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运城4个月内12万麻雀被杀 2名“杀手”被捕

2010-11-22 10:16 来源: 三晋都市报
收藏到BLOG

  前言:天高云阔,林海茫茫,那里是野生动物生存的天堂,也是偷猎者眼中最具有诱惑力的土地。

  “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生态,就是保护我们共同的家园。”面对这一挑战,我省森林公安义不容辞地肩负起守护的职责。翻荒山泥滩,穿沟壑丛棘,森林卫士们的足迹遍及3000多万亩林区,与猎杀野生动物的不法分子进行着斗争——

  “麻雀杀手”4个月捕杀12万只

  2003年2月的一天,经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人员和公安干警连续追踪暗访、收集证据,运城市远近闻名的“麻雀杀手”——两名黄姓的山东人被警方现场抓获。

  据两人交代,他们每天走村串户专门从事收购麻雀业务,每两天会将超过200只的麻雀及其他野生小鸟送往各大餐馆。短短4个月来,经其手直接或间接“消灭”掉的麻雀超过了12万只。

  经过像他俩这样的“麻雀杀手”连续的捕杀后,运城市盐湖区的麻雀和其他野生小鸟遭受了灭顶之灾,剩余的小鸟被迫进行家族大迁徙,进入了山高林密的山区。

  2003年2月的一天上午,运城市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工作人员永强(化名)在该市盐湖区安邑街道办事处下王村附近看见一名男子,手中拎着用布包裹着的 3个鸟笼,笼中传出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引起他的注意。永强好奇地揭开了布罩,藏在笼中的200多只麻雀露了出来。那名男子称,这些麻雀都是从附近村子中收购来的,准备送到南方花鸟市场卖给二道贩子,再由他们卖到一些餐馆去。

  永强谎称自己是某大型餐馆的采购,需购进大批野生鸟类,在取得信任后,那名男子自称姓黄,并给永强留下了一个位于下王村的联系电话,但具体地方始终不肯透露。次日上午,永强在盐湖区安邑街道办事处兜了一大圈后,终于找到了黄某位于下王村的租住房。但黄某恰好不在家。房东在见到永强故意亮出的一叠现金后,顿时眉开眼笑,马上将黄某的去向如实相告。原来,黄某和其同伙一早就乘车到附近村子里的农民家买鸟去了。

  房东还透露了贩卖野生麻雀的“工作流程”:由山东荷泽市定陶县人黄某投资从山东济宁购回麻醉药品,房东负责组织人员免费发放麻醉药。捕杀者把麻醉药拌成谷子,撒放在麻雀经常落脚的地方,麻雀吃后被致死,由捕杀者捡回以每只0.15元的价格卖给黄某,再由房东以每只0.03元的价格组织人进行开膛、拔毛加工以后,黄某再以每只0.26的价格贩运到南方的一些城市,上了餐桌。

  正当永强准备离开的时候,黄某拎着两只鸟笼回来了,笼里是横七竖八几十只死麻雀,原来这便是他一个上午的“战利品”。永强称半小时后再来提货,随后便直奔运城市盐湖区公安分局安邑派出所报案。

  很快,盐湖区公安分局的数十名干警紧急集合,十多辆警车不声不响地直奔下王村,将黄某、房东及伙计等8名犯罪嫌疑人现场抓获。经清点,此窝点藏有1.2 万只死麻雀。而现场查获的一本收购账本显示,从2002年10月到2003年1月的短短4个月,这个非法收购站竟收购了12.4万只麻雀!

  黄某连连叹息自己的运气不好,他说在当地,像他这样专门从事收购野生小鸟职业的人还不少呢。有个小山村几乎有80%的农户都参与了捕鸟。除了采用麻醉的方法,还使用捕鸟网来捉鸟。有的山民家中甚至有多达20张捕鸟网,平均一天可以捕获几十只小鸟,其中最多的是麻雀,可以获利数十元至上百元。“如果让麻雀绝迹,势必造成生物链的缺损而破坏生态平衡。”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处的专家告诉记者,麻雀是曾经所谓的“四害”之一,被人们列为除掉的对象,国家早已为麻雀“正名”。可近几年,由于野外农药的毒杀和人们的滥捕,以及餐桌上被烧烤成美味,麻雀数量锐减,现在麻雀已列入国家保护的“三有(即有益、有科研价值、有经济价值)”野生动物保护名录,属非重点类保护动物,私自捕杀、出售、食用麻雀都属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