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观察:垃圾转运站,何处安“家”?

2013-7-09 14:49 来源: 海南日报
收藏到BLOG


文儒坊垃圾转运站被拆除后,改用垃圾车沿途收运垃圾,为此购置的10多辆垃圾车无处停放,只能将琴亭桥下作为临时停车场。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垃圾越来越多,而转运站却越来越少——

  垃圾转运站:何处安“家”?

  今年,福州市计划新建7个、改建6个垃圾转运站,这无疑是一项惠及民生的民心工程。但垃圾转运站的选址,始终是民众争议不断的话题。垃圾转运站,作为城市肌体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为何成了市民避之唯恐不及的病灶?

  不受欢迎 转运站何处去

  “金山金桔路的公园道一号小区附近有一座垃圾转运站,可否考虑搬离?”“琴亭高架桥下为什么有垃圾车停驻,影响周围居民的生活?”“建议将鳌港路垃圾转运站建到别的地方!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建设转运站呢?”……这样的疑问,在便民呼叫中心、市民论坛中十分常见。

  “一些老旧的垃圾转运站,由于脏、臭,建在谁家附近都是不受欢迎的。”福州市环境卫生处的林长盛处长说,福州共有59个转运站,包括5个陈旧的吊装式转运站和54个压缩式转运站,大多工艺落后、建设档次比较低;258辆垃圾运输车中只有50多辆是密封式的,转运站小,只能把车暴露式地停在站门口或路上;加之南方的垃圾含水量大,转运站周边臭气扰民的问题就随之产生了。

  “大多数人反对在自己住宅区周边修建垃圾转运站,怕臭气影响生活,影响环境卫生。”同济大学的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吴铎告诉记者,转运站产生臭气的原因很多,其一,垃圾存放了一段时间才运输,夏天如果垃圾丢出来8小时之内没有送到转运站,就会腐败水解,产生强烈臭味,这就对垃圾收集和转运的频率有要求;其二,站内密封度做得不够,一般转运站必须要有风机保证站内是负压,这对转运站的技术有要求;其三是保洁工作没做到位,每天操作后要把污水、垃圾都冲干净。超负荷运转的转运站确实很难做到这一点。一句话,城市需要更多新型的垃圾转运站。

  城市逼仄 难觅容身之所

  “但是,城区如果没有垃圾转运站,后果又不堪设想。其实,福州的垃圾中转站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林长盛说,除了设施老旧,超负荷运转和布局不合理也是造成它“不受欢迎”的重要原因。

  “福州每天有2450吨垃圾需要转运,随着经济的发展还在不断增多,因此大多转运站只能超负荷运转。比如高桥转运站,设计转运量是每天40吨,实际每天要负载的转运量是160吨;刚拆除的东浦转运站,原设计转运量是每天80吨,实际达到了每天260吨。从早上5点,到晚上10点,几乎都没有停歇过。工人没有时间去进行清洁、除臭工作,清晨扰民、气味难闻等问题也就难免了。”

  林长盛说,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转运站正在不断地消失。“近一年的时间就拆掉了10个。”他说,“最痛苦的是,拆掉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在附近再建起一个,谁愿意把寸土寸金的土地留给垃圾转运站呢?”

  拆掉垃圾转运站,直接把垃圾运往处理场不行吗?吴铎告诉记者,转运站是垃圾运输的重要节点,它的作用在于压缩垃圾,减少运输成本、提高运输效率、防止运输过程中的二次污染;如果没有转运站,就需要压缩垃圾车来收集、压缩垃圾。

  福州市环卫处建设部门负责人宋海鹏说,一个小型转运站的垃圾量需要10多辆垃圾运输车来解决,还要配套清洁车、洒水车等。更重要的是,运输车也需要地方停放,会带来一系列更复杂的难题。

  “所以,垃圾转运站不是要不要建的问题,问题在于建哪里、怎么建。”林长盛说,当前要建设垃圾转运站,其选址用地,最让人头疼。

  合理规划 加快改建步伐

  宋海鹏告诉记者,原建设部发布的《城镇环境卫生设施设置标准》规定,小型转运站每2—3平方公里需设置一座,用地面积不宜小于800平方米,垃圾运输距离超过20公里时,应设置大、中型转运站。

  “但在一些新区规划、旧城改造规划中,还难有垃圾转运站的容身之地;而有些离居民楼、学校较近的转运站,往往是‘迟到’的建筑物‘侵占’了早建的转运站周边的空间。”林长盛说,只有通过事先规划,才能与居民区留有一定防护距离,做到便民却不扰民。

  “垃圾转运站建设可以参考国际惯例,在规划住宅、商业片区时,就同时将垃圾站选址规划好,并留出科学的距离。”吴铎说, “在几无空间的中心城区,转运站唯有加快改建的脚步,更新设备、减噪除臭。”

  “在中心城区,我们也考虑向地下要空间。”林长盛说,比如上海的一些生活垃圾转运站,用半地下和地面双层设计,采用了国外先进的竖直装箱中转技术、植物除臭装置等,并在周围做好绿化,把垃圾转运站建成了花园式建筑。

  “在还有空地的城区,我们计划建设较大型的、运用先进技术的垃圾转运站,基本可以做到垃圾在站内密封装卸、气味不外泄,外观上和大家印象中的转运站大相径庭。”林长盛告诉记者,这种新型的垃圾转运站正在福马路建设,近期就能投入使用。

  记者手记

  无处安放的“城市卫生间”

  “国内有些城市已经开始‘建一个小区搭配一个垃圾转运站’,但我们还常常‘建一个小区,要拆掉一个垃圾转运站’”采访中,一些业内人士无奈地说。

  究其原因,首先,市民对转运站脏臭印象根深蒂固,“我希望自家的垃圾方便运走,但绝不希望转运站建在自家门口,感觉房价都会被拉低。”这是大多数受访者的看法,这也直接影响了房地产开发商对垃圾转运站的去留的选择。要改变这一局面,提高技术、更新设备,建设现代化、新型的转运站刻不容缓。

  另一方面,以现有的技术,临近居民区的小型转运站要百分百做到完全没有气味是很难的,所以垃圾转运站和市民聚集的场所需要一定的距离。这些应有的距离,有多少是被越来越多的新楼房蚕食掉了呢?城市规划和管理,是否严格地预留,并坚定地守住了这些距离?

  相较而言,大型的垃圾转运站,可以把臭气控制在厂界范围内,更加环保无臭。但它需要更多的土地,在寸土寸金的城市新区,一样面临“无处容身”的尴尬。

  垃圾转运站,被喻为“城市的卫生间”,承担着重要的城市功能,理应像其他公共设施一样得到足够的重视和优先,需要科学、细致的安排。 如果规划、建设得当,它还可能成为城市的一道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