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学者聚焦亚洲沙尘:沙尘影响范围及危害或被严重低估

2010-8-16 09:18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为期两天的“亚洲沙尘/气溶胶及其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国际学术研讨会”8月10日在复旦大学结束。来自10个国家和地区的110余位科学家参加这一盛会,分享沙尘研究成果。该领域顶级学者、美国地球物理协会(AGU)前主席、得州农工大学教授Robert Duce为会议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安芷生为会议共同主席。

  沙尘和气溶胶对全球气候变化有着重要影响。东亚沙尘向我国东部传输,与人为排放的大气污染物混合后,沉降在中国近海和西北太平洋的广大海域,直接影响着海洋初级生产力、碳循环和全球气候变化。

  气溶胶粒子是悬浮在大气中的多种固体微粒和液体微小颗粒,工业和运输业用的锅炉和各种发动机里未燃尽的燃料所形成的烟,采矿、采石场磨材和粮食加工时所形成的固体粉尘,人造的掩蔽烟幕和毒烟等都是气溶胶的实例。当气溶胶的浓度足够高时,会对有呼吸道疾病的人群造成威胁。空气中的气溶胶还能传播真菌和病毒,这可能导致一些地区疾病的流行和暴发。气溶胶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已成为当今国际环境科学界关注的前沿课题。

  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研究人员、马里兰大学气象系教授蔡锡祺介绍说:自1997年以来,NASA发射了一系列卫星,集中研究地球系统,包括气候变暖、东南亚季风季节性增高的可吸入颗粒物,“有时,零星的亚洲沙尘还会穿越北美洲,飘过大西洋,最终来到欧洲”。

  中国台湾环保署和中央大学环境研究中心的两位专家则介绍,每年冬春季,来自中国北方和蒙古的沙尘会飘到韩国、日本及中国台湾,对台湾的空气质量产生影响。据悉,台湾年均会发生4~5次亚洲沙尘事件,一年有6.1天的沙尘天。NASA的专家表示,其实不仅亚洲有沙尘,非洲也有沙尘,比如,来自非洲沙漠的沙尘也时常飘到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地区。

  “通常来说,亚洲沙尘在西北风或西风的作用下,会飘到华北、东北,然后飘至太平洋降落,这样的路线使中部和西南免遭沙尘的侵袭,但实例证明,中部和西南也可能遭遇沙尘侵袭。”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的几位专家介绍,2005年5月5日~6日,重庆的3个地点曾监测到严重的沙尘,而且相关颗粒的浓度甚至比同期北京的浓度还要高。

  专家表示,这个实例表明,沙尘的影响范围被严重低估了,中国更广大的地区可能遭受沙尘侵袭。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大气化学研究中心主任庄国顺表示,中国绝大部分地区都发生着严重的空气污染,许多城市都出现了霾天气,“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上海未来可能遭遇更多像今年春天那样的沙尘袭击”。

  “沙尘还对全球气温变化有着重要影响。”庄国顺介绍,沙尘携带着各类物质,氮氧化物、二氧化碳、甲烷、硫酸盐类以及各种矿物微粒等,其中有些物质会吸收太阳辐射,有些会散射太阳辐射,有些会作为云凝结核或改变云的光学性质和生存时间,进而影响降水,此外,沙尘中的有些物质会导致气温上升,但有些却导致气温下降,其综合效果如何,这正是目前国际专家研究的一个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