联合国难民公约》要求国家庇护因受迫害而逃离家园的人,但不包括气候变化造成的流离失所。一些人倡议达成一项新的国际协议,为环境难民提供类似的待遇。而对于马绍尔人来说,前景更加黯淡。根据其与美国的协议,美国以前托管领土上的公民有权自由进入美国学习或工作, 但是他们无法获得永久居留权,政府顾问表示。

  岛上居民也担心他们的长远经济权利。马绍尔群岛的29个环礁散布在距离夏威夷西南部3700公里处的海域,开辟出一个200万平方公里的海上专属经济区,面积与墨西哥相当。

  流经这片海域的金枪鱼是马绍尔人的主要资源,他们通过向外国捕鱼船队销售许可证来加以开发利用。“如果他们的岛屿沉没于海底,他们的捕鱼权利会落得什么样的结果?”杰拉德问。可能同样重要的还有近几年来地质学家开采镁和其他海底矿物质带来的财政收入。

  形势紧迫而希望渺茫

  将于明年5月开会的律师们已经在开始整理国家消失后会产生的难题,而马绍尔人还得努力应付日益严重的问题给他们造成的困境。

  卡米纳伽说,“重中之重”是要拯救由马绍尔贾卢伊特岛通往机场、现已被巨浪淹没的地峡。与此同时,今年的持续干旱让岛民不得不深掘水井,而咸水又要求他们部署紧急海水淡化装置。而且,“部分岛屿已经被冲蚀了,”卡米纳伽说。

  本周在坎昆以及未来几个月中,马绍尔的代表将寻求国际援助以适应气候变化。他们设想了一些工程,比如垫高贾卢伊特的堤道,在海岸线上重栽保护植被,以及兴建一条5公里长的海堤来保护他们的首都马朱罗不受来自太平洋的日益高涨的潮汐侵袭。

  然而,岛民们所寄予的采取迅速、果断行动削减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并在下个世纪抢救其水边国土的希望正变得越来越渺茫。

  “如果所有的这些经济和外交手段都无效,我想一些国家正在考虑某些法律措施。”格林纳达驻联合国大使、小岛国联盟主席德思玛・威廉姆斯(Dessima Williams)说。这些措施可能包括向国际法庭或其他机构提出赔偿诉求,但这也是一条艰难的路。

  说到底,岛上的居民也不知道,如果他们必须离开的话,他们的文化、历史、国籍甚至是他们的祖先会发生什么。“海岸沿线的公墓被侵蚀了。墓地淹没在海水中。”卡米纳伽说,“即使死去了,也难免被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