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徐浩:我爱中医这份职业

2016-11-30 10:01 来源: 中国科学报
收藏到BLOG
重症监护(ICU)病房里,患者陈奶奶(化名)艰难地呼吸着。她是一位风心病、心衰、呼衰患者,已在ICU住了一个多月,呼吸机插管后却怎么也撤不下来,继发感染随时可能使病情恶化。

陈奶奶的儿子心急如焚,这时候他想到了陈奶奶之前经常去看的一位医生——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心血管科主任徐浩。

始终无法忘记那个眼神

仔细分析陈奶奶的病情之后,徐浩决定一边给予扶正中药调理,提高患者心肺功能,一边慢慢调整呼吸机参数,让她逐渐脱离呼吸机。

走进ICU病房,陈奶奶见到徐浩有些激动,心率明显加快了。徐浩上前握住陈奶奶的手,温和而坚定地说:“陈奶奶,我会给您加用最好的中药调理,帮您一步一步脱离呼吸机,这个过程会有些艰难,但我相信您一定可以做到!”

听到这样的鼓励,无法说话的陈奶奶眼睛亮了,她似乎在用眼神告诉徐浩,我相信您,我会努力!而正是这个眼神,打动了徐浩。最终,在徐浩的精心治疗下,陈奶奶在一个多月后脱离了呼吸机出院,连ICU的西医大夫都认为这是一个奇迹。

多年过去,我始终无法忘掉这个眼神。”徐浩说,作为一名医生,在开具医嘱之外,不能忽视和患者的沟通交流,医患之间的彼此信任、理解和配合对于治疗的成败至关重要。

对患者负责

最后其他特需专家都下班了,大厅里就剩徐医生的病人了,一直看到下午7点多还是很耐心。”浏览徐浩个人网站的点评,我们总是会看到很多患者这样评价他。

每周三下午是徐浩的专家门诊,加号成了常态。最多的一次一下午加了56个号,共看了81位患者,看到晚上9点才结束。考虑到很多患者来自外地,如果周三的门诊看不上,就要再等好几天,光食宿费就不少,只要有患者要求加号,徐浩总是有求必应。

但越来越让他纠结的是,无上限的加号,疲惫状态下,自己并不能很好地为患者服务,但减少加号又无法满足患者的就诊需求,思量再三,徐浩决定每次门诊只加15个号,并通过在诊间预约、网络预约等方法尽可能对患者进行合理分流和提前安排,在确保满足大多数患者就诊需求的同时,也保证了对每一位患者诊疗服务的质量。

优秀医生须具备综合素质

中医发表SCI论文很难。翻阅徐浩的简历却发现,他已经发表了44篇SCI论文,丝毫不逊色于同资历的西医医生。他还曾主持科研课题10项,获成果奖11项;主编、副主编著作10部,获授权专利1项。

这样的成绩与徐浩的勤奋刻苦分不开。就在将要博士入学的那个暑假,他去图书馆借阅了全英文的心血管教科书。“一个暑假,就在翻阅那本书。”他说。

此外,医生需要的不仅是临床专业知识,还需要很多相关技能,科研设计、统计分析、实验技术、临床药理、数据挖掘等。”徐浩利用各种各样的培训和参会机会不断地给自己充电。

很多医生门诊病人少,总会归结于自己年轻。徐浩认为,除了多临床、多读书,不断提高自身业务能力之外,随着“互联网+”医疗时代的到来,要特别重视利用互联网、自媒体建立医生个人品牌,这对于青年医生的快速成长尤为重要。

对于临床医生从事科研,徐浩认为不应把两者割裂或对立起来,科研选题来自于临床问题,而科研成果反过来又可以改进临床实践。临床医生工作繁忙,专门设计随机对照试验或进行小白鼠实验确实有一定难度,在时间、精力和经费上都受到一定限制。因此,将科研思维贯穿于临床实践,充分利用临床实际数据是很好的方法。

希望中西医能在理论上有机结合

近年来,国内外对于中医的争议从未中断,伪科学没有循证医学证据等观点不断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而当谈到自己的职业,徐浩却从容又深情地说:我越来越热爱中医这份职业了。

在徐浩看来,中医很多治疗疾病的理念是很先进的。以病毒性感冒为例,西医会研发抗病毒药物将病毒杀死,这个过程中病毒可能出现变异,人们又会研发新的药物,如此周而复始,耐药病毒使药物研发难度越来越大。而中医的理念则是给邪以出路,通过发汗等方法将邪气排出体外。

这是徐浩非常欣赏中医的一点。同样的,中医的整体、动态、平衡理论,不治已病治未病,辨证论治的个体化治疗方法等等,也都让徐浩深深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