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2011年迫切需要推进我国能源价格改革

2010-12-29 15:02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收藏到BLOG

  2010年,中国市场经历了石油价格上涨,经历了强制节能减排导致的拉闸限电。市场知道了阶梯电价,遇到了柴油荒,也试图完善成品油定价机制。另一方面,世界最先进的核电机组在我国落成,风能发电、太阳能发电也争先恐后地上马,水电沉默了一阵,也迎来了雅鲁藏布江的开工。即将到来的2011年,既是我国低碳转型的起点,也是我国能源进一步改革的起点。

  目前传闻发改委将对成品油价格机制进一步完善,期望2011年上半年可以把完善方案推出。理论上,如果每天调一次,而且调价到位,就基本上是市场定价了。市场定价在短中期还不会为政府所考虑。那么,缩短调价周期应该是更靠近市场的一个改革方向。因此,可以适当缩短调价周期和使调价机制更为灵活,让市场更为灵敏地反映国际油价和国内油价的变动趋势。

  2010年10月9日发改委拟推行居民“阶梯式累进电价”。阶梯电价方案可能不完美,但在居民电价必须反映成本的前提下,它的确是一项比较好的居民价格机制,不但有利于电力的市场化进程,改善公平和效率,还将促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

  2010年调高电价应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如果电价调整不可避免,煤电联动是否重启?在电力市场化改革未到位的情况下,目前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解决办法。或者由于煤炭需求增加,或者是由于石油价格上涨,或者是由于煤炭进口增加,我国煤价总的趋势是上涨的。

  煤电联动的一个难题是:电价波动后,煤价跟着动,经济和消费者如何承受?要保证煤价、电价按时能联动,就不能出现类似2008年上半年煤价增长过快的情况。首先必须使煤价不能过快地上涨,电煤价格管制显然不是好办法。对解决问题的作用不大,还会造成扭曲。如果政府不直接干预煤价,那就必须从降低煤炭运输成本,或者增加煤炭产能入手,使煤炭供应相对宽松。

  在特殊的情况下,即当煤价“疯”涨,可以考虑像对石油一样,对煤炭征收“特别收益金”。即通过测算煤炭资源的成本、各种费用以及利润空间,保证留给企业足够的收入用于可持续发展的开支后,计算出特别收益阶段。政府还可以用“特别收益金”的收入建立特别基金来稳定电价,避免电价大幅度波动。

  因此,“十二五”保证电力行业稳定运行的基本手段还是“煤电联动”,通过联动,让电力行业有一个比较稳定的运行环境。如果政府认为在煤炭价格大幅度上涨的情况下,由于通货膨胀问题,承诺严格进行煤炭联动有风险,建议实行“有限制”的煤炭联动机制,即上网电价按规定联动,政府通过补贴电网来把握可接受的终端电价调整限度。我国电网只有两家,都是国有,补贴的方式可以比照以往的石油行业补贴,应该比较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