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矿工煤矿关停后查出尘肺 下井挖煤不发口罩

2010-7-15 08:14 来源: 新京报
846 收藏到BLOG

昨日,一名尘肺矿工躺在出租房里。由于煤矿关闭,200余名患尘肺矿工维权陷入困境。

一矿工的工作证,但他没有劳动合同与保险。

多名患有尘肺的矿工为省钱,挤住在一间出租房内。


   “想找矿主赔偿,得先让他给出个证明,但煤矿都没了!”

  自5月底至今,房山区史家营乡数个已关停煤矿中,200余名矿工陆续查出染上尘肺。他们要取得诊断报告,必须由煤矿提供工作关系和职业史等证明材料。

  由于煤矿关停、矿方拒绝出具等原因,这些尘肺工人的维权陷入困境。

  200名矿工患尘肺

  51岁的钟举如原是史家营乡大村煤矿的安全员、领班。去年下半年开始,他觉得喉咙发堵、喘不上气来,但没有太在意。钟举如回忆,今年5月听说有工人被诊断为“尘肺三期”,钟举如和工友也去北京朝阳医院(国家指定的职业病诊断医院)检查。

  6月2日,钟举如拿到尘肺X线诊断报告,被诊断为:印象“尘肺二期”。工友们也分别为尘肺一期、二期和三期。

  随后,钟举如等人被医院告知,必须提供工作单位出具的工作证明和职业史等材料,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检查治疗,取得具备法定效力的职业病诊断报告书。

  据粗略统计,目前已有200余名矿工被诊断患上尘肺,涉及大村、台西、枣园、莲花庵等煤矿。

  煤矿关停维权受阻

  按照相关规定,5月31日,史家营乡最后一批煤矿全部关停,矿工妥善遣散,解除劳动关系。

  钟举如说,有工友拿着“尘肺X线诊断报告”找到煤矿负责人,要求获得工作证明材料和补偿。矿方负责人答复,煤矿承包合同到期,没有义务提供证明,“甚至说报告是假的,是敲诈”。

  “想找矿主赔偿,还要他们给出个证明,太难了。”矿工陈有财说,如果职业病诊断被确认,矿方就可能要承担赔偿责任,矿方都不愿意出具证明。

  随后,一些尘肺矿工先后到史家营乡政府、房山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安监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等部门求助。但都被告知,由于无法确定劳动关系等原因,不能开具相关证明材料。

  “签完以后就收上去了”,多名尘肺矿工证实,手头并没有和煤矿签订合同,也没有其他直接证明材料。工人们称,只有少数人有劳动合同和工伤保险。

  多部门正协调解决

  7月12日上午,百余名尘肺矿工来到房山区政府反映情况,区政府一名主要领导接待了5名矿工代表。矿工代表周遵华称,该领导说目前需要确认矿工是否在合法煤矿工作,“让给他们一段时间,会妥善处理”。该领导最后答应,8月2日时应该能给出回复。

  昨日,房山区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科室人员称,该事件已经上报到北京市人保局、国家人保部。四川资阳当地的劳动、司法、工会等部门也来京协商此事。

  人物:下井14年“吸粉尘”煤矿关闭验肺患病

  周口店一间七八平方米的平房,55岁的李正平与几名工友租住着。这些工人都被检查出尘肺病,李正平是“尘肺三期”。老家媳妇想来照顾,李正平拒绝了,“多个人,多些费用,得为日后治病省着点。”

  工人下井煤矿不发口罩

  5月31日,史家营的煤矿关闭后,李正平回到四川广元老家。他知道有工友去做尘肺病检查,也觉得自己肯定也有尘肺病:胸闷、咳嗽、痰多且黑,一感冒,两三月好不了,这些症状他都有。

  但他选择了逃避,不想做检查,“做完要是想不开了,怎么办?”

  长着一对大耳朵的李正平,身形消瘦,面容枯黄,在史家营工矿区做了14年。他说,井下环境恶劣,煤尘相当严重,“工作面和下井的巷道都是粉尘扑身。”

  他没有劳动合同和工伤保险,“井下干活挣钱比较多,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每天上班12个小时,矿上没有统一发口罩,得工人自己买,但几乎没有工人掏腰包。从矿里出来,大家吐出来的痰都是黑色,李正平以为吐出来就没事了。

  “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尘肺这个词。”如今,李正平和工友们有点懊悔,要是早点知道去年沸沸扬扬的河南工人张海超开胸验肺一事,“我们早跑过去验肺了”。

  他们说,煤矿老板从来没跟工人们讲过职业病危害,也没进行过体检。

  常做“没人管”的噩梦

  6月18日,李正平还是决定回京验肺。那天,他在老家插秧,没干一会儿,汗就冒个不停,身体虚的厉害。他心想,这病是拖不下去了,当天就启程来京。

  6月21日,李正平到朝阳医院检查,4天后才能有结果。等待的日子里,李正平夜里常做噩梦:一个人双腿血淋淋,露出骨头,到处求助,没人管他。

  6月25日,检查结果出来,比李正平预想的还糟糕:印象“尘肺三期”。

  李正平说,他知道“尘肺三期”是尘肺中最严重的。家人问他是不是“相当于癌症三期,没得治了”。

  随后,他开始跟着大伙儿到卫生监督所、人保局、信访办、区政府。一个一个找过去,一次一次被答复再等等。

  “我还没绝望,相信政府是会管我们的病。”李正平最爱重复这句话,等待8月2日政府答复。

  困境:矿工没单位可寻政府无政策适用

  200余名尘肺煤矿工人的手中,都有朝阳医院出具的“尘肺X线诊断报告”。但不具有法律效力。维权需要医院开具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这必须要有工作单位提供的职业史等材料。

  “煤矿都关了,我们没单位了。”这些尘肺矿工说。

  《卫生部关于进一步加强职业病诊断鉴定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用人单位不提供或者不如实提供诊断所需资料的,职业病诊断机构还可根据卫生监督机构提供的有关材料作出诊断。”

  “目前我们开不了。”昨日,房山区卫生监督所相关负责人坦言,一个多月来,陆续有100多名史家营乡的煤矿工人来此,开具职业病诊断证明的介绍信。

  该负责人称,若是用人单位拒绝向工人们提供职业史,卫生监督所能去核实有没有该工人。目前这批工人最大的问题是,用人单位已关闭,“我们想找单位核实,也找不到了”。

  房山区人保局工伤认定科室人员也称,困难在于劳动关系一方主体的消失,工人们缺少职业史证明。区政府正在协调,“说到底,就是钱该谁出的问题”。

  房山区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说,政府会站在公正客观的立场上,依法帮助受侵害方诉求权益。目前陷入尴尬境地,是各种矛盾问题交织在一起的集中表现。此事牵涉两个核心问题:一是矿工从业资格和劳动关系的认定;二是针对此问题,现行政策中没有现成的规定和办法来适用。

  该负责人说,解决这个棘手问题需要有政策上的对接,也需要一个调查处理的过程。

  专家说法:诊断与责任认定应分开

  我国职业病防治法正在修订中,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常凯教授参与了修订。

  昨日,常凯称,目前对于职业病问题的处理,仍是依照过去国企时代的老办法。随着经济发展,劳动关系发生巨大转变,现行法律法规已经难以跟上,应当尽快完善职业病的诊断程序和工伤认定的方法。

  常凯分析,我国现行做法是把医学诊断和法律责任认定捆绑,诊断鉴定机构一旦出具职业病诊断报告,同时也就认定了责任主体,这使诊断鉴定机构的压力很大,不敢轻易下结论。

  常凯说,参照国际经验,两者应该分开。修订后的职业病防治法草案,就采纳了这种方式,可使职业病患者先得到及时诊断,有利于后续的劳动关系确认和工伤赔偿等环节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