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医学媒介生物监测重点实验室创建

2014-2-18 10:19 来源: 中国国门时报
收藏到BLOG

  1月5日,本报“走转改·到一线”采访组来到黑龙江省黑河市时,这里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进入黑龙江黑河检验检疫局的综合实验楼,一股浓浓的暖意瞬间驱散了寒冷。在祖国边陲小城,采访组不仅看到了气派庄严的检验检疫大楼,还见识了设备精良的国家重点实验室

  黑河国家医学媒介生物(蜱类)监测重点实验室是2013年11月27日通过国家评定验收的,该重点实验室作为黑龙江局首个国家级卫生检疫类重点实验室,为黑龙江检验检疫系统卫生检疫人才梯队建设、国家级科研立项、标准制定等方面打下坚实基础,为对外交流谈判、蜱类国际科研合作及口岸核心能力提供技术支撑。

  时间还要回到2013年4月初,南方早已春意盎然,东北兴安岭的积雪还未完全消融。在这白山黑水间的峡谷里,湿地里充满了不为人知的危险,一群人小心地踩着湿地上的雪冰,听着冰下潺潺的流水声艰难地行进着,刺骨的寒风穿透白色的防护服。“哎呀!”随着咔嚓一声,实验室主任赵刚掉进了暗洞里,冰冷刺骨的雪水瞬间淹没了他的腰部,众人心中一惊,急忙拔脚赶过去。“先别过来,小心坍塌,接好标本。”只见他一手扒住未坍塌的冰面,一手将装着蜱标本的布袋稳稳地推出去。随后他挣扎着想要爬上来,稍一用力,不堪重负的冰面就又碎了,反复多次终于力竭地躺在阳光下——此刻,雪是明晃晃白的,他全身则是黑乎乎的泥水……

  黑河每年蜱类活动高峰在4月到5月之间,春草一冒绿就再难寻到蜱的踪迹了。2013年春天来的特别晚,为了尽量多地采集到活蜱标本,黑河医学媒介生物监测实验室工作人员远离人类活动区域,不畏艰险开展蜱类监测。

  近年来,随着国家走出去战略的实施,中俄贸易持续升温、从事农林牧工作的体力劳动者往来频繁,使得中俄口岸自然疫源性疾病防控难度不断加大,筹建国家医学媒介生物(蜱类)重点监测实验室迫在眉睫。

  2009年,黑河检验检疫局综合实验楼项目获批投建。“你们黑河局综合实验楼获批投建了,兵强马壮,敢不敢创建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黑龙江局副局长罗公平问道。“敢!只是……”“没有只是!只要你们敢上,黑龙江局全力支持,敢不敢立军令状?”“敢!”

  积极谋划打基础——2010年1月,严寒中,筹建小组踏上了前往北京考察的列车,从实验室布局到仪器设备性能,事无巨细皆付诸笔端、记录在册,插座够不够、电线直径能保证多大负载、风机功率和通风管道匹不匹配,实验室专业设计施工单位提出的设计方案先后修改了5次。

  想方设法壮队伍——按国家级重点实验室评定验收标准筛查,学历、专业、技术背景……黑河局现有人员差距很大,怎么办?黑河地处偏远寒冷地区,发展水平落后,各方面待遇比发达地区有很大差距。经过广发招聘启事、走进重点高校,最终黑河局重人才、重技术的态度,想发展、干事业的真诚,打动了有着昆虫分类、微生物、分子生物等多重学术背景的闻静博士,黑河局成为黑龙江检验检疫系统内首个引进博士的分支机构。

  内外合作强技术——黑河局推行“走出去、引进来”的战略,与中国检科院、军事医学科学院、中国疾控鼠疫布氏菌病预防控制基地、哈尔滨医科大学等科研院所及系统内多个实验室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2012~2013年先后邀请蜱类专家孙毅博士、医学媒介生物专家宋锋林博士指导重点实验室建设。同时,依托区位优势,与俄罗斯卫生检疫部门开展技术合作。

  不畏艰难扩资源——蜱类标本对于媒介生物监测实验室来说,就是一种战略资源。游离蜱采集,使用的是人工小时布旗法。标本采集人员冒着被蜱虫叮咬的危险,在灌木丛中穿行,用绒布旗在监测点草丛、灌木丛拖行,用黑龙江局副局长杨丽炜的话说:“医学媒介生物工作可以用三个字概括——苦、累、险!”2012年至 2013年共采集游离蜱2357只、饱血寄生蜱390只,样本采集量居全国首位,病原体检测技术在同类实验室中居领先水平。

  2009年到2013年,短短的4年时间里,国家医学媒介生物(蜱类)监测重点实验室已拥有十万级洁净度实验室1座,各类设备33台(套),价值约390万元人民币,实验室建设累计投入800多万元。

  “实验室通过验收是黑龙江局科技建设阶段性成果,下一步要充分发挥其科研作用,立足黑河辐射龙江,打造龙江特色卫生检疫实验室。”黑龙江局局长高建华的一席话,将卫生检疫工作发展战略思维落子口岸前沿,一幅宏伟蓝图跃然眼前。目前,已辐射开展漠河口岸地区蜱传立克次体的基因型调查研究,为中俄口岸生物安全防御提供有力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