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科大自主创新历程掠影

2011-8-19 09:10 来源: 科学时报
801 收藏到BLOG

  为了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急需,他们中曾有人在50多年中多次改换专业和研究方向,在每个岗位上都为维护国家核心安全作贡献。

  为了保护光纤外皮不磨破,他们曾在装机时,冒着38度高温,赤膊躺在地沟中用身体做垫子铺设光缆。

  即使一年多的心血付诸东流,可是他们决定一切重 来,因为,“决不能让部队使用带有缺陷的技术”。

  ……

  他们,是国防科技大学分布在各个领域的高科技战斗队。紧贴国家和军队重大战略需求,每当“军号”响起时,他们早已整装待发,向世界高峰发起挑战。

  “天河一号”超级计算机、北斗卫星导航系统若干关键设备、麒麟操作系统、环形激光器、中低速磁浮列车、“飞腾”CPU/DSP……在他们的努力下,一大批代表中国和世界先进水平的科研成果诞生,为祖国的强大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请战:定位“北斗”

  2011年7月27日,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将第九颗北斗导航卫星成功送入太空预定转移轨道,这是中国北斗导航系统组网的第四颗倾斜地球同步轨道卫星,标志着中国北斗区域卫星导航系统建设又迈出坚实一步。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决定发展自主卫星导航定位技术。当时,地面关键设备技术是制约该工程的一大技术瓶颈,亟待突破。

  国防科大几名博士生主动请缨,在导师庄钊文的指导下,自1995年起开始承担攻关任务。他们平均每年有10个月以上在出差,扛着仪器和设备奔波于北京、石家庄等试验场地。

  10年顽强攻关,这个平均年龄不到29岁的创新团队一举突破了若干技术瓶颈。我国由此成为继美、俄之后,第三个独立拥有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的国家。

  2004年,团队推出了国内首款通过装备定型的小型化手持式北斗用户机。靠它,2008年,救援部队在深入汶川大地震震中区时,向党中央和全国人民第一次报告了震中灾情。

 
坚守:为了国防需求

  部队需求就是科研落点。基于赴大山深处测控站的调研,数据分析技术创新团队提出了新的全测速定位理论,改进了高山雷达测控体系,以“一个数学公式提高了一支部队的战斗力”。

  “科技工作者,就像奥林匹克运动员,他的使命只有一种:瞄准前沿,拼搏,拼搏,再拼搏;超越,超越,再超越!”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赵伊君的座右铭。他大学毕业后被选送到哈军工工作,50多年里,为了国防科研的急需,他多次更改专业和研究方向。

  C4ISR指挥信息系统创新团队负责人张维明告诉记者,当今倡导扁平化指挥,对信息化提出很高要求,得益于这样的需求,他们这支创新团队不断发展,正是“需求牵引、技术推动”。

  海湾战争后,张维明和几个年轻人立刻开始了C3I(指挥、控制、通讯、情报)系统技术研究。当时,他们借了一间不到50平方米的地下室,东拼西凑买了台286电脑。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他们心无旁骛地坚守一年多,突破了第一个关键技术,为我军信息系统技术发展打开了口子。

  指挥控制技术已被列为“十二五”重点发展领域之一。而如今的C4ISR技术不仅关注三维空间,更将视角拓展到了电磁空间。

  为什么能坚持?张维明说:“讲不清,如果真要说,那就是责任已经成为习惯。”

 
融合:强军兴国

  2011年2月28日,我国首条中低速磁浮交通示范运营线S1在北京启动建设,标志着我国成为继德国、日本之后少数能研制和开发磁悬浮列车的国家。为了这一天,76岁的常文森率团队奋斗了整整30年。

  1985年,在日本,常文森为了买张磁悬浮列车体验票,掏光了兜里的500日元,可是300米的行程倏尔结束了。身无分文的常文森只能步行回到旅馆。几公里的路途上,他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坐中国人自己的磁悬浮列车。”

  10年后,我国第一台单转向载人磁悬浮列车从轨道面上浮了起来。然而,这一技术却没有合适的用户,国内针对磁悬浮也产生了很多分歧。

  直到1999年,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决定出资,帮助这项技术从实验室走出来。双方联合17家单位协作攻关,实现了关键装备的全部国产化。作为核心的磁悬浮技术创新团队,先后在悬浮控制、直线推进、运行控制、信号检测、车辆结构、轨道设计等方面取得系列重大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