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加工”地沟油难鉴别 如何监管众说纷纭

2011-7-12 14:32 来源: 科技日报
789 收藏到BLOG

  打破砂锅

  地沟油产业不仅没有消失,如今甚至还从小作坊走向了工业化和精炼化,而从加工窝点抽取的样油送到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检测后,结果显示符合食用植物油和食用动物油的一般指标要求。请关注——

  早前,有关媒体通过暗访发现京津冀一些地沟油加工窝点已经基本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且生产能力惊人,仅暗访的几家窝点日加工能力合计已近百吨。这些地沟油加工窝点将泔水炼成地沟油过滤后成为清澈的色拉油,并通过“地下渠道”不断流向食品加工企业、粮油批发市场,甚至以小包装形式进入超市。而从加工窝点抽取的样油送到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检测后,其结果显示这些样油符合食用植物油和食用动物油的一般指标要求。

  实际上,自地沟油事件被披露以来,卫生部以及各地方政府多次出台食品卫生的整顿方案,但地沟油产业不仅没有消失,如今甚至还从小作坊走向了工业化和精炼化,地沟油也堂而皇之地继续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之上。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地沟油加工屡禁不止?在走向“精加工”之后,如何才能鉴别地沟油呢?

  地沟油今非昔比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王世平教授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地沟油产业的暴利是其十余年来不断发展的原因。

  日前,经济学家郎咸平发表评论指出市场上食用油的价格是1吨6000块,而地沟油的成本,大概也就是300块钱,整个地沟油行业一年的总利润要达到15亿到20亿元,超过整个广东省制造业的利润总和。而据有关媒体报道,每加工一桶(约180公斤)毛油再加上精炼成所谓的食用油,成本才100多元,而售价可以达到五六百元,每公斤的售价为3元左右。按此计算,每生产一吨地沟油,可以获利2000至2500元。

  据王世平介绍,地沟油的主要处理过程是撇油、脱色、过滤以及提纯,这些工艺简单有效,普通家庭小作坊即可完成。针对地沟油因处理酸度而成本过高的说法,他表示,降低地沟油中的酸度,小作坊都有自己的土办法,比如直接加碳酸氢钙中和酸,能够以较低的成本解决酸度问题。“广阔的利润空间、简单的加工工艺,这就构成了地沟油地下加工的基本条件”。

  对于精炼化会不会增加地沟油的生产成本,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北京理化分析测试中心主任刘清珺说道:“现在地沟油的加工工艺体现的并不是一种高技术,也没有太复杂的工艺和很高的成本,大部分都和正常的油脂生产加工工艺差不多,只不过可能对工艺的要求更高。比如说在去味的环节,正常的油脂可能要经过2—3个小时的处理,而地沟油就经过更长时间的处理,去味就能比较彻底。其实,关键还是在于生产原料的差别,我们平时吃的油是从大豆等原料榨出来的,而地沟油的原料则是从餐馆里流出来的。”

  检测技术仍需继续探索

  曾有专家宣称鉴别地沟油的难度不亚于哥德巴赫猜想,刘清珺在接受笔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地沟油的检测技术并没有新的进展。“从加工工艺看,地沟油在精加工过程中脱水比较彻底,去离子化程度也比较高,酸价平衡也处理了,并且还用230摄氏度低真空的技术将不同凝固点的或不同汽化点的物质去掉了。因此,地沟油的精加工实际上把我们已知的一些指标性物质和有毒有害物质都已经去掉了。面对按照严格的精炼程序生产出来的地沟油,电导率、凝固点等检测方法就会失效。当然地沟油加工程度也并不一样,粗加工的话,一些检测方法都能取得一定的效果。”

  王世平也表示传统的检测方法只能抓住地沟油中的某个特性,单靠一种检测方法进行检测判定是有误判风险的,到目前还没有通过单一地检测标准能有效检测不同来源的地沟油以及掺入地沟油的比例。而最常见的通过酸度检测地沟油的方法,也因为碳酸氢钙等碱性物质的加入而失效。

  “地沟油检测技术并不是短期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刘清珺说,“我们也承担过相关的课题,我们研究的红外鉴别方法在技术上可以实现,但是由于这种方法需要建立很强的准入机制,每一个准入的油都要建立一个红外谱库,实施起来可能难度会比较高。”

  如何监管众说纷纭

  据悉,日前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再次联合下发通知,正式将包括地沟油等废弃动物植物油生产纯生物柴油,纳入免征消费税的适用范围。全国生物柴油行业协作组专家宁守检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表示,出台这个措施是为了防止地沟油流入食品行业,鼓励企业将这些废弃动植物油转化为工业用油。但刘清珺指出这个措施“不太现实,因为地沟油最终的利润要比生物柴油的利润高一半左右。”

  而据相关媒体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曾建议,“必须要管好餐饮业的出口,让餐饮垃圾强制统一规范收购处理,统一供给生物燃油加工企业。当然政府部门应该给餐饮企业一定的补助费用,最少要高过地沟油生产者,让地沟油生产者拿不到餐饮垃圾。”

  针对目前提出的各种对策,刘清珺则表示要想通过国家补贴、国家标准或其他国家行为来控制地沟油的流向比较难找到抓力点,加强对加工厂商的直接监管可能比在其他环节入手更为有效。“监管者的责任其实落在更基层、更末端的部门,但基层部门往往由于人力、财力或者技术手段等各种原因在监管能力上也更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