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涛:免疫学研究,生物医学与产业化新的生长点

2011-2-28 14:02 来源: 中国科学院
1296 收藏到BLOG

  临床价值更为明显

  近10年来,免疫学的发展日新月异,基础免疫学理论研究出现了新的突破,新型免疫学技术不断涌现;同时,免疫学与其他生命科学与医学学科的交叉更加广泛和深入,这些对于帮助人们通过免疫学的视角和方法,加深对疾病发生发展机制的理解及疾病防治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也促进了免疫学理论与技术在重大临床疾病发病机制研究与预防治疗中的应用。

  免疫的根本概念是机体识别“自我”与“非我(异己)”、产生免疫应答以清除“异己”抗原,或者诱导免疫耐受以维持自身内环境稳定。免疫学是研究免疫系统结构与功能的学科,涉及到免疫识别、免疫应答与免疫耐受/免疫调节等的诸多免疫学基本科学规律与机制研究以及免疫机制在相关疾病发生发展中的作用、免疫学技术在疾病诊断、治疗与预防中的应用等。

  临床免疫学的临床价值更为明显。免疫学已经渗透到临床的几乎每一个角落,应用免疫学技术和方法研究和治疗疾病越来越得到重视。目前,临床免疫学研究的热点包括应用基础免疫学研究的成果,阐明肿瘤、感染、移植排斥、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重要疾病的发病机制研究、特异性预防和治疗措施的建立、新型疫苗的研制,以及与开发免疫相关生物制品等。

  基础免疫学与临床免疫学结合更加紧密,基础免疫学为众多免疫相关性疾病的发展机制和治疗的研究提供理论指导,如HIV疫苗研制、类风湿性关节炎的靶向药物治疗等。同时,临床免疫学的实际问题也为基础免疫学的发展提供了新的需求。如Tetramer—peptide检测CTL技术的发展,实验性动物模型的建立,目的都是研究人类疾病问题。

  免疫学与其他医学以及生命学科研究领域的交叉,极大地促进了免疫学和其他学科的发展:如免疫学和生物信息学、结构生物学的交叉,在分子原子水平研究免疫识别、免疫反应的发生机制,将有助于在基础免疫学方面对经典免疫学理论的深入认识,这种交叉也带动了其他医学与生命学科的发展。

  与发达国家尚存在差距

  我想用“前有作为、现有亮点、后有飞越”来表达对于我国免疫学研究历史、现状与未来的粗浅认识。

  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我国免疫学家逐步在国际免疫学杂志上发表了在国内完成的免疫学研究工作,论文数量和质量不断提升,研究内容几乎涉及到基础与临床免疫学各个领域和前沿热点。目前我国免疫学研究技术平台已经建立,研究队伍已经基本形成,研究方向逐步明确,研究目标进一步凝练,因此,有理由相信我国的免疫学研究将在未来的10年或20年内实现跨越式发展,在某些领域达到国际水平。

  在充满希望和信心的同时,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与免疫学学科本身在整个医学与生命科学中的重要性相比,我国免疫学研究在国家科技创新体系,甚至医学与生命科学领域中的地位尚不够凸显,与发达国家免疫学研究水平尚存在较大的差距和不足。

  例如,虽然我们的研究内容比较广泛,但是山多峰少、亮点不多,尚缺乏受到或者有可能将受到国际同行认可的免疫学研究独特性技术体系、突破性学术观点或者原创性免疫学学术思想,尚缺乏特色系统理论的积累以及能够冲击传统免疫学观点的挑战性工作,几乎没有开创新的能够让国际同行追踪的研究方向或新的研究领域,也几乎没有我国学者首先发现的令国际同行追随的“明星免疫分子”或者“明星免疫细胞”;尚没有在国际免疫学领域受到国际同行公认的领军型的一流免疫学家,还没有任何一项在大陆本土完成的研究工作能够写入国际认可的权威性免疫学教科书。

  此外,受到IUIS大会邀请作Symposium层次发言的我国学者极少,担任国外免疫学相关杂志编委的我国学者也很少;尚缺乏成熟的实验动物模型特别是独特性的疾病动物模型,条件性基因剔除小鼠模型制备体系也尚不完善;与生物高技术企业和临床结合也不够紧密,这些不足限制了我国免疫学研究的发展。我们应该以积极的心态去克服和弥补这些不足之处,克服和弥补这些不足的过程就是发展我国免疫学研究与发展的过程。

  为生物产业化创造新的生长点

  随着生物医学研究新型技术体系的建立与交叉融合,免疫学作为一门前沿性学科面临着诸多的发展机遇,过去困扰免疫学家的一些技术难关随着某些高通量技术平台的建立而有所突破,过去难以检测到的免疫现象或者免疫细胞与分子的改变,随着高敏感度高特异性技术方法的建立与应用而易于检测。

  随着系统医学、转化医学理念的不断深化,免疫学的基础研究与临床应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态势,即围绕着来自临床实践中的重大疾病的早期诊断、早期预防和早期治疗等重要科学问题,开展创新性研究越来越受到免疫学界的重视。免疫学与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围绕着转化医学的前沿与难点进一步开展交叉融合工作,虽然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但相信将来必将对于帮助解决困扰人类的重大疾病起到有力的推动作用。相信免疫学家一旦在免疫系统如何识别外界病原体的入侵并启动天然与获得性免疫应答,以及识别自身以维持自身免疫耐受等免疫学基本科学问题上有所突破,将会为感染、肿瘤、器官移植排斥、自身免疫性疾病与过敏疾病等人类重大疾病的诊断与防治带来新希望,将为生物高技术产业化的发展创造新的生长点。

  (作者系中国工程院院士、医学免疫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第二军医大学免疫学研究所教授,此文是本报记者潘锋根据作者在“加快中国的医学模式转换,促进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科学问题”第S13次香山科学会议上的报告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