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萧山采石场边逾20%村民查出尘肺等病

2010-9-12 10:27 来源: 钱江晚报
618 收藏到BLOG
  今年8月份,萧山区政府为农民免费体检。该区坎山镇荣新村拥有1500多名人口,其中710名村民参加了体检,检查的结果给全村人心里蒙上了阴影――20%以上的体检人员发现患有胆结石、肾结石及尘肺(透视结果为肺部阴影)。数据为村里自发汇总统计。

  “我们吃了十多年的粉尘。”村民们一致认为,是村东边的那家大型采石场――杭州萧山区百丈山围垦石料有限公司发出的粉尘夺走了他们的健康。

  记者采访获悉,9月7日开始,当地政府已经对该石料厂进行停产整顿。卫生、环保等相关部门已经对此展开调查取证。

  治疗尘肺病,老人三年动了5次手术

  记者来到村委会办公室,几十名上了年纪的村民拿着病历单围上来。

  唯独一位老者坐在椅子上默默不语。原来动过手术后,他的声音哑了,无法正常发声。老人叫孔钊甫,68岁。“他今年已经动过三次手术了,去年和前年也动过一次。”老人的儿子孔先松告诉记者。

  今年8月8日,镇卫生院给老人的诊断结果为:尘肺,两上肺将斑片状密度增高影。同年7月14日萧山第一人民医院给老人的会诊单显示:左侧多发肺大泡,气胸;矽肺伴感染等。

  老人做了左肺大泡切除加胸膜固定术,术后变得喉咙疼痛,声音嘶哑。

  手术并不能完全治好尘肺病,晚年的孔钊甫无论肉体或精神都极为虚弱。当年为了养家糊口,他曾在采石场干过七八年,现在老了,却得了尘肺。拿健康换生存,老人无法回答“值与不值”这道选择题。“没有办法。”旁人这样转述老人的无奈。

  相比而言,53岁的盛水林的境况比孔钊甫更糟。为治疗尘肺,盛水林已花费近10万元。他的两个儿女还在上学。年纪不大的盛水林也在采石场干过,工资三四十块一天。

  盛水林的病历显示,2008年3月9日,盛水林因呼吸障碍差点休克,最后因抢救及时捡回一条命。“我现在已经没有劳动能力了。稍微走快一点就上气不接下气。”盛水林要求采石场给他赔偿医药费,同时要求政府关停采石场。

  记者采访获悉,村里得了结石与尘肺的病人大都在采石场干过,或是家里离石场较近。47岁的孔先法体检的结果是双肾结石,“我丈夫前年体检的时候只有一个结石。”他的妻子告诉记者,丈夫并没在石场打工,但是家里的蔬菜苗木地就在石场边上:“经常去地里干活,吸了很多灰。”

  这些早期被发现病情的病人现在每天都要吃药。尽管村里加入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但是他们的家庭每年还是要支付一笔不菲的医药费。

  村民:开炮时方圆三公里都是粉尘

  孔先法的家离航坞山下的采石场100米左右,家里的房子已经被炮声震裂了。

  村民们说,采石场下午放炮的时候,好几吨炸药一齐爆炸,整个村子上空被粉尘淹没,家家户户都不敢开窗。傍晚拿一碗饭出门吃,不一会就成了“吃灰”。

  一位胡姓妇女告诉记者,家里的卫生一天要搞三次。“只要你开窗透气,就有粉尘漫进来。”

  记者赶到时,采石场已经接受了停产整顿。采石场采掘后的平地上堆放着碎石,近20台轧石机都停止了作业。

  现场一片平静,没有噪音,没有扬沙,只有中午的太阳打量着这片曾经繁忙的工场。工地上,几座平房里偶有人员出没走动,他们都是承包轧石机的个体户,有本地人,也有外地人。

  记者想采访其中的几位,但他们都不愿多说。就算是在石场做事的本村人,对于粉尘及噪音污染问题也不置可否。

  当年下午,记者再次来到石场暗访,发现有两台轧石机已经悄悄复工,机器上作业的两名工人没有佩戴口罩等防护物。现场飞扬的粉尘很快把记者的镜头蒙上了一层厚灰。一位妇女用手护着怀里孩子的脸匆忙走开。

  石料公司:最大的污染是轧石机造成的

  采石场的关闭整顿源于村民的集体上访。

  9月7日,荣新村部分村民连续到镇政府集体上访,要求关停采石场。

  镇党委、政府当天召开协调会,邀请了萧山区国土、公安、安监及环保等职能部门商讨解决办法。

  会议认为村民们提出的开采产生的震动、粉尘污染及越界开采是一个现实问题,大家从依法行政的角度经过认真分析研究,认为采石场开采手续齐全,符合上级有关要求,但是维护社会稳定,慎重处理好粉尘污染、越界开采等问题也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

  就是在那个会上,相关部门做出了对石料厂停业整顿的决定:从9月8日起,停产整顿,石料对外停止供应。一星期内由相关部门对村民们提出的问题进行调查取证,核对后,认为无存在上述问题的,予以继续开采。如围垦抢险出石或建设需要,由百丈山围垦石料有限公司提出申请,报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后,方可随时建设开采。

  记者为此采访了杭州萧山百丈山围垦石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汪立明。汪总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完全尊重上级的停产整顿决定,也会主动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取证。至于粉尘污染问题,他们也在商量对策,比如已经打算购买洒水或者减少炸药量等来降低粉尘污染。

  不过汪立明也表示,污染问题并非责任全在他们。他说石料公司造成的污染主要是放炮及汽车开过扬起的粉尘。“最大的污染还是轧石机造成的。”而轧石机的个体经营户与他们没有关系,他们也没有责任义务去管理监督轧石机开工所需备的环保措施。

  关于村民的诉求及采石场背景,汪立明这样告诉记者,尘肺病人患者如果经过认定,是在他的公司干活时导致的,公司可以全权负责。至于其他的结石患者,汪立明认为与吸入粉尘关系不大。除非权威机构认定,否则一切说法都是不可靠的。他表示,现在是法治社会,当事人可以走法律途径。

  据介绍,杭州萧山百丈山围垦石料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2004年成为航坞山唯一的开采主体,2007年根据国家新政通过招投标从国土部门再次取得了在当地的开采资格,期限为5年。

  副镇长:为环境,希望妥善解决污染问题

  萧山区坎山镇分管工业的副镇长曹锡法在他的办公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曹锡法说,石料厂是镇里的纳税大户,去年和前年分别纳税800万元及1200万元。但是为了坎山的环境和人民群众的健康,镇里希望妥善解决这一长期存在的污染问题。

  但是要关停这个石料厂,目前来说也不是太现实。曹锡法坦承,该石料厂是萧山东片最大的出石基地(拿汪立明的话来说,最近8年共开采了1500万吨石料),承担着萧山每年围垦抢险的出石任务。这一点从石料厂名称上就可以看得出。

  不过近两年来,镇里为解决石料场污染问题已会同有关部门多次协调并发放通知文件。内容包括不得增加设备扩大再生产能力,轧石机经营户购买喷淋装置以减少粉尘等。并在文件中使用“停业、停电、取缔”等字样。

  可惜通知出来后,轧石机个体户们执行文件要求的并不多。“我们没有明确的执法主体资格。”曹锡法表示无奈。

  关于此事的另外一个背景是:石料厂牵涉周边部分村民的就业吃饭问题。

  曹锡法认为受益的起码有上千人。“光荣新村就有七十多人在石料场上班,包括运卖石料、经营轧石机,少数几个直接受雇于汪立明,在山上放炮采石。”而全村140多名尘肺及结石患者中,在石料场上班的也比较多。

  健康与生存,发展与环保……对萧山荣新村的村民来说,这些矛盾如今变得如此现实。

  采访结束时,村民俞绍成说了这么一句发自肺腑的话:“我们这一代吃够了粉尘,我们不计较了,我只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够健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