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空气质量"被达标率"高 展开治理是难题

2011-1-30 10:18 来源: 科技日报
963 收藏到BLOG
  据北京市环保局今天发布的《空气质量报告》,今年北京市区空气质量二级和好于二级天数累计达29天,占100%。空气中首要污染物为二氧化硫和可吸入颗粒物。除北京市空气质量数据“喜人”外,全国其他城市空气质量数据同样不错。据环境保护部网站今天实时公布的《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日报统计》,共有31个城市空气质量达到优,占总数的36.04%;53个城市为良,占61.64%;仅枣庄、石嘴山两城市的空气为轻微污染,仅占2.32%。

  “各城市空气质量‘被达标率’高,是由于我国‘空气污染指数’(API)仅包括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可吸入颗粒物(PM10,即粒径小于10微米的颗粒物)。”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说。

  “被达标率”高由于评价指标少

  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与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30个中外城市空气质量信息公开评价结果》,国内城市与参照组国际城市间的最大差距,在于监测和发布指标不全面,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对于细颗粒物(PM2.5,即粒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物)的监测与发布。

  马军说,由于PM2.5容易深入呼吸道并危害人体健康,在国际上几乎所有主要城市均普遍做一定程度的监测和发布。作为全球遭受细颗粒物污染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我国无一城市正式发布相关数据。同时,我国尚未开展全国性的臭氧、铅等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目前还没有反映全国环境空气中这些污染物浓度水平的数据。此外,国内外城市在一氧化碳、挥发性有机污染物(VOCs)等指标的发布也有很大差距。

  城市复合型大气污染问题突出

  据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工程师朱忠军介绍,当前我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未发生根本性变化,煤烟型污染作为主要污染类型长期存在,城市大气环境中的二氧化硫和可吸入颗粒物污染问题没有全面解决;同时机动车保有量持续增加,尾气污染愈加严重,灰霾、光化学烟雾、酸雨等复合型大气污染物问题日益突出。臭氧、可吸入颗粒物(PM10、PM2.5)、二氧化硫、二氧化氮、挥发性有机污染物等11种污染物是现阶段对我国居民健康有显著影响的主要污染物。

  据《30个中外城市空气质量信息公开评价结果》,我国空气中二氧化硫污染尚未完全解决,部分地级以上城市污染仍然严重;但自2005年后,全国城市年日均浓度最大值开始逐渐降低。

  2001年以来,我国城市空气中二氧化氮日均浓度在2―77微克/立方米间波动,均达国家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二级标准。但这其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自2000年开始,我国二氧化氮年均值二级标准由40微克/立方米放宽到80微克/立方米。据卫星资料,我国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等地区存在大面积二氧化氮污染,其污染总负荷呈快速增长趋势。

  有研究表明,光化学烟雾污染和高浓度臭氧污染频繁出现在北京地区和珠三角、长三角地区,呈现区域性大面积污染,今后一段时期,预计我国大气中臭氧浓度还将继续增加。

  另外,据文献调查数据,我国城市大气铅浓度水平普遍高于国外发达国家,国内各城市大气铅浓度水平相差较大。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大气铅浓度相对较低,其他一些工业城市大气铅浓度较高。

  《评价结果》还显示,全国113个重点城市PM2.5的浓度水平均超过世界卫生组织的准则值。

  展开治理是大难题

  当前的空气污染指数无法真实体现空气质量。不过,作为指导我国空气质量控制的风向标――《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征求意见稿在两个月前公布。这是该标准制定以来继2000年微调后的首次修订。

  是否应纳入强制性目标考核中的指标,争议最大的是PM2.5。这也是官方公布空气质量优良,人们却觉得空气洁净度不高的罪魁祸首。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庚辰针对征求意见稿评价说:“亮点是增设了臭氧8小时平均浓度限值,同时要求未达标城市制定限期达标规划;遗憾是未能将PM2.5纳入强制检测的污染物范围,只提供了参考限值。”

  对于王庚辰的遗憾,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原总工程师魏复盛有不同意见。他说,其实PM2.5主要还是臭氧、二氧化硫、二氧化氮、挥发性有机污染物等。目前我国都有监测,相关数据可在各种城市或国家空气质量报告、环境统计年鉴上找到,只是没有纳入空气污染指数体系和减排指标内,也没有做专门的评价。

  为什么纳入或公布的空气污染指数这么少?“纳入的都是必须能控制,还要有办法解决的。”魏复盛坦言道,我国二氧化硫污染比较重,但该污染是可控的,并有办法解决的。在“十一五”期间,我国通过关停污染严重的小火电、小水泥厂,火电厂上脱硫设备等措施,把二氧化硫浓度降下来了。

  据环保部主编的《国家污染物环境健康风险名录》,PM2.5主要来自于扬尘、燃煤、其他工业排放、汽车尾气等。“治理是个大难题,需多方面合作。”魏复盛说,以前我国经济的粗放式发展,导致大气污染物排放较多,包括PM2.5在内的任何污染物的削减,都需对高污染、高排放企业进行限制或关停,“但这些都需根据地区、企业本身经济、技术发展水平来调整的,都有一个痛苦而长期的过程”。

  “大气是会流动的,我们提倡大气污染治理要联防联控。”魏复盛还表示,目前,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株湘潭、成渝地区已出现了区域性的大气污染,治理不是一个城市能做到的,必须整个地区共同努力,共同削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