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长春血豆腐黑作坊:自号最大 产品毒死鸭子

2010-7-05 08:15 来源: 新文化报
1260 收藏到BLOG

作坊

   “这做的血豆腐都把鸭子吃死了,你说能合格吗?”昨天上午,长春市民刘先生向记者反映,长春市宽城区团山花园小区附近隐藏着一个生产血豆腐的黑窝点,每天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儿。

  记者暗访发现,这个黑窝点生产现场根本不具备生产条件,没有营业执照,旁边摆放着500多公斤已经加工好的血豆腐,还有大量的加工原料。

  经记者调查,这家血豆腐黑窝点很可能是去年被本报曝光的、号称长春最大的血豆腐加工点的新加工地点。

  现场  污染环境引来居民反感

  “这个加工点前年就在这生产,去年不知道什么原因搬走了,可今年又搬了回来。”昨天,记者跟随长春市民刘先生来到长春市宽城区团山花园小区,团山街北端正在修路,车辆无法进入,记者步行400多米,来到一片靠近铁路的平房区。“这非常隐蔽,只有工程车能进来,除了附近老百姓知道,其他人都发现不了。”刘先生说。

  一走进平房区,迎面扑来一股腥臭味儿。刘先生介绍,这味道晴天的时候50多米外就可以闻到。

  这个加工点位于道旁的一间平房,房子的门窗敞开着,屋里非常昏暗,只能看见多个蓝色塑料桶,门口不断有污水流出。加工点的路对面是一片荒地,地上淌满了黑褐色的血水和血豆腐残渣,引来大量苍蝇。

  刘先生介绍,他前天看见有鸭子死在污水旁,“这做的血豆腐都把鸭子吃死了,你说能合格吗?有关部门真应该赶快来看看。”

  据附近居民介绍,这个加工点每天早上开始生产,生产条件很差,污水直接流进附近池塘里,污染环境,而且气味难闻,开始时大家以为是厕所的味道,后来才知道这里开了一家加工点。附近居民看到他们的制作过程后,现在都不吃血豆腐了。

  ■记者暗访

  一天生产数百公斤  每公斤赚1元

  这个加工点面积只有十多平方米,门口都是污泥和血水、血块,只有踩着门口的两块木板才能进屋。靠近门口有9个蓝色塑料桶里用水浸泡着已经加工好的血豆腐,屋子的北侧有一个2米多长、1米宽、1米多深的铁槽子,槽子下面正点着火,上面冒着热气,槽子里装着数百块血豆腐,水面上飘着一层血沫子。

  在铁槽旁边是一个木架子,里面铺着塑料布,蓄着一池清水,血豆腐飘在水上面,不断有清水流出。一名工人正用笊篱把血豆腐从铁槽中捞出,放在清水池中。另一名工人手拿一把菜刀,熟练地把血豆腐捞出,把两端凹凸不平的地方切掉,切掉的部分直接掉在地上,两人身上都溅了一身污水。在房间的墙角处,还堆放着十多个槽子和用来切血的工具。

  “你这能生产多少啊?”记者问。“我们这都是小生意,这一块血豆腐1斤多,才卖1块钱,也就赚5毛钱。”一名男子指着旁边的蓝色水桶说,一桶30多公斤,每天生产的血豆腐有300多公斤。“你这9个桶里不就250多公斤了吗?”这名男子一愣,赶紧又说昨天多做了一些,大概有500公斤。这名男子介绍,他们已经生产了半年,主要销往长春市八里堡。

  “你这血豆腐质量合格吗?没放添加剂吧?”听到质疑,这名男子说,“肯定合格,我们是按照传统工艺做的,就放了碘盐,然后血和水按照1比2搅拌在一起,半个小时后就成块,再用开水煮熟就能吃了。”“这样做出来的血豆腐不容易碎吗?”记者问道,“不会,你就是炒辣椒都没事。”男子说。

  “这是用什么血做的?”记者问道,“都是羊血。”男子回答。“那血从哪里收的呢?”男子称:“有的是从个人手里收的,有的是从屠宰场买的。”

  这时一位姓冯的男子走进屋里称,这个加工点是他和朋友合伙经营的,血都是60元一桶从一家公司买来的牛羊血。“那你们有营业执照吗?”记者问道。冯某表示,“现在长春市办不下来,我曾经到长春市政务大厅去询问过,质监部门说现在还没有标准。”“那你觉得现在的生产环境符合卫生条件吗?”面对记者的问题冯某无言以对。

  昨天,记者联系了宽城区质监和工商部门,但由于周末没有人值班。而宽城区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表示,卫生监督所只负责餐饮企业,无法对该黑窝点进行查处。

  ■记者调查

  黑窝点曾换地点经营

  暗访中,一辆吉AS86××牌照的银色面包车开到门前,三名男子从车上下来,打开了后车门,车里装着10多个和加工点装血豆腐的一样的蓝桶。

  记者调查发现,2009年8月28日本报记者曾经对宽城区小南街附近一血豆腐加工点进行暗访,也出现过这辆吉AS86××牌照的面包车,运输血豆腐加工的原料。并且,长春市二道区、宽城区质监部门联手,追踪这辆面包车,发现一个“长春市最大,日产1000公斤的血豆腐黑加工点”并且查获大约800公斤血豆腐,随后黑窝点被取缔。而这次记者暗访的加工点,很可能是同一伙不法商贩的新加工地点。本报将对该黑窝点继续追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