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工程减排为结构减排 "十二五"得啃"硬骨头"

2010-11-29 09:07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收藏到BLOG

  一些地方还在为完成十一五减排目标探寻各种“歪招”的时候,据媒体报道,环保部“十二五”规划已经初步拟订了二氧化硫和化学需氧量(COD)的总量控制目标。到2015年,二氧化硫的排放总量将比2010年减少10%,COD的排放总量将比2010年减少5%。

  “虽然十二五的减排目标比十一五有所降低,但十二五减排工作并不轻松,压力甚至更大。因为,随着减排基数的降低,其边际效应会逐渐减弱,要啃的骨头会越来越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十一五期间,二氧化硫和COD第一次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总量控制的考核范围。各地方政府纷纷选择了工程减排的方式,即电厂上脱硫设施和企业上污水处理设施,以减少主要污染物的排放。

  然而工程减排方式在十二五期间就不灵了。环保部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司司长赵华林曾公开表示,十二五期间,减排方式要从以工程减排为主转换到以结构减排为主。

  这种新的减排方式似乎预示着地方经济真的要伤筋动骨了。而在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的观念依然普遍存在的情况下,十二五节能减排的压力可想而知。

  “如果说工程减排是西药的话,结构减排就是一剂中药,需要慢慢调理才能见成效。不仅前期投入大,而且整个减排过程下来费用也相当高。随着效益回收期的拉长,减排工作实施的难度会越来越大。”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

  因此,十二五减排工作的突破口选在何处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

  “减排的突破口应选在排放权交易上。”对于这个“新兴事物”(对中国而言),李佐军充满了期待。“目前,节能减排主要依靠行政手段,今后必须更多地依靠市场手段。”

  不过,这种市场化交易需要具备若干条件:一是要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标准和政策,二是要有交易的平台和场所,三是要有好的交易监管机制。“这些工作都需要政府尽快一一落实。”李佐军说。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时红秀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则表示,排放权交易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减排办法,但由于我国产业还过于分散,十二五期间恐怕还指望不上。

  以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实现了排放权交易的国家,其市场结构都比较集中,产业结构也较为优化,各家公司的排放情况很容易核查。“但我国的市场结构和产业结构还较为分散,要想真正做到排放的分解和核查,政策成本非常高。”时红秀说,“这些在短期内是无法改变的,至少十二五期间不可能。”

  时红秀认为,最能够立竿见影的是征收环境税,通过税制来推动减排工作的进行,即把各种各样的环境收费改为税收。“这在业界已经基本达成共识了。只要立法跟上,改革可以马上跟进。《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也明确提出要全面改革资源税,开征环境税。”

  侯宇轩则建议,国家在推进节能减排的同时,要加大清洁能源的推广力度;促进环保技术的创新;大力刺激消费,引导地方产能的消化,推动节能技术的高效渗透,促进节能减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