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488个外来物种已入侵我国

2011-11-30 15:43 来源: 东方早报
收藏到BLOG

云南昆明,一条被水葫芦堵塞的河道,水葫芦成了当地的“绿色污染物”

  有些外来物种我们还不认识,不了解。它还没有爆发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它是不是会成为入侵物种

  外来入侵物种有一个潜伏期,潜伏到一定程度,会有一个大爆发大流行,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个东西挺可怕的。

  现在国内入侵物种有多危险?对于这个问题,国家环保部自然生态保护司生物安全管理处处长王捷的答案很无奈——情况严重,恢复不太乐观。

  “最近一次调查,外来入侵物种有488种。”王捷说,这个数字显然是保守的,因为“外来入侵物种有一个潜伏期,潜伏到一定程度,会有一个大爆发大流行,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个东西挺可怕的”。

建预警机制暂无时间表

  东方早报:目前国内外来入侵物种的形势怎么样?

  王捷:全国外来入侵物种整体形势非常严重,特别是西南地区和沿海地区。互花米草当年引进时,是为了护堤岸的,但是现在已经被引种到其他的地区,包括广西的北海等,互花米草泛滥成灾,影响了当地生活生产,包括影响环境非常严重。

  水葫芦也是作为饲料引进,现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不用它做饲料,但是它现在又到处生长,在南方地区长势非常迅猛,成为了一种“绿色的污染”。此外还有水花生,也是大面积爆发,已经影响当地渔业生产、堵塞水面交通。

  东方早报:入侵物种的主要危害在哪里?

  王捷:入侵物种的主要侵害是对于自然生态系统,因为入侵以后,会把其他本土的生物多样性破坏,把别的物种生存空间挤压,消灭其他物种。这样使得生态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失去了平衡,这是最大的危害!

  第二个危害主要是对农业生产。像紫茎泽兰到处疯长,尤其在农田、房前屋后,特别是在西南地区,它什么地方都可以长,不怕涝旱。咱们西南地区大旱的时候,它依然生活得有滋有味。而且它的种子随风飘,到处传播,非常容易扩散。所以它对人们的危害比较大。

  另外还有对养殖业、交通的影响也很大。

  归根结底最厉害的,就是对自然生态系统的破坏。而且一旦破坏,难以恢复,甚至无法恢复。自然系统生态遭受破坏后,真正是无法恢复。有些地方遭受入侵后,毫无办法,也只能听之任之。

  举个例子,紫茎泽兰在悬崖峭壁上都能生长,那里人都爬不上去。你要把它灭除掉,人是很难做到的。

  东方早报:目前入侵物种数量具体有多少?

  王捷:现在数据不是特别准确统一,最近一次调查统计外来入侵物种有488种,其中植物265种,动物171种,菌类微生物26种。因为没有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面积外来物种调查,只有大部分地区的调查。第二,有些外来物种我们还不认识,不了解。它还没有爆发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它是不是会成为入侵物种。

  外来入侵物种有一个潜伏期,潜伏到一定程度,会有一个大爆发大流行,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个东西挺可怕的。

  东方早报:潜伏期会有多长呢?

  王捷:不同的种类,它的潜伏期不一样。比如像薇甘菊,在国内已经潜伏了20年才爆发,爆发后很厉害,铺天盖地,哪里都是。尤其在广东一带,把整个保护区环境破坏得非常严重。这种藤类对树木的绞杀非常厉害。

  东方早报:入侵的途径有哪些?

  王捷:主要是三种途径:一种是人为引进,有意引入;一种是无意引入,常见于旅游者身上沾粘的,传播到另外一个区域落种;还有就是自然传播,像风把种子吹浮。主要是这三种途径。

  东方早报:目前全国有无建立一个预警机制?

  王捷:这类预警机制工作正进行建设,肯定需要法律手段,经过法律途径。现在还没有完整的时间表。

可把入侵物种变成资源

  东方早报:外来入侵物种防治困难,是否有防治比较好的案例?

  王捷:我们知道的小龙虾,也是外来入侵物种,现在大家都喜欢吃,而且抓都抓不着,主要是它有利用价值。还有福寿螺也是特殊案例,福寿螺原来也有食用价值,但大家吃后发现会产生其他病,所以也不能吃了,福寿螺又到处开始生长。所以要利用在于它本身经济价值,关键要能利用好。所以如果从经济利用这方面突破,如果能利用,对人就有价值,防治就比较方便。

  东方早报:目前这样有经济价值的突破点是不是比较难找?

  王捷:突破点就是这样的。像云南生态农业研究所就利用水葫芦,经过生物诱导后变成另外一种水葫芦,紫根水葫芦。这种植物,在蓝藻水域生长,根分泌化感物质可以分解蓝藻,它长大了再把蓝藻分解了,最后再做成有机肥,像这样的案例就非常典型,非常好。

  东方早报:水葫芦方面,滇池目前也在用水葫芦来治理污染,大规模开展,从防治角度是否合理?

  王捷:我觉得紫根水葫芦也许有望成为一种方法。滇池的治理非常难,水六年才循环一次,几乎不动。不流动的水污染以后,再想把它变成清水,是非常困难的。

  应该是这样的,这个事必须得资源化。如果能资源化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在这个治理的过程中,也必须随时注意这个方面。把水葫芦控制在一定区域内,捞出后把它立刻变成有机肥。

  东方早报:资源化的含义?

  王捷:就是把这些物种变成资源,比如小龙虾可以做成食品,就成食品资源。水葫芦可以做成肥料资源,还是要形成利用价值。

  东方早报:近几年物种入侵的频率是怎么样的?

  王捷:这几年入侵的频率是加大!为什么呢?随着经济一体化,交通又非常便利,从一个区域到另一个区域物种的迁移比以往要快得多。入侵物种主要靠人类迁移,人类带来的传播要远大于自然的传播。这里有无意识也有有意识的。

  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之前,最头疼的就是美国白蛾。这种昆虫如果不把它消灭,会影响运动员发挥,因为它有驱光性,当时美国白蛾也是泛滥成灾,这个物种就是无意引入的,通过包装材料,以虫卵带进国内的。

  东方早报:国内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生物入侵的问题?

  王捷:从历史沿革来看,解放初期、改革开放之前,外来入侵物种不是特别明显,危害不是特别大。因为当时,我们情况比较封闭,对外交流较少,几乎都是本地种为主,但也有外来物种。比如当时的金鸡菊,这种物种在河南信阳比较多,这是当时法国传教士带进来的,过了40年漫山遍野都是,但只是限于这个局部。改革开放以前,入侵物种相对比较少。

  改革开放以后,就特别多了。因为我们开放的力度大,包括自然保护区的力度,开发以后打破了自然的生态,外来入侵物种很容易长驱直入。经贸交流、全球一体化、交通的便利,这些都是造成外来物种入侵的条件。

  外来入侵有些是相互引种带来的问题,准确地说应该是相互不同的生态系统之间的入侵,和国界都没有关系。

游客别带外来物种入境

  东方早报:目前影响、危害比较大的入侵物种有哪些?

  王捷:危害大的有35种,主要是国家2003年发布的第一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和2010年发布的第二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都是危害最严重的。

  东方早报:应以什么样的科学态度对待外来物种入侵,民众怎么办?

  王捷:因为目前对外来入侵物种的宣传还不够,大家对外来入侵物种的概念还不是很了解,生活中没有意识。包括很多人没意识到,家里的蟑螂也是入侵的危险物种。有些种植园远距离引入一些观赏植物,实际上可能都是不科学、不合时宜的。

  第二点,我们很多政府层面还没有意识到生物入侵可能是未来的第一杀手,而且造成的入侵可能是无法灭除的。

  现在有的地方开始意识到这些问题,上次西南大旱,大部分草都枯死了,只有紫茎泽兰还活着,农民养的羊没有东西吃,只有吃紫茎泽兰。紫茎泽兰有毒,吃了后要喝水,结果一天死了3万头。

  最后,希望旅游者不要有意把外来物种带入,平时百姓也要及时发现,及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