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强稀土出口管理 美日韩“大为紧张”

2010-9-30 07:41 来源: 央视网
912 收藏到BLOG
  《环球视线》2010年9月29日完成台本

  ――中国稀土 中国做主

  主持人 水均益:

  欢迎您继续收看《环球视线》。

  稀土号称是“工业味精”,或者叫做“21世纪的黄金”,然而珍贵的稀土不仅没有能够给中国换来可观的财富,反而不断地引来各种猜忌和风波。最近所谓中国停止向日本出口稀土的这种传言是甚嚣尘上,而钓鱼岛事件当中船长詹其雄被放还,又被西方某些媒体解读为是,稀土是导致日本屈服的王牌等等。这种种的揣测让西方找到了散布中国垄断稀土言论的机会,他们抱怨连连,担心成为中国的“稀土乞丐”,担心他们的F-22战斗机飞不起来,担心导弹无法发射,担心手机电脑无法使用,担心引发所谓产业海啸。那么这种种的担心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企图?而我国调整稀土产业政策又牵动了谁的神经?中国的稀土到底由谁来作主呢?

  接下来我们请两位特约评论员宋晓军和叶海林一起来讨论一下。我们在这个讨论之前先给两位看一下我们收集到的最近一些国外媒体的报道。比如说日本的共同社就认为说这会以来中国的稀土,会打击日本的“软肋”,引发日本的“产业海啸”。还是日本《东京新闻》说,但日本正在成为“稀土乞丐”。另外我们看美国的外军研究局的研究员就说中国似乎正在利用稀土行业里边的主导地位,打出最后一张不可能的王牌,话里有话。英国的《金融时报》说,日本从中国进口稀土资源只有1/3用于工业生产,其余的2/3都被作为战略储备来封存,我们注意这个观点,中国收紧出口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另外像美国的《波士顿先驱报》,认为说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安全,包括美国的国家安全,而中国是挑战美国霸主地位的一个国家,这样一个关系。另外《纽约时报》,说中国用稀土向日本展示出强硬的姿态,正在用三维的棋盘上展示它的中国方式。

  两位怎么看?叶先生有关稀土的种种传言也好,猜忌也好,甚至对我们的指责,背后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正在评论:焦虑中断稀土供应 全球“资源争夺战”硝烟弥漫

  专家观点:稀土之争事关权利 无关资源

  叶海林 特约评论员:

  所有的评论一言以蔽之,全部是在耸人听闻,夸大其词。实际上我们首先要澄清一点,中国收紧稀土出口,在未来20年之内都不会影响到有关国家的稀土相关行业的发展。他们在过去20年里,利用我们便宜出口的稀土早就建立起足够的战略储备了,我们现在就是一公斤都不出口,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产业发展。他们现在这样叫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飞机飞不起来,而是因为两个事情。第一个事情,他要把中国用这种国家的宝贵资源来维护主权,夺回定价权这种努力给你打回去。因为我们刚刚开始去维护我们的资源,这是一个起步,有了稀土还会有第二件、第三件,中国要一步一步地夺回定价权,这是一个启动的环节,这个环节对我们来说是最有利的,所以他一定要把它打回去。如果这个环节中,稀土定价权被中国夺回去了,将来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贸易平等关系就会对我们更有利,对他们更不利,这件事情是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另外一件事就是20年里赚了那么多便宜,从我们国家用买白菜的价格来买稀土,他并不愿意,虽然他有了足够的储备,但是他还希望能够用这么便宜的价格继续买。所以在这件事情,他也要故弄玄虚,说现在不行,你已经严重地威胁到了世界经济的平稳发展,用这种大帽子来压中国,中国不是一向主张自由贸易嘛。他现在就要把中国控制稀土出口……

  水均益:

  你也进了WTO,你签了WTO的所谓协议,我也要用这个东西来框你。但是你看,比如说像德国的《法兰克福报》就说稀土已经成为中国和西方的一个新的争端,而且冲突很有可能升级。有这种可能性吗,宋先生?

  正在评论:中国加强稀土出口管理 美日韩“大为紧张”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现在会有,因为他们一贯希望把一些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资源的输出国,而他去拿到这些资源,做更昂贵的工业品再回销到发展中国家。即便是俄罗斯这样的原来的工业化国家,他也想尽办法让它变成一个资源出口国,而不是一个工业化国家。这是发达国家历来为了一个,或者说他们为了一个生存,为了他们永远站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上来做的这件事。当你把自己的稀土出口量往下降,或者说你开始要自己取得定价之后,拿到定价高出来那一部分来发展自己的工业的时候,他就会觉得受到威胁。其实不仅仅稀土这一个东西,他觉得你会达到一种工业化的高度,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达到、实现了工业化对他们就是威胁。

  水均益:

  说到这儿,稀土我看了一下,我们也有一个图版,是一类较少的金属的统称,包括17种化学元素,这些化学元素我们就不一一介绍了,因为很多字我都念不出来。但是宋先生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稀土到底用于什么地方,它的珍贵,或者它的所谓战略的意义到底在什么地方?

  正在评论:号称工业味精和21世纪的黄金 稀土到底有何用

  宋晓军:

  其实这么说,稀土现在确实是一种稀有的矿产资源,但是从理论上讲,它也不是百分之百不可替代,但是要花大量的钱。你比如说军事上用途,比如说爱国者导弹,它的弹翼,就是它的空气动力翼,就是打出去后边有一个像弹翼一样的东西,它里边包含稀土是为了增加它的硬度,或者它的弹性,或者我们说它的柔韧度更好。那么不加它行不行?如果不加它,你要在工艺上、在别的方面要投大量的资本再去研发,也不是说不行。当然还有一种比如芯片,日本着急就是说他做的很多芯片。我们知道芯片实际上是把电子元器件嵌在里边的,电容。比如说有一种钽,稀土里含的十几种元素里边,它做的电容非常好,曲线非常稳定。那么就是说类似这样的东西,当然也有可能用别的办法来替代,但是用别的办法来替代要花大量的钱去找这种办法。当然中国要便宜卖,美国、日本当然说,我干嘛再去花钱找这种便宜的办法,你就便宜地给我吧,这就是明摆着要占便宜。

  正在评论:目前世界稀土资源分布格局有何特点?

  水均益:

  没错。叶先生我这儿有一个数据,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不妨来看看,刚才实际上给大家也展示过,各国的稀土的产量,中国占到全球的97%,12万吨,然后我们看俄罗斯、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都有,但是他们几个的产量,你像俄罗斯、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是零,不出产,不出口,只有中国跟印度在出口,而中国又占了世界的97%,然后我们再反过来看,储量是多少呢?其实我们只占世界的36%,你像俄罗斯19%、美国13%,澳大利亚5%,当然印度稍微少一点,3%。我们干嘛,这种资源我们傻乎乎地往外卖呢?

  专家观点:中国应阐明稀土出口只能用于和平目的

  叶海林:

  我们不能有这么多的国际主义精神,其他国家的计算机造得好不好,这个事虽然我们不以一种竞争和对抗性的关系来看,但是这毕竟是别人的事情,不能用我们的便宜稀土来发展他们的经济。而且我们可以把这个事情推向极端,刚才你念的媒体中有一个是《波士顿先驱报》,他说的这个事情是事关美国的国防安全,而中国是一个挑战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国家。假如中国不是挑战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国家,而是美国的一个贸易伙伴,那么我们限不限制出口就不是关系到美国安全的问题,只是关系到经济的问题,那这个命题就不成立。那么假如我们是一个挑战美国霸权地位的国家,我们当然要限制稀土出口,特别是要限制对美国的出口,尤其是要限制我们稀土出口给美国的防务部门。我们把一个话题推向极端,美国的尖端国防工业当中很多要用到稀土材料,而这些用稀土材料,他是从中国进口的稀土,制造出的武器装备中的一部分是卖给了台湾的。那也就是说如果将来我们是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话,我们的人民解放军所面临的威胁有一部分是我们的便宜系统造成的,这是一个极大的荒谬。那么这种荒谬必须从现在开始就停止,所以从中国的稀土出口来说,我们应该向美国学习一件事情,就是我们要确定它的和平用途。美国对于很多国家的技术出口是有一个非军用的这样一个许可证的,你不能把我的技术用于你的军队,同样的我们的稀土出口应该相应地引入同样的规则,你不能把我们的稀土的半成品用于你的武器装备制造,特别是你用了以后,不能再出口给台湾。

  水均益:

  我们今天的主题是我们的中国的稀土要自己做主。当然前一阵西方在指责中国,你违反WTO,你限制出口。我们商务部长陈德铭有一个回应,他说中国的稀土出口既要促进经济,又要考虑保护环境和国家安全等综合的因素,在现有条件下,大两提取稀土对生态环境有很大的损害和破坏,所以中国对稀土的生产、开采和贸易都实行了限制,这样的做法符合世贸组织规则。宋先生,我们中国的稀土我们自己能做主吗?

  正在评论:中国出台稀土产业调控措施出于何种考虑?

  宋晓军:

  我觉得是能做主,一个是原来70年代,就是改革开放之后我们重新回到世界的贸易体系之中,原来的稀土其实中国是一点都没有出口的,在前三十年,后来进入这个体系当中,我们就开始大量的出口,而且是各个省乱开乱采,乱签合同,而且造成的损失也非常大。

  水均益:

  没有一个统一的机制。

  宋晓军:

  提取量非常低,比如一些省,咱们就不具体说了。首先地产资源是国家的,国家要收地矿资源,没有,那么这个管理我们不是说现在才弄的,好几年前国家就开始做。一个是环境污染的问题,第二就是经济可持续发展,我们正在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一些企业研制到了板卡一级的,比如说计算机,比如说通讯设备,像我们华为,我们早晚有一天要做芯片这一级的东西。你们为什么要拿走这个东西呢?相当于我们种了麦子,给了你,你把它最后做成包子,再卖给我,那我自己做包子不就完了,而且我一年有600万的大学生要就业,我把这个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之后,我来自己用稀土,你的导弹的壳体要加强强度,你可以到我这儿来加工,这是最符合自由贸易的,因为这是成本最低的,你的芯片能不能到我这儿来加工,不可能。他们相反他那些玩意儿还要对我们限制,那些技术

  水均益:

  叶先生这个事是不是跟前一阵子国外的铁矿石有点像,人家都有一个联盟,我知道咱们现在自己定价的体系还不够抱成团。

  专家观点:保护稀土资源要防外鬼更要防内贼

  叶海林:

  而且这里面尤其有一个问题要注意,就是我们要欲抗外鬼的时候必须要防家贼。这两年我们稀土,把稀土矿当做废矿渣、水泥出口的案子太多,这样的话即使我们有规则,将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也得多下监管的功夫。要不然还会有人跟外国人勾结,利用这样的一个监管漏洞,整船整船地把我们的稀土矿当做废矿石就拿出去卖。这样的话,我们国内再怎么整合资源都没有用。这是对我们来说,这件事情就是除了在规则上,在监管上,我们要下大力气。

  水均益:

  而且定价权现在我们也应该再想一想办法,应该更有一个系统,有组织,起码在中国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