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补偿款因大量虚报滞发 警方已刑拘五人

2010-9-03 07:52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1065 收藏到BLOG
  紫金矿业补偿款因大量虚报滞发_警方刑拘5人

  在官方公布处置办法一个多月后,紫金矿业对福建省棉花滩电站永定库区养殖户的补偿款大部分仍未到位,而其主因竟是存在大量虚报补偿款现象。

  数日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赴永定县调查发现,仅并非渔业重镇的凤城镇大园村,就存在严重虚报现象,该村养殖户不超7户,但镇政府公示竟达18户,上报补偿款达2438.5万元。

  永定县有关部门称,该县上报的受损养殖户养鱼补偿款2亿多元,加入有关部分,总计约3亿元。目前,除郊区养殖户网箱养鱼补偿款到位外,大部分网箱养殖户和库湾养殖户的补偿款均未到位。

  对此,紫金矿业方面表示,由于存在大量虚报现象,该公司决定缓发涉嫌虚报者,已向该县派驻监察审计组,并协助公安部门展开侦查。

  截至目前,来自永定县公安局的消息称,已刑拘5名涉嫌诈骗的虚报者。

  养殖户骤增

  紫金矿业事件发生后,对于割网上岸的养殖户,永定县政府按每个人口100元/月、30斤大米的标准一次性发放半年期转产过渡费。

  此外,据《棉花滩电站(永定)库区养殖鱼类处置办法的通知》(永政综〔2010〕219号),浮头、死鱼补助最低6元/斤,鱼苗补助最低12元/斤。据《棉花滩电站(永定)库区养殖库湾处置办法的通知》(永政综〔2010〕226号),对网拦库湾补偿500斤/亩,对坝拦库湾补偿550斤/亩(不投饵)和1500斤/亩(投饵)。

  位于永定县凤城镇练坑的大园村,是1998年搬迁至此的棉花滩水库移民村。近期,为领取上述补偿款及转产过渡费,村里的养殖户一夜骤增,村民议论纷纷。

  在凤城镇政府办公楼下,本报记者看到,墙上公示出的大园村养殖户共18户,应发补偿款总计达24385009.5元。

  “村里养鱼的大概只有六七户,这是有根有据的。”8月28日,大园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养殖户透露说,该村上报补偿款名单时,最多时报了80多户,最后镇里砍剩下18户。另几位大园村村民也称,该村仅7户养鱼。

  但村两委和镇政府却不认可这一数字。

  “全村多少人养鱼?恐怕十多户吧。”大园村村主任沈思品说。

  大园村村支书刘永桂则委婉说:“具体多少户数不是我们统计的,我们只是为镇里带路,没给数据,名单都在镇里公示了。”

  8月26日,凤城镇武装部长陈元光对记者说,他曾带领一个工作组,负责沈思品等8个大园村养殖户的鱼类数量核算工作。他声称,大园村养殖户“总共17户”。

  事实上,一个村究竟有多少养殖户,渔业饲料供应商很清楚。记者获悉,大园村的饲料基本从峰市镇采购。9月1日,峰市镇河头村的厦门强大饲料经销商温进强向记者证实,“大园村养殖户才五六户,没有18户。”

  虚报疑云

  除了对养殖户数量存在疑问外,部分大园村村民还认为村干部及其家属冒领补偿款和转产过渡生活费。

  经村民辨认,在公示名单中,村主任沈思品及其家族亲戚占了7户,村支书刘永桂的大儿子和侄儿占了2户。部分村民指出,9户中存在虚报现象,有的并未养鱼,有的少养多报。

  首先遭质疑的是村支书刘永桂家里。公示名单中有刘妻童惠群、刘子刘东锦等7人,但蹊跷的是刘永桂本人却不在其中。“刘永桂家里没人养鱼。”村里一个养殖户说。

  其次遭质疑的是村主任沈思品及其家族。村民认为,沈少养多报太明显,其家族亲戚沈思淦、沈思发、沈思明、沈思葵、沈洪标(村副主任)、沈湘庆中,有人未养虚报,有人少养多报。

  由此,村民将沈思品、刘永桂、沈思发等人举报至凤城镇及永定县有关部门。

  “看到人家补了那么多钱,肯定眼睛会红的。村里正征地修路,老百姓对干部有意见。”8月25日,对于村民质疑,刘永桂和沈思品对本报记者说,“反映到镇里的有三个,反映到县里去的有四个,都是干部和干部家属。”

  刘永桂解释说,其子与他姑姑合养了1800多平方米的网箱,“他股份多少我不知道,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而沈思品则表示,他2008年开始投资养鱼,是总投资450万元的永定县棉花滩恒天绿水产有限公司股东,占30%股份,他个人拥有7000多平方米网箱和1300亩库湾。15日左右,634万多元网箱养鱼补偿款已打入他的农行专户。

  但出乎意料,村民所称多报多领的沈思品,却对记者诉苦称,其库湾养鱼补偿款未发放,是因官方少算约500万元。

  “我是有投料的,他把我当做没投料,公布的是270万左右,我接受不了,我起码值700万~800万元,所以不想处理,否则划不来。”沈思品说,他是用自己养猪场的猪肥养鱼,因此网箱和库湾养鱼补偿款“最少要1300万~1500万以上”。

  沈思品也对其族亲进行辩护。他说,侄子沈湘庆有养鱼,已补200多万元;堂弟沈思淦,25日补偿款将到位;弟弟沈思明有养鱼,“养多少我不知道”,堂弟沈思葵“与他姐夫一起养,养多少不知道”;弟弟沈思发“没下去养,是与朋友合股养”,“跟人家合作养,自己没亲自养,这很正常。”沈思品称。

  遭到举报的沈洪标此次领到补偿款73万(其中鱼款60多万,其他为设施费),他对记者辩称,他是与兄弟合资养鱼,个人拥有828平方米网箱。

  艰难调查

  事实上,虚报冒领现象在永定县的确存在,该县公安局已刑拘5人,紫金矿业也已往永定派驻监察审计人员,但永定官方对记者采访普遍采取回避态度。

  在政府层面,凤城镇武装部长陈元光认为因工作机制和监督上很到位,不可能出现错误数据。他说,每个工作队均抽调一名县直或乡镇纪检组长全程监督,对网箱及管理房喷漆区别并拍录像。在清点养殖户养鱼时,前一两天用过秤法,后因速度过慢改为抽样评估法。

  8月26日,凤城镇党政办负责人也强调纪检组长监督这一细节,否认大园村和该镇有虚报现象。对于记者提出的大园村及该镇总体补偿款数额及清单,此人表示不便提供。

  “宣传部会统一安排的。”28日,凤城镇镇长张凯祥谢绝记者的采访。此前27日,记者找到永定县宣传部,但该部并未安排采访。当日,永定县纪委声称有关负责人外出,联系未果,而永定县政府办则称分管副县长出差。

  事实上,永定县抽调纪检干部监督的做法,并不能确保数据准确。记者调查到,峰市镇河头村一名温姓养殖户公示的数据就多出30多万元,因惧怕无端获罪,该养殖户当天即向镇里反映并纠正。

  8月27日,永定县公安局长游勇章以永定属于受灾方及维稳为由,谢绝了记者正式采访,要记者找宣传部。

  但闲聊中他透露,目前全县已刑拘5人,其中涉嫌诈骗最高的是与该县村民以假协议虚报的上杭县稔田镇养殖户廖某灿,金额达100多万元,其余均为十几万元。

  据其透露,近期他接到的举报信厚近一尺,“很多都是假的,真的也有。”

  在峰市镇政府门口,记者看到,镇政府7月25日通报显示,4名村民经公安机关做工作后主动放弃了虚报。7月25日仙师乡和8月2日峰市镇分别刑拘了1名、2名虚报者。

  永定县公安局公告称,诈骗4万~20万元金额的将判处3~10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而20万元以上的将判处10年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

  永定县畜牧水产局有关人士对记者透露,初步上报该县的养殖户养鱼补偿款数额达2亿多元,加上其他部分可达3亿元。由于虚报者众,该局李副局长每天都到棉花滩库区核查数据。

  截至目前,在网箱养鱼补偿款方面,该县仅发完城郊养殖户部分,其他乡镇尚未发完,而库湾养鱼部分全县仍未发放。“因为有争议,资金也未完全到位。”

  而该局李副局长对记者表示,他并未掌握公安立案具体数据及情况,全县网箱最新数据在县府办,“核查还需一段时间。”

  记者获悉,紫金矿业于8月18日贴出公告,声称对查实的举报奖励10%,并派出一位副总裁及数位监察审计室人员入驻永定金腾大酒店,专门负责核查有关数据。

  其核查人士对记者表示,该公司感觉虚报问题严重,正深入核查,但即便发现问题,仍只能依托公安部门进行调查,目前核查尚未结束。

  而紫金矿业有关负责人称,该公司补偿金发放数据系由各乡镇提供,已决定对涉嫌虚报人员缓发补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