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如何治理“地沟油”暗流?

2011-9-16 01:08 来源: 解放日报
收藏到BLOG

  无业人员捞起下水道中的污臭油水,运到非法加工窝点“还原”成所谓的“食用油”……谈及“地沟油”,老百姓并不陌生。然而“地沟油”是否入侵了日常生活,大多数人心里却没底。“路边摊、小一点的饭店,哪个不用‘地沟油’?”近期一些知名餐饮企业煎炸食物用油多天不换被曝光,不少消费者便谈“油”色变,觉得身边“可疑”的餐饮单位用的都是“地沟油”。

  本月初,市食安委《关于进一步做好本市餐厨废弃油脂从严监管整治工作的实施意见》开始征求社会意见。13日,国务院食安委办公室、公安部在全国部署严厉打击“地沟油”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政府部门对废弃食用油脂高压监管的同时,我们的餐桌上究竟还有没有“地沟油”?相关收运处置环节是否还潜藏着 “顽疾”?怎样治理“地沟油”才最合适?记者走访沪上监管部门、企业和专家,一探究竟。

  “地沟油”回不了餐桌

  “地沟油”究竟有没有回流餐桌?首先要弄清什么是“地沟油”。国务院食安办今年7月18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餐厨废弃油脂监管整治工作的通知》中,将餐厨废弃油脂分为“煎炸废弃油”、“泔水油”和“地沟油”。“煎炸废弃油”又称“老油”,即在高温下反复煎炸过食品的食用动植物油脂;“泔水油”即混杂在餐厨垃圾中的食用动植物油脂;而“地沟油”仅指“直接排放到下水道、混有食用动植物油脂的含油废水”。事实上,不少消费者误将“老油”、“泔水油”认作了“地沟油”。

  据业内人士称,目前真正通过地沟打捞的废油水占据餐厨废弃油脂的比例极低,而“老油”、“泔水油”占了多数。来自市食安委的调查也显示,本市各监管部门截至目前尚未发现“地沟油”回流餐饮环节。2010年下半年,本市开展了餐厨废弃油脂专项整治行动,检查各类单位3.1万多户次,取缔了60个餐厨废弃油脂非法加工窝点,这些窝点或无证照经营,或回收“老油”、“泔水油”加工出售,但并没有将“地沟油”加工成食用油。绿化市容及城管执法部门今年查处了3起大案,查获了违规加工、收运的废油脂861桶,约154吨。涉案企业多为没有收运或处置废弃油脂的资质,或是收购加工倒卖了来源不明的油脂,也未发现有“地沟油”回流餐桌。

  “上海每年产生的餐厨废弃油脂数量十分可观,‘地沟油’没有回流餐饮环节,高压监管是一方面,起决定作用的则是市场规律本身。”据市餐饮行业协会专家分析,若参考上海餐饮行业2009年761亿元的营业收入,以3%的营业额来自食用油计算,每年上海餐饮业食用油采购额约22.8亿元,按每吨食用油1万元推算,上海餐饮业年耗油量就要约22.8万吨,日耗约625吨,其中烹饪产生的废油占了不小的比例,但直接排放到下水道的却很少,大部分是被直接收运。即使进入下水道,“地沟油”也并非只有回流餐桌一条出路。据不完全调查,“地沟油”加工成食用油回流餐桌的成本,比直接炼成生物柴油的处置方式高出了近10倍,在商业模式上无法成立。

  处置企业却“吃不饱”

  2005年实施的《上海市餐厨垃圾处理管理办法》为“地沟油”收运处置指了条“明路”:经市容环卫部门批准,25家有资质的环卫作业公司负责收运“地沟油”,交给11家通过招标的企业进行粗加工,再由2家废弃油脂处置企业收购并转成生物柴油。然而记者走访两家处置企业,却发现他们存在产能不足的情况。

  8月下旬的一个工作日,星火开发区内的中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一片冷清,一整天只开进一辆槽罐车,卸下不到10吨“地沟油”。副总经理徐振业表示,目前公司日均只能收到10几吨“地沟油”,与40吨的最大日处理能力相距甚远,“去年也只收了3800吨,产能不足三成”。记者注意到,7个储量70 吨到120吨不等的储油罐大都空着,一台日处理能力30吨的油水固分离机也被搁置。为节省生产成本,该公司还精简了人力,炼油机要等原料积累到一定程度才开。

  除了原料短缺,公司还遇到“高进低出”的问题。据悉,上游企业以每吨4500至5000元的价格向中器出售废油脂,转成生物柴油的成本每吨约 2000元,相加后成本就已近7000元/吨,而每吨生物柴油的市场售价约为7000至8000元,处置企业大部分时间只是“保本”或“微利”。从去年4 月开始,上海处置企业的“地沟油”收购价还要按国际原油、棕榈油、甲酯三者国际价格之和的三分之一来计,一旦遇到国际油价走低,生产线开得越久反而亏得越厉害。此外,中器生产的生物柴油属于低端柴油,与相同量的矿物油相比燃烧值不足,大多用来烧锅炉,却“拖”不动汽车,买的人少,利润空间非常有限。

  另一家处置企业绿铭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有相似的遭遇。据两家企业负责人称,去年两家处置企业日均收购的“地沟油”在30吨左右,而据他们推测,上海日产“地沟油”的总量接近100吨。对于这少掉的“地沟油”,绿铭董事长叶正尧表示,可能流向了外省市,相比上海,外地粗加工废弃油脂的收购价每吨高出近千元。此外,周边一些城市尚未出台规定,禁止用未经高温消毒的餐厨垃圾饲喂家禽家畜,也吸引了一些上海“泔脚”外流。

  源头需要怎样的监管?

  “地沟油”没有回流餐桌,却也没有全部流向本地的废弃油脂处置企业,那么剩下的“地沟油”该到哪里去寻找,又该如何监管?

  9月1日开始征求意见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本市餐厨废弃油脂从严监管整治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将监管重点放在了“地沟油”的产生源头———餐饮服务单位。新开办的餐饮服务单位必须按规定设置油水分离器等设施,严禁将餐厨废弃油脂直接排放到雨水污水管道、公共厕所、水域,要按规定向有关部门申报餐厨垃圾的种类和产生量,让有资质的单位收运、处置。

  如果意见正式实施,餐饮企业如何看待?在五角场万达广场内的广州蕉叶餐厅,工作人员向记者出示了废弃食用油脂收运记录。从5月份开始,该店出资委托杨浦区绿化市容管理局认定的一家环保服务企业收运废弃油脂,记录显示,该店日均产生废弃油二三十斤,全部放置在统一的回收桶内,每两到三天有专人上门回收。不过记者并没有找到油水分离器,该店负责人表示,员工会自觉对废油和餐厨垃圾分类,曾有环保企业上门推销油水分离机,但每台价格动辄6万元到20万元不等,且体积较大,商场内营业空间有限,比较难接受。

  相比市区商场内规范的餐饮服务单位,一些郊区饭店则完全忽视废油管理。上周中午,记者在奉贤碧海金沙景区附近的一些海鲜酒楼看到,各种形迹可疑的“黄鱼车”、“小面包”穿梭在饭店之间,收集烹饪海鲜后的“老油”和“泔水”。一些工作人员表示,从没听说过饭店产生的废弃油脂要备案并向监管部门申报,只知道每天会有人上门收油,以桶为单位给一定的“好处”,这已成为厨师、保洁工等人专享的“利益”,老板往往是默许的。

  由于存在巨大的利益空间,监管部门虽然批准了一批收运的正规军,但“地下交易”仍然兴旺。有专家指出,根治非法倒卖废弃油脂的行为,关注源头的餐饮企业还不够,要借用“经济杠杆”,改变餐厨垃圾的收费管理制度和环节过多的废油收运体制。市人大代表安培表示,依照《上海市餐厨垃圾处理管理办法》,餐厨垃圾产生单位只能委托有资质的企业收运和处理垃圾,且要缴纳处理费,不足以激励企业守法经营,使部分企业出于成本考虑,随意处理废弃油脂,或少报、瞒报甚至不报餐厨垃圾产生量。因此,安培建议将处理费免去。

  一些调查还发现,25家环卫作业公司因不熟悉废油脂收运和加工工艺,不少公司实际并未开展收运业务,而是以收取挂靠费的形式委托了11家企业进行收运,一些个体“油老板”借着“正规回收企业”的名义,将废弃油脂卖进了非正规渠道,还按地域划分彼此的收运范围。对此,上海大学循环经济专家建议取消废弃油脂回收、运输、处置的分段经营方式,鼓励有资质的企业实行收、运、处一体化经营,这样有利于减少中间环节。也有专家建议,若餐饮企业在免缴处置费用的基础上,还能因规范管理餐厨废弃油脂得到适当奖励,就能更好调动餐饮企业积极性。(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