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锁成:基础性科研工作 SCI不应成考核必要指标

2011-6-13 13:21 来源: 科技日报
收藏到BLOG

来自科研一线的呼声

  “基础性科技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采集、分析、研究基础科技数据、基础科技信息、基本科技资料,为基础科学研究、应用研究和政府决策提供科学支撑。因此,在这个领域相对会较难发表SCI文章,出专利的机会也比较少。如果是按照常规的考核,即便用10年时间,可能一些科学家所做出的成绩还是仅在于积累更多的基础数据、信息资料,发现一些规律等,但是发表在SCI上的文章可能很少,最后就有可能连研究员都评不上,所以就这种现实状况而言考核指标是否该进行一些改革?”在6月9日开幕的首届“东北亚、中亚区域可持续发展国际论坛”上,“中国北方及其毗邻地区综合科学考察”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董锁成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董锁成进一步举例说:“比如现在我们做的俄罗斯高纬度地带综合科学考察工作,得到该地区许多资源、生态和环境要素样本和数据都是填补了国内这方面的空白的。另外我们正在进行从北冰洋沿岸、通过西伯利亚、远东到中国的北方,再到黄河沿岸这样一个纵跨南北的东北亚生态样带进行科考,建立生态样带梯度标准,使之进入到IGBP(国际地圈生物圈计划)样带等国际生态样带系列,这对于全球变化在东北亚区域响应研究而言意义非常重要。难道做这些工作就没有重要价值了吗?它所发挥的作用难道不比发表一篇SCI文章的‘规定动作’意义更大吗?”

  据了解,“中国北方及其毗邻地区综合科学考察”是2007年中国科技部专门设立的国家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重点项目之一,由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牵头负责,项目实施4年来已经有国内100多位科学家联合俄罗斯、蒙古60余名科学家,针对东北亚和中亚区域可持续发展战略目标,在资源、环境、社会经济和人居环境等基础性科学数据收集、样本和标本采集、东北亚生态样带研究,以及国际交流、人才培养等方面取得了多项成果和进展。

  “东北亚和中亚地区各国之间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和紧密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经济联系,区内生态建设、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具有强烈的互补性和潜在的合作需求。在积极应对全球变化的今天,加强对该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合作研究具有更加重大的战略意义。”中国北方及其毗邻地区综合科学考察项目专家委员会副主任、论坛中方主席孙九林院士表示。

  可持续发展,目的就是为了达到各国和各地区在社会、生态、经济等领域的均衡发展。科技部基础研究司副司长彭以祺认为,生态、物种、迁移、人居环境、水资源等方面的基础性的研究工作对于区域乃至全球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研究有十分积极的作用,同时也为其他研究提供准确的科学数据,对于培养一批专家队伍和提高这方面的科研水平也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同时彭以祺表示,科技部在“十二五”期间还将继续加强基础性工作的力度,在野外科学考察、基本数据收集、分析的基础上,建设完善必要的数据库和标准,为科学研究提供可靠的数据基础等。

  “事实上,在进行这些基础性科技工作的时候所遇到的困难是非常大的。首先是考察环境的艰苦,我们考察的区域都是人员稀少、自然条件严酷的地区,比如去年7月我们在北冰洋地区考察穿着羽绒服还依然感觉寒冷,我们经常是自备干粮做长途跋涉;其次,在经费支持上,尽管国家在科研方面已经加大投入,但是对科技基础性工作的投入仍然不足,尽管我们前4年的考察已经取得了十分重要的进展,但是就同我国毗邻的俄、蒙1000多万平方公里的范围而言,我们还没有达到较为全面深入考察的程度;再者,深受语言上的限制,能跟俄、蒙直接开展科技合作的专家越来越少,所以加强这方面的人才培养和建立一支稳定的科学考察专业队伍也迫在眉睫。”董锁成认为,对于基础性科技工作的考核,其所获得的基础科技数据、样本、资料及其重要性、所发现的基本科学规律,以及从事基础性科技工作的年限等才应该是考核的重要指标。

  据董锁成透露,2012年“中国北方及其毗邻地区综合科学考察”项目将完成9个方面的考察报告,包括地理环境、水资源与水环境、水生生物、森林草地资源与生物多样性、社会经济、人居环境、生态样带综合研究、基础地理信息数据库等,提供一批科学数据,这些数据一年后将通过科技部支持的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地球系统科学数据共享网来实现数据共享。之后会出版一些图集,同时为国家提供有关高级咨询报告,为该区域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基础科学数据支持。

  “基础性科技成果也是一个国家综合科技实力强弱的标志,欧洲、日本等一些发达国家在基础性科技工作方面都有很好的积累,而我国在这方面还比较弱,启动这样一批基础性科技工作专项对于补充我国在此方面不足、弥补相关领域空白意义十分重大。对于东北亚地区的科学考察,有一次德国的科学家来了40多个人,英国、瑞典、日本的科学家也都积极前去考察,这一块地区现在成了国际热点,目前正是我们开展同俄、蒙联合科学考察和进行合作研究的黄金时期,如果不抓紧推进合作,机遇就会稍纵即逝。因此,我们还应进一步加大对该区域的考察力度。”董锁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