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浙江环保局局长受审 吉利等知名企业“沦陷”

2011-11-24 09:17 来源: 青岛新闻网
收藏到BLOG

戴备军受审

张琰

  11月19日上午10点,原浙江省环保局局长戴备军一身病服,走上被告席。

  在糖尿病、眼部肿瘤、腰椎盘突出等多种疾病困扰之下,这位昔日的“环保强人”显得有些憔悴和孱弱。他当庭承认了所有的指控,未多做辩解。

  他面临的起诉罪名共有两项,分别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根据检方的统计,戴备军共受贿人民币355万余,银行卡消费卡等32万余,美金1.85万元。戴本人亦成为全国的环保反腐风暴中,接受审判的最高级别环保官员。

  引人注意的是,长长的行贿名单中,除了由戴备军情妇张琰控制的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之外,另有宁波和天然再生金属有限公司、浙江钱江摩托股份有限公司(000913SZ)、横店集团、浙江丰球集团、红蜻蜓集团、吉利集团等一长串浙江知名企业赫然在列。

  潜规则的扭曲之下,掌握权力的个人与寻求“宽松”发展环境的民企,或主动或被动裹挟其中的悲剧再次重演。

  整个庭审过程从上午10时持续到下午4时余,戴备军的女婿裘某被列为共同被告。

  吉利等知名企业“沦陷”

  戴的所有受贿过程几乎如出一辙。

  根据检方的起诉书,戴备军的所有受贿,都依靠自己审批环保资质、申报环保称号、发放环保补贴和对招投标的影响力获得。

  在过去几年中,随着政府加大了环境保护的力度,环保局这个曾经的“冷衙门”开始变得触手可热,尤其是“环保一票否决”和“环评准入”等制度成为显性条件后,环保系统的“关卡”效应开始显现出来,贪腐也随之而生。

  这样的“关卡”效应,使得不仅是“浙江弘申”和“浙江环茂”这样与环保或者环保信息有关的企业,为了获得项目频频行贿。检方起诉书显示,吉利集团、横店集团、钱江摩托、红蜻蜓集团等与该行业无关的企业,也为了一些“污水整治”和参评“中国名牌”等,向戴备军行贿。

  起诉书显示,戴备军为钱江摩托上市、产品评选“中国名牌”等谋取利益,获得了四套住房的定购差价,共计104万元。

  戴还为横店集团申报无字号国家级企业集团、设立横店质量技术监督分所、横店污水处理厂等建设谋取环境污染整治专项资金补贴等,先后收取原横店集团董事长赠送的9张银行卡,共计25万元。

  此外,戴备军亦为吉利集团浙江豪情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某项目,浙江新安化工集团某有机硅项目,浙江普洛康裕制药有限公司(000739.SZ,同属于横店集团)、浙江海正药业(600267.SH)等新药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及项目审批中,牟取利益,共计收受上述企业人民币贿赂16万元,银行卡消费卡等7万元。另有宁波和天然再生金属有限公司、红蜻蜓集团、浙江德乐电器有限公司、浙江大东南包装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华东特种设备市场、浙江环盛环境工程有限公司等企业涉案。

  略令上述知名企业尴尬的是,虽然行贿者未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其负责人几乎都以证人的形式提供了证言,成为该案的“污点证人”。

  在所有公开的行贿者中,有两名作为另案处理,分别是戴备军的情妇张琰,以及长城建设杭州分公司经理孙海翔。

  其中,张琰是“浙江弘申信息”和“环茂自控”的实际控制人,该两家企业利用戴备军的庇护,几乎垄断了浙江省两个污染源领域的设备生产和代理权,并因此给戴本人行贿10万元,向戴女婿龚某行贿79万元。

  戴备军的辩护律师、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东迁律师当庭认为,由于纪委只掌握了张琰的相关情况,戴备军的其余受贿皆由其自己承认,认罪态度较好。且所有的400余万受贿指控中,有一笔104万元受贿款是"受贿未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妨碍市场公平

  庭审中,最大的争议焦点发生在对“滥用职权罪”的认定。

  检方认为,戴备军先后通过以“浙江省环保局”的名义下发文件,要求浙江全省的污染源单位必须使用由其推荐的“浙江弘申信息”和“浙江环茂自控”生产或者代理的仪器设备

  其中,戴还运用打招呼和资质发放等权力,使得“浙江环茂自控”垄断了一省的污染源监控项目,获取巨额利益。

  “致使这些设备垄断了浙江该项目市场,并把其他厂家的仪器设备排除在该市场之外,损害了其他厂商的公平竞争。”检方起诉书写道。

  据了解,这样“妨碍市场公平竞争”的提法,在所有的贪腐案件起诉书中,都十分罕见。

  对于检方上述指控,胡东迁律师也当庭提出了一些异议。

  “他确实存在滥用职权行为,”胡东迁说,“但其在任期内完成了811环保项目,且浙江省各项评比指标在全国排名数一数二,也是有其工作成绩的。”

  事实上,在这样运用下文件、打招呼、发资质的权力帮助之下,仅本报记者查询到的“浙江弘申信息”一家企业,便在三年内共“中标”总计22项、共数千万元的环保领域项目。截至2008年5月,在浙江1452家重点污染企业中,有1352家企业与“浙江环茂”签订了合同。

  浙江政协原常委戴备军受贿案庭审现场记录

  “开口要钱不符合我一贯的做人风格”

  ——浙江省政协原常委戴备军涉嫌滥用职权、受贿案庭审现场记录

  正义网浙江11月19日讯(记者范跃红 通讯员刘波 钟轩)今天上午10点,杭州市中级法院一号大法庭,随着审判长的一声令下,头发花白、面无血色、身体佝偻的戴备军身穿监管医院病号服和他身材矮小的女婿裘俊华一并被带上法庭,由杭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浙江省政协原常委、浙江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原主任戴备军涉嫌滥用职权、受贿案准时开庭审理。旁听人员除了杭州市检察院邀请的部分人大代表、人民监督员、特约监督员外,多半是戴备军的亲友和昔日的同事。

  检察机关指控两大罪名

  杭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刘诚民作为此案的第一公诉人宣读了近五千字的起诉书,指控戴备军在1996年至2008年担任浙江省计经委企业处处长、副主任,浙江省技术监督局局长,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浙江省环境保护局局长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价值人民币402万余元,其中20万元系与他女婿涉嫌共同受贿所得。

  同时,起诉书指控,2006年至2007年戴备军在任浙江省环境保护局局长期间,在实施全省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项目过程中,违反有关规定,滥用行政权力,先后以省环境保护局的名义下发文件向全省污染源单位推荐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主要仪器设备,强行要求全省污染源单位必须使用被推荐的由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或其控股的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所生产或代理销售的仪器设备,致使上述二公司生产或代理的仪器设备垄断了浙江省污染源项目建设市场,从而把其他厂家的仪器设备排除在浙江省污染源项目建设市场之外,损害了其他厂商的公平竞争。

  同期,戴备军还通过会议要求、向有关主管部门打招呼和控制污染治理设施(自动连续监测)运营资质发放等方法,帮助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垄断了全省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项目的建设与运行维护市场,为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获取巨额利益。

  据此,检察机关认为,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戴备军的刑事责任,以受贿罪追究裘俊华的刑事责任。

  记者在法庭两侧的大屏幕上同步滚动显示的起诉书文本上看到,戴备军涉嫌受贿共有九大节二十七笔,为多名企业家涉及“中国名牌”评选、环评审批、环保项目审批、业务引进等方面谋利。

  “我这个人很强势,单位还是家里都是我说了算”

  “我对指控没有异议,只是对两点受贿情节作个说明,第一是指控我与女婿共同受贿的那20万元,与事实有出入,是我和徐某商谈好的,小裘只是执行,我这个人很强势的,无论单位还是家里,都是我说了算的,其他人很难改变我作出的决定!”起诉书一宣读毕,戴备军就回答得干脆利落。

  检察机关指控,2006年底,戴备军以前的下属徐某为宁波一家再生金属有限公司申请进口废五金电器、废电线电缆和废电机定点加工利用单位资质,要求戴备军利用浙江省环保局局长的职务便利提供帮助,并提出由裘俊华以公司副总的名义做申请资质的协调工作,支付工资每月1万元,后戴备军即将被裘俊华叫到家中,三人商定:裘以该公司副总名义,每月工资一万,但不用去宁波上班,在杭州做协调、联络工作,由戴备军为这家公司取得资质提供帮助。2007年1月至2008年12月,裘俊华先后共收受该公司以支付工资名义给予的人民币20万元。

  戴备军在庭上说,当时裘俊华从广州回杭州没事情做,开了家有名无实的广告公司,他就找徐某商量。当时徐某提出让裘俊华当宁波那家公司的副总,戴备军说好的,后来自己再告诉裘俊华的,他是跑跑腿的,主要是利用戴备军的权力和关系,“他们给他发工资也以换种方式感谢我。”戴备军坦言。

  相比之下,裘俊华回答问题含糊其辞,虽说对检察机关指控没有异议,却表达不明确,表示自己也曾对这笔钱的性质产生怀疑,但又认为自己确实为那家公司做了一些事情。

  “我这人从不开口要钱的,这不符合我这人做事的一贯风格!”

  戴备军还对检察机关指控自己在2007年4月以购房借款为由向一家私营公司老总林某索要人民币10万元一再作出“解释”。

  “这是林某主动感谢我给的,当时我为他儿子安排工作后,打电话闲谈中我说到自己女儿买房缺少资金,我并没有暗示他送钱,也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吧,他以为是我向他要钱,过了几天,就拿了一包10万元钱给我,我就收下了,反正他有的是钱,但是我确实没有索贿的意思,开口要钱,不符合我这个人做人的一贯风格!”戴备军提高了嗓门争辩道。

  在随后的法庭调查阶段和辩论阶段,控辩双方也基本上围绕这两笔受贿情节展开。戴备军态度一直很好,在回答法官的提问时,都以“没有异议”作答,只是对索贿10万元的那笔,仍不时以“开口要钱,不符合我这个人的做事风格”来应对。

  除了上述两笔,戴备军的辩护律师还对检察机关指控戴备军利用担任浙江省计经委副主任,省技术监督局局长,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的职务便利,为浙江一家公司上市、产品评选“中国名牌”称号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在2004年2月收受该公司以单位应得的建国北路利兹城市公寓楼盘四套住房定购价与时价的差额1 04万元,并将该款用于购买利兹城市公寓1-2-1001住房,作为自己女儿的婚房认定为受贿,提出异议。律师认为这一套房子因中间人的擅自操作至今尚未过户到戴备军或他女儿名下,应属受贿未遂。

  “她对我很好,我跟她的关系也特别……”

  对检察机关指控他涉嫌滥用职权罪的事实,戴备军也没有异议。当被问及为什么要不惜滥用行政命令公然为张琰任董事长的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任总经理的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卖力”,使张琰公司垄断了浙江全省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项目的建设与运行维护市场时,戴备军直言不讳地表示:“张琰对我很好,我生病住院、体检时她很照顾我,我跟他的关系也特别……”

  事实上,今年已经60岁的戴备军与比自己小近一半的张琰之间不仅保持着暧昧的男女关系外,还有经济利益上的纠结。正如检察机关指控的那样,戴备军利用担任浙江省环保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在项目招投标、下属企业引进战略合作伙伴等方面为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琰谋取利益,在2006年8月收受张琰出资5万余元为他购买的车库一个;2007年下半年,收受张琰送的人民币5万元。张琰为感谢被告人戴备军的帮助,于2006年10月以虚构业务等形式送给裘俊华人民币30万元; 2007年又分多次送给裘俊华人民币共计49万元,戴备军对此明知并认可。

  2008年3月和10月,戴备军因离任审计及省环保局的邱炜被查处,先后让裘俊华将所收的79万元还给了张琰。

  由于戴备军的帮助,浙江弘申和浙江环茂几乎获得了浙江省所有1452家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测和运行维护的合同,合同总价值6300多万元,利润率达到50%以上。

  关于戴备军与张琰之间的行受贿事实,戴备军的律师也没有任何异议。戴备军案发后在浙江省纪委的反思与忏悔中,也痛切“自己做人太愚,真是愚不可及,为了一个女人,做了对不起组织、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家里人的坏事,如果人生有后悔药,哪怕放在滚烫的油锅里,自己宁愿废掉一只手,也要去取出来……”

  戴备军的辩护律师认为,检察机关指控他涉嫌滥用职权罪,值得商榷,充其量是违法行为,够不上犯罪。

  最后,公诉人和律师都指出,戴备军在审查期间能主动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一些犯罪事实,退清全部赃款,且对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有较为深刻的认识,悔罪态度良好,建议法庭酌情从轻处罚。

  在最后陈述时,戴备军当庭忏悔:“1999年以后,我觉得仕途无望,就开始丧失了理想,腐化堕落,心里开始动摇,开始受贿了。法制观念的淡薄,滥用了党和人民赋予我的权力,我不讲原则,滥讲江湖义气,也被某些人抓住了软肋,希望大家都要以我为鉴。”谈到自己身患重疾,戴备军声音哽咽,“我1984年得了糖尿病,现在肾病到了三期,身上有多个血管瘤,前不久刚刚做了胆囊切除,刚被双规的时候,我曾想一死了之,后来领导找我谈了话,我想通了,我把我自己交给组织了。”

  由于争议不大,庭审进展异常顺利,下午4点半,庭审结束,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