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高耗能行业也被拉闸 限电限产一刀切现扩大化

2010-9-14 08:03 来源: 经济参考报
609 收藏到BLOG
  被迫买发电机的企业主不能不迷茫:“如果每个企业都这样自己发电,表面上官方的发电量数据下来了,但能耗其实并没有减少。这样突击报上去的数据,能反映真实情况吗?”

  距年底只有不足4个月的时间,限制电力供应这一非常规措施开始大行其道。《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为完成“十一五”期间的节能减排目标,限电措施在多个省市轮番上阵,已经波及部分非高耗能行业。而受限电限产影响,近期钢材、水泥等原材料价格保持了上涨趋势。专家提醒,限电对中国经济的副作用较大,彻底淘汰落后产能才能更见成效。

  现状 非高耗能行业被限电

  “人心惶惶!”这是郑先生在接通《经济参考报》记者电话时说的第一句话。他不能理解的是,自己这个“既不是高耗能,也不是高污染”的企业,竟然也会和“强制限电”扯上关系。

  郑先生在浙江台州玉环当地经营一家机电加工企业,几乎没有什么污染,用电量也就一个月几千度。但是,月初时候,郑先生还是接到通知,被要求停产限电,不管产值高和低,都“一刀切”要求停。据悉,在台州,和他一样命运的企业,就有近7000家。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的限电限产“一刀切”的风暴已经出现扩大化的迹象,范围也不仅仅集中在前期的钢铁水泥等高耗能产业,开始向其他加工行业扩展。

  郑先生说,一些胆大的企业被订单压的不行,偷着开机器,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强制拉闸。

  “现在是停七天干三天。”邓先生说,自己的厂也是最近两天才被通知可以开工,但是他更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被停。当地很多企业都认为,如果这样的政策执行到年底,那么肯定有很多企业倒闭。

  在台州玉环,以前几乎“无人问津”的柴油发电机,突然成了抢手货。机电商行门口最显眼的地方,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发电机。据机电行的张老板说,目前发电机非常热销,以前几乎报废的机器,竟然也能卖出去。“现在涨了好几百,柴油也跟着涨价,原来1000多一桶,现在1200多一桶。甚至连装柴油的桶也涨价。”

  “买发电机就是为了赶工期。”另外一家工厂的王老板在电话里苦笑着说,因为当地的企业大多是外贸加工企业,订单都是之前签好的,如果延误工期就要罚款,因此很多企业只能买发电机发电。但是成本较高,现在生产一个产品还要亏好几毛钱。

  他感到最迷茫的是:“如果每个企业都这样自己发电,表面上官方的发电量数据下来了,但能耗其实并没有减少。这样突击报上去的数据,能反映真实情况吗?”

  影响 钢材水泥价格持续上涨

  公开报道显示,9月开始,广西、广东、江苏、浙江等省份对不符合能耗标准的钢铁生产企业,实施了强制性拉闸限电或提高供电价格。广西不仅对落后产能实行限电,一些节能水平较高的钢厂也准备部分停产。此外,广东珠三角地区焦炭等11个行业的淘汰类和限制类企业被纳入差别电价的范围,9月1日起其用电价格将提高,至此广东实行差别电价的行业达到19个,覆盖了主要的高耗能和高污染行业。

  中国水泥协会副秘书长刘作毅分析,此次限电减产的一个显著特点是针对能耗高的钢铁和水泥等行业。受限电减产造成预期供给减少的影响,近期钢材和水泥价格均保持了上涨趋势。

  国联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上周钢材平均综合价格指数比之前一周上涨3.28%,涨幅最大的螺纹钢上涨4.18%。金元证券数据显示,上周水泥价格上涨区域集中在华南的广东、广西、海南,上涨20元/吨至40元/吨。

  业内资深分析师、数字水泥网副总经理陈柏林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此次钢铁和水泥等价格上涨主要因素是限电减产造成供给减少。陈柏林介绍,浙江地区水泥价格自7月底至今已先后调整了6次,上涨近100元/吨,涨幅33%。

  某大型水泥生产商坦言,水泥价格上涨的核心原因是限电政策导致市场上水泥供不应求。另外,各个水泥企业间产生协同效应,小企业跟着大企业涨价,也是部分原因。

  限电减产还影响到了煤炭等上下游产品的价格和库存量的变化。数据显示,上周国内煤炭价格继续弱势运行。秦皇岛港煤炭港口上周煤炭价格基本平稳,部分港口煤价价格小幅下滑。秦皇岛港山西优混5500大卡动力煤上周价格维持在725元/吨,京唐港5500大卡动力煤则持平在725元/吨,而黄骅港原煤较此前一周小幅下跌0.6%至775元/吨。分析人士指出,限电减产将会抑制煤炭需求,并对煤价带来短期压力。

  MySteel统计的全国26城市长材和23城市板材库存总和为1458万吨,周环比下降1.62%,钢材总库存月环比下降2.72%。各品种中线材下降幅度最大,为5.67%。兴业证券认为,线材产品如此大的下降,主要是限电减产的影响。

  东北证券分析师杨霞辉预计,对水泥、钢铁限电如果达不到减排要求,有色金属作为高耗电行业或成为下一个被限电对象。而电解铝行业集中度属于有色中较低一个,前五名电解铝企业占比仅为25%,很可能成为政府调控的目标。

  声音 限电是无奈之举

  限电措施其实早有端倪。

  今年5月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在全国节能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国家发改委正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措施,对能源消费和高耗能行业过快增长地区,合理控制能源供应,切实改变敞开口子供应能源、无节制使用能源的状况。

  非常规措施的使用与节能减排压力紧密联系。由于一些地方高耗能、高排放行业增长过快,今年上半年全国单位GDP能耗同比不降反升0.09%,全国有7个地方单位GDP能耗也出现上升,形势非常严峻。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限电的做法虽然有效果,但其实对中国经济也是不利的:一方面,钢铁、水泥等行业产能遭到压缩,容易推高工业品价格;另一方面,高耗能企业很可能会采用其他替代能源,或者干脆自己发电。

  林伯强认为,既然政府不想提高电价,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完成节能减排目标更好的办法就是关停和淘汰落后产能,顺便还可以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地方政府在执行上做得还不是很好。

  据了解,目前工业用电量占到全社会用电量的70%至75%,其中高耗能企业的用电量占到了50%至60%,降低能耗的首要问题是解决高耗能企业的用电问题。但关停高耗能企业对当地经济发展影响巨大,所以地方政府动力有些不足。

  林伯强称,限电虽然是政府的无奈之举,但至少可以给出两种解读:一是在节能减排问题上,政府是认真的,而且是动真格了,尽管这是一种艰难的选择,二是落实节能减排必须提前做,而且是长期性的,千万不能临时抱佛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