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管婴儿之父”爱德华兹科学成果解读

2010-10-04 23:19 来源: 新华网
798 收藏到BLOG

  卵子与精子结合,受精卵开始分裂,经过大约270天的发育,离开母体来到人世。一个孩子的诞生过程说起来如此简单,对许多人来说却是不可能任务,直到一项新技术改变他们的命运。这就是体外受精(IVF)技术,它还有一个更为大众所熟知的名字——试管婴儿技术。

  试管婴儿不是在试管里长大的婴儿。“试管”指孕育这些孩子的关键步骤——卵子与精子结合——在体外的器皿里完成。由于早期体外受精实验经常使用试管,这项技术就有了这么个颇为科幻的俗称。受精完成、胚胎开始发育之后,要被移植到母体子宫中继续生长,直到出生。

  全世界至少有10%的夫妇为不育症所困扰。在试管婴儿技术出现之前,治疗不育基本上是各种巫术行骗的场地。直到20世纪过了一半,生物学研究突飞猛进的时候,医学能为不育家庭提供的实质帮助仍然非常有限。但这不表示科学界对此毫无作为,当时人们对受精和胚胎发育进行了许多研究,已发现兔子等动物的卵细胞能够在试管里受精。

  在前人成果的基础上,英国科学家罗伯特·爱德华兹决定研究人类卵子的体外受精,寻找治疗不育症的方法。他获得一系列重要的基础发现,包括人类卵子怎样发育成熟,激素怎样调节卵子成熟过程,卵子何时容易受精,精子在怎样的条件下“激活”、具备使卵子受精的能力。1968年,爱德华兹首次成功地实现了人类卵子的体外受精。

  但在体外发育成熟的卵子受精后,只分裂一次就停止了发育。爱德华兹想到,如果使用已经在体内发育成熟、即将进入排卵过程的卵子,可能会有更好的效果。但如何在恰当的时机安全有效地从人体内提取卵子,是一个棘手的技术难题。这时,爱德华兹读到了妇科专家帕特里克·斯特普托的一篇文章,发现一种称为腹腔镜的新技术或许能解决自己的问题。

  爱德华兹联系了斯特普托,两人开始了后来闻名世界的合作。他们用激素刺激不育女性的卵巢,提取出处于合适发育阶段的卵子,成功进行体外受精,并使受精卵突破了1次分裂的局限,发育成8个细胞的早期胚胎。就在此时,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停止了对研究项目的资助。但一笔来自私人渠道的资助使俩人得以继续研究。他们尝试将胚胎移植回女性体内,经过上百次失败后,终于使得胚胎能够正常发育。

  许多渴望生孩子的不孕女性提供卵子供他们试验,其中一位叫做莱斯莉·布朗,她因为输卵管异常而不能自然受孕。爱德华兹和斯特普托提取她的卵子,在培养液中与她丈夫约翰·布朗的精子结合,发育成8个细胞的胚胎,然后植回莱斯莉体内。

  所有这些努力在1978年7月25日23时47分诞下耀眼的成果:一个体重2700克的健康女婴,世界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她的出生震动了世界,迎接她的有热烈的欢呼,也有巨大的恐惧。人们担心试管婴儿的诞生会破坏现有的伦理关系,甚至担心“试管”里培育出的将是畸形怪物。当时的报纸惊呼:人们“扮演了上帝”、又一次“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违反了伦理道德”。

  但不管人们怎么想,一个新时代不可阻挡地到来了。在“魔鬼的造物”、“弗兰肯斯坦之子”之类的聒噪中,路易丝·布朗健康地长大,成为试管婴儿技术的完美广告。她是个恬静害羞、不爱出风头的温柔姑娘,过着平静而普通的生活,上学、工作、结婚,除了时常受到媒体关注,与一般人没有两样。

  在这期间,爱德华兹和斯特普托在剑桥创办了伯恩霍尔生殖医学中心,从事试管婴儿技术的研究和应用。斯特普托担任中心的医学负责人,他于1988年去世,来不及与爱德华兹一同享受科学界的至高荣誉。爱德华兹负责研究工作,在这里工作到退休。

  曾经有一些人骂爱德华兹是疯子。路易丝·布朗童年时曾因自己的来历而困扰,感到无比孤独。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试管婴儿出生,情形渐渐变得完全不同。爱德华兹从疯子变成公认的天才,收获诸多荣誉,直至2010年加冕诺贝尔奖。2003年路易丝·布朗25岁的时候,全世界约有150万名试管婴儿,现在已经增加到400多万,这个巨大的数字令当年的伦理喧嚣颇为可笑。

  长期的跟踪研究显示,试管婴儿与普通孩子一样健康,并且能通过自然方式生儿育女。路易丝·布朗在28岁时自然受孕生下一个男孩,不过她不是第一个生孩子的试管婴儿,她的妹妹纳塔莉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