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时:南科大没有朱清时要照样运行

2011-3-03 13:36 来源: 京华时报
648 收藏到BLOG

  3月2日,北京会议中心,南科大校长朱清时接受记者采访。

  毫无疑问,朱清时是去年风头最劲、也最难的大学校长。

  宣称要在中国打造一所“教授治校”的大学,这位卸任的中科大校长先是以63岁高龄出任正在筹办的南方科技大学校长,而后又在教育部未批复的情况下,擅自拍板:自主招生、自授文凭。

  3月2日,全国政协委员朱清时报到。他称,今年两会,他希望推动教育法规修改——因为现有的大学筹办制度,好比“别人要造豪华别墅,你要求人家先盖个猪圈”。

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亦乐乎

  3月2日中午,在北京会议中心教育界别报到点,朱清时风尘仆仆地赶来。从穿着短袖的深圳突然来到穿着棉大衣的北京,这名65岁的老人很不适应,出现了感冒的症状。

  面对众多专程等候他的记者,老人抱歉地要求,先给他一个午休时间——在新闻联络员的采访等级表上,朱清时是记者点名率最高的几位委员之一。

  3点半,朱清时下楼。20多名记者将他团团围住,他面前的茶几上排满了各式录音笔,很像一个小型媒体见面会。

  南科大像一条鲇鱼,正在搅动中国教育这个深潭。筹办中的南科大提出了“去行政化”、“教授治校”的理念,并宣称要像香港科技大学一样,用5到10年时间办成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

  这项尝试的牵头人就是朱清时。当时,他刚刚从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任上退休不久。在中科大校长任上,他坚持8年不扩招、“原生态参与评估”,获得了网友“中国最牛大学校长”的称号。

  为什么要接这个“知道很困难,做了更困难”的英雄帖?3月2日,这位65岁老者以“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亦乐乎”来作答。

  朱清时称,请他做南科大校长,他起初并不愿意。后来有人劝他,他就应了——“当年想改革没有条件。这算是一块试验田。我一辈子都在为推进高等教育改革奋斗,到退休,改革成效还不大,有这样的机会,让我去试一试,不可推辞。”

学生交付给南科大的是一生的前途。所有学生,都在分担学校改革的风险

  这一年,南科大的艰难、勇气已众所周知。

  去年年底,教育部允许南科大筹办。但在现行法规下,南科大获准招生得等到多年以后。去年12月,在教育部还未批复可以招生的情况下,朱清时自己拍板:自主招生、自授文凭。随后,首批45名学生入校。

  对南科大来说,最艰难的一年已过去,朱清时却有了更多的压力。他称,“过去有很多的可能性,甚至我也可以选择不干了。现在收了学生,就要背负起这45人的命运,一直干到把他们送走。”

  他觉得,“学生交付给南科大的是一生的前途。所有的南科大学生,都在分担着学校改革的风险。”入校时,双方签署了一份协议。文中有这样的字样:“双方完全理解存在的风险并自愿承担风险”。作为补偿,朱清时安排,每个学生可获得1万元生活补贴。

  同时,为了对得起这些冒险读书的学生,朱清时致力于提高教学质量——不仅从全球请来教学上最好的老师,还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精心来为学生编排课程。教师中,有MIT的人类学教授,有院士,也有原明报主编等。

  面对在场的20多个记者,朱清时很认真地说:“我希望这是他们最值得骄傲的4年。”

如果你想建一个世界一流的豪华别墅,不能先建猪圈啊

  几天前,教育部表态支持南科大进行的高教改革。

  3月2日,朱清时表示,他希望这个支持来自法律法规方面。“这一年多艰难行进,不完全是人为困难,更重要是旧的教育体制法制化。”

  他认为,教育人士把他们理解的好的教育方式制定成了法律法规。但在30年前,谁都不知道什么是研究型大学。按照现有规定,中国高校只能渐进发展,想建一个大学,要先办成专科院校或者初级学院,等人都配齐了再评审合格升格为大学,然后再申请硕士研究生招生资格,最后再申请博士点。“每一个申请都要好几年,都要剥一层皮。”

  他觉得,“实际上,世界上很多诞生优秀学生的大学,都是一步到位建设成研究型大学的——因为他们是用最新的思路,没有包袱,所以办得好。在我国,这条路已经被堵死了。”

  这位文雅的老人引用了一个粗俗的比方,“如果你想建一个世界一流的豪华别墅,不能先建猪圈啊。从第一块砖开始,你就要按照豪华别墅的要求去做。办世界一流大学也是一样,从招第一个人起,就要按照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去招。如果先招三四流的教师,在他们的基础上再招一流人才,很难。”

如果还是得不到批准,我们就继续尝试自授研究生学位

  目前,在现有体制下,南科大通过教育部的研究生招生资格的事看上去遥遥无期。

  朱清时有自己的算盘。他设想,实在不行,研究生也像本科生一样自授学位。“在建校之初,我们不能把所有困难的事情都干起来。等到我们有很多人才资源,如果还是得不到批准,我们就尝试自授研究生学位这条路。”

  朱清时的底气在于生源——今年南科大春季招生完全采用自主招生的办法,对生源录取,朱清时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们的招生改革必须成功,要经得住推敲,不能任意招生,更不能降低标准。”

  有人问过他,自主招生,是不是“不需要高考就能进入南科大”。

  朱清时回答说,“我们比高考还严格,高考只是笔试,我们还有面试、能力测试、心理测试。我们的笔试是无懈可击的,是最权威的机构出的,可供历史查证。为了社会公平,也为了南科大的将来,一定要用最严格的办法,选出最没争议的人才。”

南科大没有朱清时,要照样运行。这是我的目标

  有人认为,是朱清时个人的魅力和人脉在推动南科大的教育改革,如果没有朱清时,南科大就没有办法运行下去。

  朱清时称,他原本也想着过来做个轻松校长,可到了才发现,学校筹备之初困难重重,前途不明,难有优秀人才加盟,更别说和原来中科大一样的团队。所以看起来好像都是他一个人在做。

  他目前的目标,是打造管理团队和学术团队,“只要建立这两个团队,就不是我一个人在运作。到时候,任何人离开,包括我离开,学校也能正常运转下去。这是我的目标。”

  南科大已开始慢慢前行,但质疑的声音仍旧不少,有人认为,南科大只有在深圳才能实现,不具备全国示范性。

  朱清时不以为然,“30年前小岗村包产到户,所有人都觉得不可复制,是犯法的,现在全国都推广了。深圳最早拍卖土地,当时违宪,都觉得特区乱来,现在也都在复制。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做得好不好。”

  朱清时称,在他的心目中,理想的大学应该充满活力,是个纯粹的学术性机构。

  他喜欢以梅兰芳剧团举例。“剧团成立时,一切都围绕梅兰芳能唱好戏在做。真正的大学就应该这样,围绕‘怎么把学生教好,怎么把科研做好’来运作,一定要学术至上,不要给这个机构赋予太多其他职责。”

  对即将公布的“十二五”规划纲要,这位老人评价,“写得很给力,但下一步要看怎么去落实”。

京华时报:去年两会你关注了哪些问题?
朱清时:去年提的最多的是“教育去行政化”,这也是我们南科大进行教育改革的一个重点。
京华时报:一年来这个问题进展如何?
朱清时:去年“教育去行政化”的讨论引起很大变化。两会后不久,辽宁就有5所公办高校开始换校长,走出了过去从来不敢想象的一步:对全社会招校长和领导干部,并且全部到位。现在更多的学校和地区都酝酿在全世界招聘校长和领导干部。如果没有去年两会上的这些讨论,也许就没有这一步。总的来说,“教育去行政化”已经起步。
京华时报:就这个问题,你还打算做什么?
朱清时:目前的关键是法律法规支撑。南科大也在努力做这个尝试,我们已经拟出了南科大的管理条例,通过市政府认可后进行试点。如果成熟了,还要通过人大进行立法,成为“南科大章程”,这样办校就有法可依。任何地方要去行政化,都需要依法治校。不让行政官员事事干预,要有个妥善的办法。

  我们的管理条例规定,学校的治理结构是三个委员会——党委、学术委员会和行政委员会。其中学术委员会代替过去的职称评审委员会、学位委员会等等,处理一切和学术有关的事,主力是学校教授。行政委员会管理学校的行政事务。

京华时报:今年你打算关注哪些问题?
朱清时:就是关于原有法律法规的修改。比如不能直接建研究型大学这条。我今年的使命就是把这件事说清楚。这一年我们在招聘上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因为我们刚开始建校没有研究生的招生权,而一流人才往往要求能招研究生才来,因为他们不可能等你到能招研究生。症结就在这里。法律修改好了,我们才真正解放了,才能放手改革。
京华时报:本届任期已过大半,你还有哪些愿望希望在换届前完成?
朱清时:其实还没有想过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我当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将近20年,也在推动一些事情,显然不能都在一两年解决,只能往好的方向走。今年我希望教育法律法规的修改也能慢慢有变化。

  我还希望以后有越来越多的大学自授文凭,让社会来评这个学校办得好不好,该不该继续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