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燃料成航空业博弈碳减排的王牌

2014-3-10 15:33 来源: 上海证券报
收藏到BLOG

  在生物燃料的研发和尝试问题上,也许没有一个行业比航空业更为积极。此前,“地沟油”航班率先在最讲究环保的欧洲大陆上空起飞。而今年,国内生物航煤公司也获得了适航批准。

  全球各大航空公司以及飞机制造商为何如此热衷于尝试以餐饮废油、动物脂肪、沙漠植物等为原料的生物燃料?一切都指向严峻的减排问题。

  早在2008年,欧盟将航空业纳入碳排放贸易体系(ETS),并计划从2012年起对在欧洲经济区内机场起降的航班征收碳税。根据中国航空运输协会测算,一旦碳排放税开征,仅中国民航业成本预计8年内将增加176亿元人民币。即使是全球民航业最景气的时候,其行业平均利润率也仅为2.9%。

  尽管在中国、美国以及全球大多数国家航空企业的抗议声中,欧盟航空业ETS计划未能如期实施。但从去年10月召开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大会结果来看,全球航空减排方案迟早将付诸实施。大会决议,ICAO各成员国同意在2016年前确定基于市场措施(MBMs)的全球航空减排方案,并于2020年付诸实施。ICAO理事会主席罗伯特·高贝说,将采取多项措施来减少航空业碳排放,其中就包括了推动可替代性航空燃料和新技术的应用。

  “不管航空业碳税开征与否,航空业的碳排放问题确实需要得到有效控制。”相关行业专家称,航空业占每年全球人为碳排放量的2%,而以棕榈油、麻风子油、海藻油、餐饮废油、动物脂肪等为原料的生物航煤在整个生命周期可实现减排二氧化碳55-92%,成为航空业应对温室气体排放问题的重要法宝。

  近年来,全球多家航空公司和飞机制造商已经潜入这一领域。据不完全统计,新西兰航空、美国大陆航空、日本航空、荷兰航空等全球多家航空公司,均对生物航煤比例小于50%的航煤油品进行过飞行测试。

  2011年10月,英国汤普森航空公司推出由英国伯明翰飞往西班牙兰萨洛特的航班,燃料中加入了50%的“氢酯和脂肪酸”,也就是“地沟油”加工物,更是成为民航业使用生物航煤的标志性事件。

  如今,生物航煤的发展趋势则是不断寻找新的原料和加大生物航煤油品的商业使用。

  今年,全球知名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接连宣布两则有关生物航煤的消息,首先是与美国联邦航空局及其他合作方共同开展工作,使绿色柴油在飞机上的应用获得批准,这种燃料全寿命周期的二氧化碳排放比石化燃料要低至少50%。另一则是与阿联酋的合作研究机构从沙漠植物中获取生物燃料。

  在商业化方面,中国民用航空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日前向中国石化颁发了1号生物航煤技术标准规定项目批准书,意味着国产生物航煤将投入商业使用。

  更早些时间,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与西雅图的企业签订了合同,将从2014年起,在3年的时间内采购1500万加仑生物燃料。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2020年生物航煤将达到航油总量的30%。这意味着生物航煤的研发和商业应用只是刚刚起步,尚存在巨大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