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将至 人们希望既吃得好又不影响身体健康

2011-1-27 00:00 来源: 人民网
951 收藏到BLOG

近日一名小游客在展示黑龙江哈尔滨的“雪屋”餐馆特色食品――冻饺子

  完美的“金字塔食品”

  饺子

  “好吃不过饺子”。在营养学家的眼里,被国人视为“辞旧迎新”标志之一的饺子堪称完美的“金字塔食品”。营养学家指出,饺子总体营养成分搭配合理,非常符合平衡饮食的金字塔结构:谷物(面粉做的饺子皮)、蔬菜(青菜馅)、各类动物食品(饺子馅中的猪肉、鸡肉或羊肉等)、油(调饺子馅时放点油),量从底层到顶层逐渐减少。人们每吃一个饺子,人体所需要的各种营养素基本都能摄入。

  1

  许多居民是“营养盲”,膳食结构不合理,肥胖、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发生率明显上升

  “团年肘子,这个必须有。”正忙着办年货的北京朝阳区南新园小区张大姐说。在京客隆商场双龙店,她买了一大堆猪肉。她丈夫最喜欢吃团年肘子和红烧肉,觉得什么肉都不如猪肉好吃。

  像张大姐家一样,猪肉一直是国民消费的“当家”品种。我国居民对肉类食品的摄取量持续增长,而对谷物类食品的摄入量呈下降趋势。

  中国营养学会常务副会长翟凤英说,就拿吃油来说,人体不能合成膳食营养中的脂肪酸,尤其是不饱和脂肪酸,所以很大一部分需要从食用油中摄取。不吃油就等于掐断了不饱和脂肪酸的来源,有损健康。但如果摄入过量,又容易引发心脑血管疾病等多种慢性病。

  翟凤英说,我国80%的居民长期使用同一种类的食用油,很容易导致脂肪、摄入量偏高,而各种脂肪酸和微量营养元素的摄入却严重不足,从而影响人体代谢。中国营养学会推荐的每人每天油脂摄入量是25克,而从全国调查看,每人日均摄入44克,超过合理摄入量。

  “美味并非一定是佳肴。但是,很多人只是根据味道决定吃什么,而不是根据营养结构决定吃什么。”国家发改委公众营养与发展中心主任于小冬认为,我国居民普遍吃得太过精细,丢失了许多营养素,而油、盐等又摄入过多。

  中国疾控中心食品与营养所所长严卫星研究员说,近10年监测表明,我国营养问题仍相当突出,表现为营养缺乏和营养过剩的双重挑战。这些问题与日常膳食的关系非常密切,均为营养知识缺乏造成的。

  从“吃不上”、“吃不好”到“吃得起”、“吃得好”,经济条件的改善并没有使居民生活质量标准真正改善。相反,人们的饮食结构正在趋向不健康。翟凤英说,许多居民是“营养盲”,膳食结构不合理,肥胖、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发生率明显上升。

  2

  公众营养知识的缺乏,与我国营养师的缺乏有直接关系。据统计,目前全国专职营养师不足4000人

  一日三餐,人人离不开。如果营养问题解决不好,哪怕一个很小的坏习惯持续几十年,就会影响人的一生。

  公众营养知识的缺乏,与我国营养师的缺乏有直接关系。据统计,目前全国专职营养师不足4000人。中国营养学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受访的403所医院中,只有47%设有营养科,一半以上的医院根本没有营养科建制,营养师的配备更无从谈起。

  公共营养师是一个新职业。2005年10月,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第四批新职业,其中就包括“公共营养师”。2007年《营养改善条例》草案(卫生部征求意见草案)中,规定所有幼儿园和学校、社区和超过百人以上的餐厅都必须配备营养师。据此推算,中国营养师缺口大约400多万人。因此,公共营养师成为有“钱”景的职业,被称为“钻石级的新职业”。

  来自甘肃的赵永荣正在北京上公共营养师的培训班。他来京半年多,一直没找上工作。听人说公众营养师现在很吃香,来到培训报名点。培训老师告诉他,教人吃生茄子、喝绿豆的那位高级营养师,就是在他们这里参加培训的,拿到高级营养师证书,一次咨询费就2000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公共营养师技能培训机构良莠不齐,存在不少问题。交三四千元,上不到1周的课程,甚至是在网上培训2天,通过考试就能拿到营养师的证书。不少地方甚至不需要考试,直接交钱发证,公共营养师证书像是搞批发一样。一些培训机构在宣传材料上称,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范志红是他们的培训教师。范志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3年她不曾给任何培训班上过课,只是没时间去和这些机构讨说法。

  翟凤英说,营养师不是木工瓦工,不是经过简单培训就能胜任。公共营养师的培训与其他职业培训明显不同,因为它与人体健康直接关联,所以培训机构和培训教师必须非常专业。营养学是一门学问,专门研究营养搭配、营养互补和营养平衡等。营养师的主要工作是研究食物中的营养素和人体机能需要的关系,也就是指导人们“吃什么、怎么吃、吃多少”,做到科学合理调配饮食,促进身体健康。

  3

  日本每153人就有1名营养师。如果我国能拿出一部分公共卫生经费,用于开展营养知识普及教育,医疗费用将会大大减少

  日本料理以生食、炖、煮为主,似乎“没滋没味”。其实,日本人不是不爱美味,而是在长期营养指导下形成了良好的饮食习惯。据统计,在日本,每153人中就有1名营养师,这些营养师广泛分布在医院、学校、食堂、宾馆、食品加工企业和政府部门等,好多营养师是家庭主妇。

  “在日本,营养师的培养非常严格,必须经过营养及其相关专业的本科教育,大学毕业后通过实践锻炼,才能取得营养师证书和执业资格。整个过程就像取得律师执业证书一样。每年有2万人参加由厚生省负责的营养师资格考试。”严卫星说。

  范志红建议,我国应借鉴日本的经验,在社区、农村、家庭层面普及推广营养知识,让营养师覆盖全社会。从营养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营养指导是“四两拨千斤”, “小投入,大回报”。如果国家从公共卫生费中拿出一部分经费,用于开展营养知识的教育普及,提高全民族的营养知识水平,医疗费用将会大大减少。营养事业应该成为医改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在影响人类健康的众多因素中,遗传因素居首位,膳食营养因素居其次。严卫星说,膳食是可控的健康影响因素,加强营养指导,正确合理选择食物,最终可以减少高血压、脑卒中、糖尿病、癌症等。

  专家测算,2010年我国慢性病的治疗费用高达5880亿元,对经济社会发展形成沉重的压力。据统计,与膳食营养相关的慢性病占死亡原因的70%。世界卫生组织预测,2020年中国这个比例将达79%。

  营养立法是营养事业发展的根本保障。范志红认为,公共营养师考试应尽快从试点考试过渡为全国统一考试。没有哪个国家由培训学校随便发证。公共营养师培训混乱,根源在于我国没有营养立法。营养师的规范化培养、工作、职称都得不到保证,政府的营养干预政策与措施难以落实。在没有法律支持的情况下,营养工作在许多地方和部门难以开展,也得不到必要的资金支持。

  翟凤英说,我国正处在实施营养改善的关键时期,如果错失良机,将会步发达国家的后尘,让巨大的疾病负担压垮社会保障体系,阻碍社会的持续发展。营养立法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一项工作,对全民健康和社会发展非常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