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基明:影响因子突变的提醒

2010-6-30 09:32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汤姆森路透(Thomson Reuters)6月18日发布了2009年7347种期刊的《期刊引用报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简称JCR)。其中期刊《结晶学报A辑》的影响因子猛然从2008年的2.051(2006~2007年发表论文98篇在2008年共被引用201次,201/98=2.051)一飞冲天至49.926(2007~2008年发表论文122篇在2009年共被引用6091次,6091/122=49.926),在JCR全部期刊中排第2位。该刊2001年至2008年影响因子一直在1.417~2.385之间波动,其排名在1304~2218名之间波动,2005~2008年影响因子分别为1.791、1.676、2.385和2.051,排名分别为第1795、2143、1409和2218位。

  引起《结晶学报A辑》影响因子急剧变化的直接原因,是该刊2008年所发表的《SHELX简史》(A short history of SHELX)一文获得了很高的被引次数。SHELX是一款目前在国际上使用最广泛并享有盛誉的晶体结构精修程序系统,该文报道了从SHELX-76到现今的SHELX计算机程序系统的发展状况。

  《SHELX简史》一文发表后被引记录一路飙升,在发表当年就被引用了3473次,2009年又被引用了2360次。这篇高被引论文已为《结晶学报A辑》2008年即年指标(Immediacy Index)的突变作出了贡献,该刊2008年即年指标为49.556,这不仅是该刊的最高纪录,也创下了JCR有史以来的即年指标最高纪录。历史上JCR各期刊即年指标很少达到20。2003年《临床医生癌症杂志》(CA-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创下21.615的新高,2007年此刊再创新高为26.238,今年即时指标最高的期刊是《现代物理评论》(Reviews of Modern Physics),指标值为16.522。《结晶学报A辑》2001年到2007年即年指标一直在0.322~0.656之间波动,2008年扶摇直上,跃升为49.556,2009年则急转直下,直接下降为0.438,排名第1933位。  

  按影响因子计算规则和公式,《结晶学报A辑》2010年的影响因子将会进一步走高(预计会升至60以上),同时也完全可以预见,该刊2011年影响因子必将不可避免地要进行一次自由落体运动,快速回归到接近原有水平。

  一种学术期刊,特别是已有较长出版历史的学术期刊的影响力大小,原则上应该不会有急剧的波动。《结晶学报A辑》(1948年创刊,1968年分A、B辑出版)影响因子、即年指标为什么一下子一飞冲天,一下子又一落千丈,得出如此悬殊的结果,生产如此超短超强的脉冲式剧烈波动呢?其直接原因如上所述,但其背后有深层次原因。即这些指标设计过于简单,因而难以全面准确地反映期刊的影响力大小。

  在期刊论文数一定的情况下,现有影响因子,即年指标之高低,仅取决于在较短时间内的被引次数这一个因素。某期刊某年度的影响因子就是该刊前两年论文在评价年度的总被引次数除以前两年发表论文数的算术平均值。某期刊某年度的即年指标就是该刊当年论文在当年的总被引次数除以当年发表论文数的算术平均值。这种比较简单、粗糙的处理方法和评价结果的准确性,已经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和疑虑。《结晶学报A辑》影响因子、即年指标突变,完全是一篇论文之功,这个典型事例也充分印证了学术界不少人士的观点,即期刊影响因子往往受少数高被引论文左右,期刊影响因子高低不能准确反映期刊影响力大小。这个典型事例也提醒我们,将期刊影响因子直接与论文水平、人才评价挂钩是不可取的。(作者单位:武汉大学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