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药物目录即将调整 药企命运融入制度环境建设

2011-2-25 10:28 来源: 《中国医药报》
1752 收藏到BLOG

  “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基层使用部分)将进行调整和完善,力争更好地适应基层用药需求,并适时启动制定新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工作 。”在1月6日召开的2011年全国卫生工作会议上,国家卫生部部长陈竺表示。

  “所谓调整,应该包含三个层面的意思:不动、调出和调进。就基本药物目录而言,我个人觉得还是调进的比重将更大一些。”江苏某制药企业政府事务部总监表示。

  在制药企业尚在观望基本药物目录如何调整时,2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医药卫生体制五项重点改革2011年工作安排》(以下简称《工作安排》),明确指出,2011年将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并提出了较为具体的实施方案。

  “目录调整只是基本药物制度实施过程中的一个内容。在政策推动下,我国基本药物制度将进入实质性阶段。对行业来说,这是机遇,也是挑战。”神威药业营销总经理王伟说。

  调目录缘自“不够用”

  为确保老百姓“用得上、用得起”安全有效的药品,我国于2009年8月开始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确定了307个品种的国家基本药物,并要求政府举办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对国家基本药物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最新监测结果表明,基本药物制度已在国内57.2%的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面实施。安徽、天津、宁夏、吉林、江西、陕西、甘肃、海南等地初步实现了基层全覆盖。

  卫生部2009年提出的目标是,到2011年,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但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一年半以来,“基本药物数量和品种均不够用”的呼声不绝于耳。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各省、市、自治区有权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增补基本药物目录。据统计,到2010年9月底,已有14个省(区、市)完成了药品目录的增补,普遍增补了200种左右的药品。如浙江首批增补目录达150种,江苏增补292种,广东增补244种,山东增补216种,安徽增补265种,天津增补 240种。《上海市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增补药物目录》(2010版)更是增加了381种基本药物。

  所谓增补,即国家目录不够用而进行增加。广东省基本药物专家组组长、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药师席萍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广东地处亚热带,气候湿热,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不能满足基层基本急救(农药中毒、蛇咬伤等)、抗过敏、儿科、妇科、皮肤科以及清热祛湿祛暑的常见病慢性病和感冒、胃肠道疾病的用药需求。

  “随着一些病症的变化,临床用药也会出现一些新的情况,这就意味着原有的307种可能不够用。”罗浮山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部长郑传誉说。

  日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也表示,“不够用”主要有几种情况;第一,各地用药习惯存在差异。一般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用药品种普遍为300 种,但是一些地方的常用药和国家基本药物目录(307种)的重合率只有50%。第二,以中心乡镇卫生院为代表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现在诊疗的范围已经从原来的常见病、多发病扩展到住院手术,超目录用药需求不断增加。第三,一些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承担着部分上级医院转诊患者的康复治疗工作,对药的需求范围加大,特别是患者普遍希望用大医院原来所用的药。

  《工作安排》也强调,相关部委要“研究完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基层使用部分),规范各省(区、市)药品增补,兼顾成人和儿童用药需要,更好地适应基层基本用药需求。”

  企业静观各种变化

  “从国家层面来看,国家对基本药物制度的推行有着极大的决心,制药企业应该会对目录调整有强烈的兴趣。”江西三精易安医药总经理杨昌顺表示。

  “目前各省基本药物招标都将实行量价挂钩和单一货源,对企业来说,产品如果不在基本药物目录内,就意味着该产品将无法在基层市场销售,广阔的基层市场就彻底丢了。”杨昌顺说,独家品种一旦进入目录,则将给企业带来较高的利润空间。

  四川科伦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卫俊才认为,将那些本身销量不大又不具备价格优势的药品纳入到基本药物目录调整,对普药企业来说则更具诱惑力。“一旦进入基药目录,该产品不仅被自动纳入医保甲类报销目录,同时还可以借助政府采购,迅速占领市场,增加企业的现金流。”

  但也有人士表示,制药企业对待基本药物目录的态度已渐趋理性。原因无外乎以下几条:

  首当其冲的莫过于基本药物降价。坊间已传言,国家发改委已经制定出包括600多个品规的基本药物降价目录,降价幅度因品种不同而异,有可能在今年“两会”前后公布。此外,基本药物目录基层版调整增补也会考验医保的支付能力。有企业人士预测,医保部门也会要求对基本药物价格进行控制。卫俊才表示,基本药物多为普药,本身利润就薄,在物料、人力成本都持续增加的当下,药品价格继续下降,企业很难继续扛下去。“现在我们使用的包装材料,单个供货价上涨了4分钱左右。单纯靠企业已难以消化生产成本的上涨。”

  郑传誉坦言,罗浮山国药之所以在30多个基本药物中,主推消炎利胆片一种,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该产品的质量标准是罗浮山国药定的,成本控制相对容易。

  其次是政府补偿尚未完全到位。众所周知,由于基本药物在推行过程中采取零差率销售,因此基层医疗机构维持日常运转需要政府的财政支持。如果政策和经费落实不到位,保障机制也不健全,都将直接影响基本药物的需求量和供应量,预期受益基本药物销量放大的医药企业也很难美梦成真。

  事实上,由于补偿不到位,一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以零差率销售基本药物的同时,还销售着大量非基本药物;去年,某省在基本药物招标中做出了“30天回款”的承诺,但在实际结算过程中,中标企业却很难及时拿到货款。“我们跟基层医疗机构结账,基层医疗机构说政府还没有把资金给他们,他们也没钱。”一位企业人士说。不仅如此,随着基层医疗机构留住患者的积极性减弱,加上随着交通便利以及人们对自身健康的重视,一些基层患者开始涌入医疗能力更强的县级医院,一些地方出现了“基层医院门可罗雀,县级医院人满为患”的现象。

  “我们做了一个初步统计,尽管在招标过程中政府实施了单一货源政策,但我们中标产品在2010年9月~12月期间的销量,较之上年同期并没有出现预期增长。”一家基本药物生产企业高管称。

  政策环境正在改善

  “实施基本药物制度是为了让百姓用到安全、有效、价廉的药品,基本药物目录调整的初衷也在于此。但是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关键是让老百姓能够持续用上基本药物,一次两次地使用不能算。因此,创造良好的政策和制度环境尤为关键。”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指出。

  可喜的是,随着《工作安排》的出台,围绕着基本药物制度建设的政策环境正在发生变化。《工作安排》提出,要进一步提高筹资标准,政府对“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保补助标准均由上一年每人每年120元提高到每人每年200元,并适当提高个人缴费标准。2011年,我国将扩大基本药物制度实施范围,在所有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

  此外,《工作安排》强化了财力保障,明确要求各级政府要将2011年医改任务所需资金纳入财政预算,确保按时足额拨付到位。“要重点落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补偿政策,确保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综合改革顺利推进……要建立政府投入长效机制,完善政府投入方式,提高资金使用效益,将医改任务完成情况和绩效考核结果与财政补助安排挂钩。”显然,这一要求从政策层面扫清了基本药物制度实施的最大障碍。

  天相投资研究人员认为,医保补助标准提升和基药市场扩容,使基本药物生产企业“迎来利好”。不仅如此,公立医院改革步伐正在加快,16个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都取得了初步进展。预计到2011年下半年,公立医院改革方向就会比较明确,新一轮政策驱动即将拉开序幕。

  兴业证券分析师也指出,基本药物制度建设配套措施逐步完善,可能在未来有助于基本药物在基层用量增长。

  作为企业人士,王伟的态度则更为乐观。他认为,随着政府推行基本药物制度的力度增强,企业遇到的一些问题,有望在制度实施过程中得到逐步解决。重要的是制药企业该如何抓住机遇。

  “制药企业要想在基本药物目录调整,乃至基本药物制度推行过程中真正获益,必须做到两点:一是生产出高质量的基本药物;二是顺应政策趋势,通过技术升级来控制成本。”王伟强调,基本药物市场的蛋糕,不会让所有医药企业来分享。无论是新版GMP,还是各省基本药物招标中采用的技术标,都对基本药物产品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药品降价已成为大势所趋,无论是行业还是企业都难以抗衡。在这种情况下,基本药物生产企业必须顺势而为,以技术升级降低成本来赚取利润,一些在技术上、质量上都不占优势的企业,有可能被淘汰出局。

  “当然,想赚取更多药品利润的企业,也可以走专利药、创新药的路子。走高端还是走低端?大部分企业的战略路线明晰了,行业格局才能进一步趋向合理。”王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