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数盟原主席:中国人不必为是否获诺奖焦虑

2011-11-04 10:17 来源: 中国青年报
1077 收藏到BLOG

  世界著名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国际数学联盟原主席法捷耶夫()日前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人不必为是否获得诺贝尔奖、菲尔兹奖等奖项焦虑,重要的是人们能够从事自己喜欢的研究。他说:“我认为现在中国数学家的质量和数量都在上升,所以大奖终将会到来。”

  今年77岁的法捷耶夫是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和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与陈省身、杨振宁、谷超豪、葛墨林等几代华人科学家都有密切往来。1986年,他任国际数学联盟主席期间,中国数学会加入了该组织。10月末,他访问了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研究所,出席了该校举行的陈省身百年诞辰纪念活动。

  记者在采访时请教法捷耶夫,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选派很多学生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并拿到金牌,最近20年来中国有15次总分第一,但是,大陆目前还没人获得40岁以下数学家的最高荣誉菲尔兹奖。海外华裔数学家陶哲轩摘得过奥数金牌,也获得了菲尔兹奖。中国不乏数学天才,为什么一直没有产生本土的菲尔兹奖得主?

  对此,法捷耶夫回答,自己一向不愿强调菲尔兹奖的影响。因为,奖章或奖牌的归属,往往反映了评委的喜好。譬如,俄罗斯产生诺贝尔物理学家的人数少于西欧,但并不代表俄罗斯的物理学研究不如西欧。大奖往往显示出学术界对谁最感兴趣,授奖是个复杂的问题。

  “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人们从事自己喜欢的研究。当然大奖显示出了研究水平,但是一个人不应当为了得奖而工作。当人们为了自己的兴趣而工作,大奖也许就会到来。”他说。

  法捷耶夫自1986年开始访问中国。这些年来,他的印象是,中国对基础研究十分支持,这与欧洲和美国正在发生的情况形成了对比。在他看来,基础科学在中国更受重视。

  他说,中国迄今在南开大学、中国科学院、浙江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都建起了数学研究大楼,从物质条件来看,没有任何其他国家可以相比。虽然现在的研究力量仍然不够,但是这些大楼的出现,证明了中国对基础科学的关注。相信这种情况不止出现在数学领域。

  他以陈省身数学所为例说,这里研究数学的年轻人的数量之多,让他印象深刻,这里的条件显示出中国在基础科学领域做出第一流工作的可能性。“很显然,中国正在快速迈向国际数学界很高的地位。”

  不过,法捷耶夫也指出,当今有个不好的风气,最好的学生往往读大学时报考法学院、经济学院或管理学院,这是个世界性的问题。“我对此十分担忧。”

  他说,很快人们就会意识到,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律师和经济学家,需要更多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很明显,实体经济不只是需要经理人,也需要工程师,需要生物、医学、物理、地理等各个领域的科学家。美国有信号显示,该国正在试图改变教育现状,发展更多的工科教育。俄罗斯最近也有类似的讨论。

  法捷耶夫还说,他注意到中国正在花大力气邀请过去出国的人才回国效力。他对这种做法持保留意见。他说,过去一些年里,俄罗斯同样有很多科学家到了国外,虽然“科学无国界”,但对于俄罗斯的教育来说是个损失。他自己的研究组当年约有15人流失,他虽然希望他们回来,但是从客观来看,这些人已经不再年轻,已在国外定居,而且他们的子女也在国外接受了教育。

  这位学界领袖对俄罗斯的领导人说过,花高价请出国的人回国,对于那些当初留在国内的人是不公平的,留守者与国家一起度过了艰难的时期。而且在同等职位上工作的人,应该享有同等的待遇,不能相差太大。

  俄罗斯数学家格力高里·佩雷尔曼几年前因解开庞加莱猜想而备受瞩目,而他拒领菲尔兹奖和100万美元的千禧年数学大奖,更成为一大谜团。佩雷尔曼之前与法捷耶夫同在俄罗斯斯捷克洛夫数学研究所工作。法捷耶夫说,在发表论文解开庞加莱猜想之前,佩雷尔曼多年没有发表过研究成果,但是研究所一直在支持他。后来他提出了辞职,研究所试图劝他留下,但他最终还是离开了。

  这位享誉世界的科学家经常对俄罗斯的年轻人说,科学研究是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本身给你带来满足感,而且还能拿到工资。就像一个笑话说的,你可以“花政府的钱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科学家最重要的是做自己的研究,遵从内心的兴趣,而不是别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