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士利被曝将“问题奶粉”更换包装后重新上市

2010-9-01 09:11 来源: 《法治周末》
收藏到BLOG
  近日,有知情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位于山西省朔州市应县金城镇龙泉村的一处冷库曾“藏”过30吨被召回的问题奶粉。记者赶赴应县龙泉村调查。

  这里,距山西雅士利乳品有限公司不到两公里。

  《法治周末》记者采访得知,2010年春节期间,该县焚烧销毁了2640吨雅士利问题奶粉。但8月30日,广东雅士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品牌策划部林姓负责人对《法治周末》记者称,早在2009年,雅士利公司就已经全部召回问题奶粉,并做了无害化处理

  2008年10月11日,商务部等6部委联合下发紧急通知,必须将所有9月14日前生产的奶粉和液态奶,立即全部下架,停止销售,就地封存,由生产企业进行清理,批批检验。此为“914”大限。

  然而,从2008年9月问题奶粉集中爆发至今,关于问题奶粉的回收、销毁、回溶再生产等问题,质疑声从未间断。

  召回奶粉“藏起来”换包装

  孙某是山西应县金城镇龙泉村一处冷库的主人,经朋友介绍,他把库房借给山西雅士利乳品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

  2009年2月下旬,山西雅士利在这里存放了一车奶粉(被召回的问题奶粉),时间约一周。

  “他们来的时候天很冷,冷库门口还堆放着过年烧过的旺火。”孙某说,那天来的是一辆12米长的货柜车,车上的奶粉足有30吨。占用库房几天后,山西雅士利公司来了七八个工人,“带着新的包装袋和标签,把旧包装袋全换下来了,干了一整天,随后装车离开了冷库”。

  工人们把旧的包装袋带走,并且收集了满地的旧标签,在冷库门口点火烧了。孙某说,“我很纳闷,奶粉要是好的,为什么换包装呢”?

  应县一位当地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些被“藏起来”的奶粉改头换面之后,会运到“不知道哪里”的地方重新上市。

  曾为三鹿奶粉消费者代理索赔的德衡律师集团(北京)张兴宽律师,办案期间去过三鹿公司。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2008年问题奶粉被曝光后,遍布各地的经销商“陆续”把应召回的奶粉运回生产厂家。

  当时,张兴宽看到收回的问题奶粉在厂里堆积成山。但如何处理、有无销毁等,却不得而知。

  张兴宽说,大批奶粉堆在厂里不处理,企业藏起来一些又有谁知道呢?“没有人监督企业走完销毁和处理的最后一步”。

  工人透露劣质奶粉回溶

  在一份生产日期为2008年11月13日、生产批次标注为“2008/11/13”的“山西雅士利乳业有限公司配粉工段交接班记录”上,《法治周末》记者看到,在“辅料名称”一栏中,明确写着“雅士利1段回溶粉、雅士利2段回溶粉、雅士利3段回溶粉”和“施恩1段回溶粉、施恩2段回溶粉、施恩3段回溶粉”的字样。

  雅士利3段回溶粉一栏,有“6000kg”的字样,为“上班结余”的公斤数。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雅士利前员工拍到了生产流程中“回溶”的全过程,“共拍照80多张,录像40多分钟”。并以此敲诈公司。

  所谓回溶粉,是国家明令禁止的、坚决不能添加到食品中的劣质奶粉。这些回溶的奶粉包括未能通过质检不能出厂销售的奶粉、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尾粉以及已经上市、但因质量问题被质检部门勒令下架召回的劣质奶粉。

  几位业内专家都向《法治周末》记者强调,回溶粉是绝对不允许出现在奶粉生产配料中的。

  然而,就是这种不被允许使用的回溶粉,却出现在雅士利的配料单中。在山西雅士利,当被问及何为回溶粉时,几位工作人员均表示“不知道”。

  据了解,在2008年“914”大限后,山西应县当地有上百名工人被通知下岗。《法治周末》记者辗转找到其中一名曾在“配粉工段”工作的工人。

  据他介绍,当年山西雅士利公司复产之后,他的一些同乡仍在山西雅士利工作,当时管理很严格,进出要搜身。

  “山西雅士利工厂将召回的三聚氰胺奶粉回溶。有的是在库房将召回的铁罐奶粉换罐,有的是直接将召回奶粉搬运到配料车间回溶。”这名工人说。

  当地一位知情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回溶就是换汤不换药,把召回的奶粉换个包装再卖出去。”

  2009年曾有媒体爆料,一份来自山西应县质监局驻雅士利厂质检组,提交给山西省朔州市质监局的请示报告(未加盖公章)中也显示,雅士利和施恩奶粉中添加了回溶粉。

  这份请示报告中称:“总量达12.727吨的不合格奶粉被分为11个批次重新加工回溶,11批次共生产奶粉765.65728吨,出库600.825吨,待溶粉21.01294吨,库存143.81934吨。”

  上海理工大学食品安全实验室副主任徐斐博士指出,不合格奶粉返厂回溶再添加到新奶粉中,会带来严重的食品安全隐患。

  问题奶粉是否都销毁存疑

  对于雅士利问题奶粉的去向,8月27日,山西应县县委书记王守林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10年春节期间就销毁了”。至于数字和进一步详情,他表示,“要看自己看,不要什么事都找我!应该去问质监局”。

  质监局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证实,“正月十三开始烧,在梨树坪水泥厂销毁了2640吨”。

  8月27日,记者来到了距应县县城40公里左右的梨树坪水泥厂。

  董事长高福(音)称,当时在院子里堆了4米高的奶粉堆,具体有多少吨不知道,“这个数字是质监局掌握的,我们没有任何文字记录”。

  “雅士利给了我们30万元费用,其他的一概不知道了。他们把奶粉运过来,我们就是负责点火、把烧剩下的残渣运到后院(山上),至于究竟有多少吨奶粉我们就不知道了”。

  高福说,销毁现场来了六七个人,4个是雅士利公司的,另外的分别是县质监局、工商局、药监局的人。

  水泥厂的工人告诉记者,来的都是十二米长的货柜车,每车装30吨奶粉。因为销毁奶粉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开始以为焚烧奶粉需要加燃料,就放了好多柴油进去,结果“忽的一下就着了。”

  记者在水泥厂看到,一个面积一百平方米左右的区域,堆放着四五堆两三米高的黑色奶粉残渣。

  工人告诉记者,这里原来是个“沟”,被烧过的残渣填满了,剩下的残渣就高出地面堆在这里了。“正月十三开始运过来烧,每天都有车运过来,烧了大概30天”。

  记者掰开残渣块看到的确有奶粉状颗粒,但残渣堆看上去有大量的土块、石头状的东西掺杂其中。

  对此,质监局工作人员解释说,由于奶粉含一定数量的油,属于易燃物,所以在其中加入一定数量的土块、碎石,是为了防止失火。

  高福说,还有一批大概600吨到700吨的奶粉,是在附近的陶瓷厂销毁的,附近的几处盐碱地里也做过销毁。都是采用焚烧的处理方法。这些残渣如何处理,他说,也只能“堆着”。

  在随后几天的采访中,《法治周末》记者试图联系应县质监局局长,但其手机一直关机。质监局的工作人员表示,这2640吨问题奶粉,是2008年9月14日之前,雅士利生产的全部奶粉。整个销毁过程有录像、数据有记录,但要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指示,这些资料才能公开。

  记者随即来到县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质监部门归条条管,他们的工资都不是我们发的,所以我们管不着他们”。

  8月30日,广东雅士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品牌策划部林姓负责人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早在2009年,雅士利公司就已经全部召回问题奶粉,并做了无害化处理。且此前媒体所报,雅士利奶粉添加回溶粉属虚假报道。

  对于雅士利这一说法,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在2008年六部委发文之前,即当年9月19日,在广东省潮安县质监局、食药监局、工商局等部门的监督下,雅士利销毁了全部不合格产品和原料,包括1万多箱成品奶粉和60吨问题原料。

  焚烧奶粉对环境造成极大污染

  对于“焚烧销毁”的做法,黑龙江乳品工业研究技术开发中心高级工程师郦韬珉用“可笑”来形容。

  有着二十多年乳品生产经历的郦韬珉说:“做一个简单的实验就可以证实,奶粉根本不可燃!”

  他同时指出,奶粉焚烧如果时间相对较短,就会变成一种胶状的深褐色物质,焚烧时间较长则会结成块状,就是记者在现场看到的类似煤块的东西。而不论是何种形态,这些物质对环境的污染都是极大的。

  而且与垃圾焚烧一样,奶粉在焚烧过程中会产生致癌物质“二恶英”。焚烧过程中这种毒素会分解成雾状物在空气中扩散,飘到地面、水面造成污染。这种“胡乱处理”做法的结果是“处理一种毒物,又产生另一种毒物”。

  业内专家王丁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08年问题奶粉事件一出,业内人士普遍关注也最担心的,首先是三聚氰胺的来源彻查。从技术上说,要彻查很难。“一些人指出饲料有问题,而且把责任都推到奶农身上是不公平的”。

  其次,是经销商手中应召回奶粉的去向;是否仍在市场上流通;问题奶粉是否全部销毁以及如何销毁的问题。此前,蒙牛的不合格牛奶被企业偷偷倒进河里,进而造成河水的污染

  问题奶粉销毁无期限

  王丁棉说:“深埋显然不是最佳方法,场地有限是其一。其二,三聚氰胺不可降解,深埋的毒物可能会通过地下水的流动流入河中,造成传播污染。如此,再被植物吸收,作为饲料进入奶牛体内,生产出来的奶源还是有问题。造成恶性循环。”

  此外,处理一吨奶粉要花2500元到3000元,企业显然不愿埋单。

  而在水泥厂的锅炉中焚烧,随着温度升高奶粉会胶化,黏在锅炉壁上,“这种物质很难清除,这样锅炉也就报废了”。

  事实上,三聚氰胺的熔点很高,大概在340度以上,采用焚烧是极不明智的做法。

  “最好的方法是回收再利用。”王丁棉说,最佳方法是采用生化技术,而且成本要低很多。把要处理的奶粉溶解于水,放入活性炭,这样,三聚氰胺就会被活性炭吸附。

  郦韬珉也强调,奶粉是不含碳的有机物,本身不能燃烧,可做分离处理,此种做法国外有成功先例。

  分离出来的蛋白类物质酪元酸钠可以作为工业原料,是制造电影胶片的原料,同时,也是工业用胶黏剂的原料,“胶合板”就是用这种胶来胶合的。

  分离出来的奶油可以用来生产肥皂、香皂、牛奶浴的洗涤用品,但不能用于食品生产。

  还可以采用膜过滤技术,把三聚氰胺从奶粉中过滤出来。三聚氰胺可用作工业原料,经过滤处理的奶粉则可以做饲料。

  综观“问题奶粉事件”,郦韬珉强调,监管部门应该做好生产量与消费量的登记,两者差额是多少,包括产品是否已过保质期、下架产品的流向等等。工厂自己也应有专业部门负责调查统计,并随时上报。

  不论是召回还是销毁环节,政府应该发挥主导作用:“只是企业自己做这件事,问题就比较大了。”

  事实上,销毁问题奶粉没有明确的期限,是最大的问题所在,风险随之产生,管理漏洞也就在所难免。

  郦韬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谁来给消费者一个交代,谁来做专业的技术指引,应该有专家的介入。行里两大协会―――乳品工业协会和奶业协会,在人们普遍关注的毒奶粉事件中究竟能发挥多大作用,值得思考。完全没有利害关系的情况下,行业协会以客观中立的姿态参与其中,从专业的角度为消费者做以解读,消除恐慌,为企业做以指引,为政府制定对策提供参考,恐怕是当下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