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黑作坊豆干里加甲醛 工人称常吃味道还不错

2011-4-27 10:50 来源: 重庆晚报
900 收藏到BLOG

现场查获工业烧碱和福尔马林


作坊周围污水横流,蚊蝇乱飞

  昨日中午,大渡口区执法部门在八桥镇新华村2社一民房内,端掉一个无照制作豆干作坊,并发现工业碱和福尔马林等禁止食用的化工原料。面对执法人员的询问,工人竟振振有词―――“豆干确实加了碱,我还吃了的,没得问题!”

  目前,执法人员暂扣原料黄豆5吨,以及数十公斤半成品。


  三无作坊隐身城乡接合部

  现场发现烧碱和福尔马林

  昨日中午,重庆晚报记者辗转找到这个隐蔽在城乡接合部的小作坊。九宫庙工商所所长喻晓介绍,当天接到群众举报,称该作坊在违规生产豆干,豆干里添加了甲醛和烧碱。工商部门随即联合相关部门赶到现场,发现该作坊正在生产,里面有4个工人,还有大量半成品豆干以及大量原料黄豆。执法人员发现该作坊没有任何证照,是一家黑作坊。

  重庆晚报记者看到,在作坊门前不远处,放着两袋印有“片状氢氧化钠”的包装袋,上面清楚写着“工业碱”字样,每袋重25公斤,生产厂家是武隆定原化工公司。打开袋子一看,发现碧绿色的烧碱已用去不少,每袋剩下不到一半。

  执法人员介绍,片状氢氧化钠就是人们常说的工业烧碱,具有很强的碱性和腐蚀性。一旦用于食品生产并进入人体,会对人体造成巨大伤害,情况严重的可致人死亡。

  现场还有两个白色塑料桶。拧开桶盖,一股强烈的刺激性气味扑面而来。执法人员说,这种液体的专业名叫甲醛,俗称福尔马林,是他们在现场发现的另一种化工原料,每桶约有10公斤。

  塑料桶附近,一个写有“蒸馏单硬脂酸甘油酯”字样的包装袋引起重庆晚报记者注意,袋上还印有食用添加剂字样,但里面所装原料质检人员不能确定,需送检测部门进行专业测试。

  加工作坊苍蝇乱飞污水遍地

  卤豆干色泽不错只因染过色


  重庆晚报记者在现场看到,4个筲箕装有众多准备制作豆干的黄豆,2个大缸里装有还未点成形的豆腐,苍蝇在大缸周围乱飞,地下的污水散发出股股恶臭,令人作呕。格板仍有豆腐残渣,引来苍蝇的光顾,格板上的包布颜色已不是纯白,变得有些灰黑。

  作坊现场,随处可见已制好的几十公斤重的成品豆干,分为白豆干和卤豆干。重庆晚报记者用手拿起一块豆干,无论手感和味道,都与市场上卖的正常豆干毫无差别,也闻不到异味。

  工人介绍,卤豆干色泽看起来不错,是因为他们将豆干放到水池里染过色,而染料就是旁边一个塑料桶里装着的米黄色液体焦糖。


  毒豆干流向杨家坪农贸市场

  工人称自己常吃味道还不错

  豆干作坊内,共有4个工人进行作业。工人老李今年50多岁,江津石蟆人,自称经人介绍刚来作坊没几天,工资1200元一月。

  他说,自己每天早上四时起来工作,一直要到晚上十时才收工。“这些东西都是老板运来的。”老李指着一旁的工业原料和黄豆说,他们很少跟老板打照面,老板会定时运来制作豆干需要的原料。作坊一般每天会生产出50多公斤豆干,一到晚上就有来拉,主要销往杨家坪农贸市场。由于价格低廉,一般都销售得很快。

  至于豆干卖多少钱一公斤,老李支支吾吾,称不清楚,“但赚不到多少钱。”

  “你们自己吃不吃呢?”重庆晚报记者问。

  “当然吃哟,我吃过,好吃得很。”老李说,他们时常会吃自己生产的豆干,味道相当不错。


  工人承认往豆干里添加烧碱

  警方正在全力追查作坊老板

  对于查获的工业烧碱和福尔马林,老李态度明确:“烧碱我们确实加了的,但福尔马林没有加。”至于为何要添加,在哪个环节添加,老李不肯透露。

  作坊的房东张锦秀则为作坊老板黄某辩解:“这两口袋烧碱不是加到豆干里的,是用来洗帕子的。”“什么帕子需要工业强碱来洗?”执法人员质问,张锦秀立即不再说话。

  大渡口区质监局食品科科长李明表示,将把豆干送往市质量计量检测研究院检测,预计17个工作日会出结果,届时就知道豆干里有没有违法添加烧碱和福尔马林等化工原料。

  目前,该作坊已被执法部门查封,所有生产设备被暂扣。作坊老板、江津人黄某已经失踪,拨打电话也无人接听,公安机关正全力追查其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