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热点 能源环境 生物医药 食品安全 材料化工 专题 低碳 法规 产品 百科商城 仪器谱 耗材谱 试剂谱 Webinar 前沿Lab 下载 群组 群组论坛 博客 会展 产经 移动检测 搜索 帮助

甘肃古浪120余农民工患尘肺病 无务工证难索赔

TAG: 农民工 尘肺病 职业病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焦点访谈):根据卫生部公布的《2009年全国职业病报告情况》,尘肺病占当年职业病总例数的79.96%。是我国患者人数最多的一种职业病。尘肺是由于长期吸入粉尘导致的肺部疾病,无法治愈。目前,超过半数的尘肺病患者出现在中小型企业。而一些得了尘肺病的工人,不仅要承受疾病带来的伤痛,更让他们感到痛苦的,是维权艰难。

  粉尘浓度严重超标 口罩是唯一防护用品

  在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2009年职业病筛查中,124名农民工被确诊患有尘肺病。记者在医院见到了目前病情最为严重的马江山,由于尘肺病引起的肺部感染和肺气肿,36岁的马江山生活已经不能自理,每天只能保持坐或跪的姿势。他说,前一段时间,他的膝盖和屁股都烂掉了。和马江山同住在古浪县医院的还有七位身患尘肺病的病人。

  目前,古浪县的120多名尘肺病患者中,已经有三人去世,此外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病情严重,他们多已失去劳动能力,有些人甚至面临生命危险。

  是什么原因造成他们的悲剧呢?一位名叫周俊山的患者告诉记者,他们都曾在马鬃山金矿干过打眼探矿的活儿。马鬃山金矿位于距古浪县一千公里之外的酒泉市肃北县马鬃山镇,从1984至2006年一直由和镇里签了承包合同的私人老板自行招用农民工开采。按照行业规定,金矿开采必须使用“湿式凿岩”的方法,不允许进行干式作业,但是,据这些患者反映,他们在马鬃山金矿工作期间,矿上一直使用所谓的干打方式采矿,他们每天都要在粉尘飞扬的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农民工们反映,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都看不到蓝天。

  那么,矿上是否针对这种工作环境采取了一定的防护措施吗?记者电话采访了金矿老板潘占林,据他说,他给农民工们配备了防尘口罩、风帽等,而且都是免费发放。而对于潘占林的说法,农民工们却不认同。他们说,口罩是他们惟一的防护用具,而且还得自己掏钱买,许多人为了省钱,几个月舍不得换一个,呛得厉害时就垫点卫生纸

  在潘占林和其他老板的矿上,在粉尘浓度严重超标的环境中,他们有的干了一两年,有的干了六七年,最后落下了尘肺病。

  尘肺病人要想找矿主拿赔偿 可能性几乎为零

  古浪县出具的《尘肺病人务工情况调查表》显示:124名尘肺病人中,有117人曾在马鬃山金矿工作,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最后的用人单位应该为被确诊患有职业病的劳动者提供赔偿,也就是说,马鬃山金矿应当负责古浪县大部分尘肺病患者的赔偿。

  患病之后,工人们也一直在找金矿老板索取赔偿,但由于路途遥远,往返不易,而且私人金矿的经营很不稳定,从1984至2006年,马鬃山金矿矿主更迭竟然达37人之多,这些都使得尘肺病患者的维权十分艰难。

  37名矿主中,目前能电话联系上的只有四五个人,而且他们几乎全都否认工人们的患病经历。对于患病的农民工来说,一方面,尘肺病使他们丧失了劳动能力,没有了收入;另一方面,治疗需要高额的费用,他们不仅逐渐花光了打工以来的积蓄,还欠下了少则一、两万多则六、七万的外债。

  由于多次联系矿主都没有结果,120多名尘肺病患者推举周俊山作为代表远赴他乡寻找矿主。周俊山听说潘占林住在酒泉市,便来到了酒泉,可是在这里他一无所获。他说,仅仅依靠自己的能量,不靠政府根本就不可能找到。

  务工证明不足 资料登记不全 维权之路漫漫

  国家规定,县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负有劳动和社会保障的监督检查职责,综合管理全县劳动争议处理和劳动合同鉴证工作,对辖区内所有用人单位进行劳动保障监察。记者来到肃北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了解情况。据该局局长王小梅介绍,对于这些农民工的最后一个务工地点的确认,仅仅有工人的指认是不够的,必须要有矿场的经营者和工人双方一起确认。

  王小梅局长强调,农民工要想获得赔偿,首先必须要有务工证明。然而,目前100多位尘肺病人中,在肃北县能查到务工证据的只有16人。那么,为什么这些病人查不到务工证据呢?

  记者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尘肺病人当初都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还有一些人虽然曾有劳动合同、暂住证、边境通行证等证据,却在下山时被老板搜走了。事后,老板又会以没有务工证明为借口拒绝赔偿。

  客观地说,在1994年7月5日《劳动合同法》颁布之前,一些地区的确存在着管理不规范的问题。但是古浪县的这些尘肺病人绝大多数都是在1997年之后去马鬃山金矿打工的,按照规定,工人们的相关资料都应该纳入当地主管部门的统计之中,记者调查发现,肃北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根本就没有这些务工人员在2004年之前那7年的数据和备案情况。

  一方面矿主以证据不足为由拒不承担责任,另一方面当地主管部门资料登记又不全,那么,这一百多名农民工维权之艰辛也就不难想象了。即使是侥幸留下务工证明的那16名尘肺病人,目前也难以得到赔偿。

  针对古浪县患尘肺病农民工的救治问题,甘肃省有关部门曾经多次批示。为此,记者从肃北县赶往兰州,采访了专门负责此事的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吴雄成。他表示,寻找矿主这是政府的责任,他们现在初步掌握的是19个老板。至于救治救助的费用,他们的总体思路就是追究矿主,政府垫支。他们省厅局要求肃北县政府和九泉市政府先行垫支。

  目前,甘肃省已经着手建立一项应急救助基金,对古浪县的一百二十多名尘肺病患者及其家庭实施救助,第一笔资金200万元已经到位。而马鬃山金矿等矿主违法用工,违规施工,以工人的生命健康为代价,榨取利润。对于这样的企业有关部门如何更及时有力地依法监督和制约,如何让所有权益受到侵害的工人得到更有效的援助,才更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qrcode http://www.antpedia.com/news/04/n-125304.html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查看和分享:

TAG: 农民工 尘肺病 职业病
按关键词搜索: 农民工 尘肺病 职业病

我来说两句

sec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