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药物滥用的背后是科学素养缺失

2014-4-01 11:33 来源: 南方日报
收藏到BLOG

  要杜绝“病毒灵”事件再次发生,必须从根本上提升公民整体的科学素养,尤其是加强医药卫生方面的常识教育。

  用药是非常严肃的事。西安“幼儿园喂药”事件发生之后,全国在排查,至于有多少幼儿园在喂药,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数据。关于“病毒灵”事件,相关责任人不管最后得到怎样的法律惩处,都是罪有应得。

  在这里,我想提醒大家注意:很多时候,大家往往容易聚焦事实层面的问题,而忽略观念层面的问题,比如幼儿园在没有征得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长期给孩子喂药,这就是违法的。那么,在家长“同意”的前提下,幼儿园主动给孩子喂药就是对的,就不违法了吗?

  我们做个假设:假如幼儿园老师问家长:“春秋季节为了防止孩子感冒,我们准备给孩子服用‘病毒灵’,您同意吗?”根据我目前所了解的情况,只怕不少家长真会同意。为什么?

  因为我国社会群体中缺乏医药卫生常识的人占了很大比重。而缺乏常识会有很多种表现,有时候甚至表现得极为矛盾,比如有人讳疾忌医,有人乱吃药……而习惯性滥用药物的家长不可能对药物的使用保持警醒,更难以避免小孩滥用药物。

  事实上,用药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尤其在幼儿园、中小学校,管理者、教师包括医务室工作人员,都无权主动让孩子服药。即使家长要求给孩子服药,也应该有医生的处方,老师凭处方按时给药。至于预防药,也必须按照预防免疫政策的要求,由医生和卫生人员来执行。

  然而,滥用药物的观念一旦盘踞在脑海中就很难消除。在种种复杂因素的作用下,滥用药物的人对用药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迷信”,生病时吃某种药、吃多少药,由自己拿主意。他们不知道滥用药物有害,甚至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是在滥用药物。当前,一些医院出现“医生不给打吊针就打医生”的极端情况,就是滥用药物观念在作祟的最直观佐证。

  另外,在滥用药物观念的指引下,还不乏有人妄图借吃药来防病。

  还有一个就是要打破国人有病无病吃药的“恶习”,尤其打破对“抗生素迷信”。滥用药物在我国已渐成普遍现象。我举一个最突出的例子——抗生素。普通感冒,通常由细菌或病毒引起。由细菌引起的,可以按照引发症状的不同菌种使用不同的抗生素;而病毒引起的则没有特效药,发展到后期合并细菌感染时,才需要在医生的允许下配合使用合适的抗生素。

  如果是滥用药物的人感冒了会怎样?有的不由分说是药就吃;有的觉得自己是病毒引起的,然后就吃抗病毒的药;更多的人是有点感冒症状就直接吃抗生素,而且不分种类,什么抗生素都吃——既不了解又非常迷信,有时候甚至认为抗生素是万能的!

  这里我还想说一句话,也许家长不爱听,也许有人会说我是“屁股决定脑袋”,但我还是要说:就事论事,家长也应该负起责任来。孩子回家之后,家长除了注意孩子的饮食起居外,还要问一下孩子在学校的情况,多与孩子交流,这不仅是侦查孩子的“异常”,也是感情交流的好办法。

  这两天还有家长这样问我:给孩子吃药防病需要注意什么?我说,要注意的是没事不要吃药!有条件的或具备相当健康知识的家长还可以告诉孩子什么是药,药不是食品,药是有病才可以吃的。家长多一些医学知识和育儿经验是绝对有好处的。

  家庭是这个社会最小的单位。我们知道,在许许多多家庭,家庭成员常常未经医生开处方,擅自服用或给孩子服用处方药尤其是抗生素,至于滥用非处方药的情况更是多不胜数。这样的人,到了社会上,会不会就是乱卖抗生素的药店老板、乱开抗生素的医生、乱给孩子吃药的教师或家长呢?

  “病毒灵”事件给我们上了惨痛的一课,不只是法制教育与道德教育课,更是医疗卫生教育课。要杜绝“病毒灵”事件再次发生,必须从根本上提升公民整体的科学素养,尤其是加强医药卫生方面的常识教育。这不仅仅是针对学校和教师而言,更是所有人都应该引起重视的。

  合理使用药物,不仅是医护工作者的职责,也是国民具备的基本知识。没有国民的基本的科学素养,就不可能有国民的健康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