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拟建百个国家级医学中心

2011-7-05 10:05 来源: 文汇报
1182 收藏到BLOG

  在7月3日的上海交大中国医院发展研究院成立会议上,卫生部部长陈竺透露,我国目标建立100个国家级医学中心,引领临床治疗与转化医学。

  建国家级医学中心是为“看得好病”

  目前,公立医院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一系列体制机制问题亟待解答。7月3日,陈竺就“公立医院改革的顶层设计”作报告。他指出,由于我国的医疗资源分布极不均匀,大型医疗机构集中在大城市,在下一步区域规划进程中,将优先建设和发展县级医院――县级医院服务人口数量达9亿,占全国人口70%。在“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原则下,大力保障和发展基层医疗。

  在此基础上,陈竺指出,不能因此忽略医学前沿领域的发展。“我们在教育领域很早就提出建设国际一流大学的目标,在卫生系统似乎有点犹豫。建立世界一流的国家级医学中心,我认为应该提上议事日程。”他指出,如果“保基层”是为了让人们“看得上病、看得起病”,建设国家级医学中心,是为了让人们“看得好病”。由此,我国提出目标建设100家左右的国家级医学中心,以研究型和医教研结合为中心。

  解决“以药养医”迫在眉睫

  针对呼声不断的“看病贵”问题,陈竺指出,近年国家财政投入不断加大,老百姓却依然感觉“看病贵”,其中症结在于“按项目付费”、“药品加成”等促成的“以药养医”。在这种补偿机制下,公立医院的控费动力很低,由此引发“药价虚高”、“过度服务”,加剧医患关系恶化。

  陈竺称,化解“看病贵”,并非政府加大医保注资力度能简单解决,打破“以药养医”迫在眉睫。以按诊断付费、按病种付费,取代按项目付费,是支付制度的改革方向。事实上,在实行社会保障制度作为卫生筹资主要途径的发达国家,这种支付制度已形成共识。目前包括北京在内的一些地区,正尝试在部分公立医院推开这种支付制度。

  不能用管企业的办法管医院

  在改革医院内部管理方面,“管办分开”是时下焦点,各方说法不一。陈竺回应,“管办分开”不应是横向分开,即把公立医院从卫生系统中挖出来,给它们另找个“婆婆”。这无疑增加了管理成本,并且很可能导致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下降。因为由此,卫生行政部门无法对公立医院实行有效监管,也难以调动公立医院与基层医院上下联动。而当医疗服务处于社会管理领域,要警惕“用管企业的方法管医院”,一味促其保值增值,诱发大型医院盲目扩张,甚至与基层医院抢夺医疗资源,最终公益性下降。

  陈竺表示,“管办分开”以纵向分开较好。他特别提到了香港医院管理局与政府架构的关系,医管局作为特区政府代表,负责管理公益医疗机构,它有独立的董事会,但最终是向香港食物与卫生局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