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学术期刊为什么难消逝

2011-3-24 13:0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795 收藏到BLOG

  部分期刊借版面费敛财,科技期刊却登小学教学论文,部分期刊为何制造“论文垃圾”?这源于一个论文买卖市场的存在(《中国青年报》3月23日)。一个月前,新闻出版总署针对社会反响强烈的部分学术期刊“靠收取版面费牟利”以及“论文买卖产业化”等问题表示,要对不注重学术质量、刊载拼凑、剽窃学术文章的学术期刊予以严肃处理,对学术质量差、经营水平低、靠收取版面费生存的期刊予以停办。(新华网2月23日)

  之所以有些学术期刊能够靠版面费发大财,原因之一是变相的垄断造成的垄断高价。目前,申请一个新学术刊物刊号比登天还难,这导致部分学术刊物只好走变通,“以书代刊”就是走变通的手段之一。而过去拿到刊号已入行者,形成事实上的相对垄断地位,就可以不做学术而靠“批号”敛财了。

  近年来,我国的学术界早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生的招生数量、规模大幅度增加,以中国人民大学为例,1991年全校每年招博士生40人,现在是800人,扩大了180倍(人大的步伐应该是最慢的高校之一了)。按基本的道理,学术刊物的数量也应该顺应增加,但主管部门对学术刊物的申请办刊,几乎是一律不批。当需求数量大大增加时,供应数量却被抑制不变,僧多粥少,导致一些学术期刊滥收费。

  高收费的都是哪些学术刊物呢?在学界混这么多年,我有一个观察,那就是寄生在政府部门下的“学术”刊物,基本上都以高收费著称(不少政府部门办的刊物版面费高得出奇,据说一篇2~3页的文章版面费已过万元了)。其次是那些专业协会等部门办的学术刊物,收费比前者低点。而社科院系统以及高校所办学术刊物整体质量比较高,基本上不收费。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格局,原因很简单,改革开放以后,许多政府部门与事业单位改制了,要自负盈亏,原来的办刊经费没有了,只好向作者伸手。更有些刊物,把一个刊物当企业来经营,以盈利多少来进行经营,比如原来曝光的《商场现代化》,一个月三期,一期399页,200余篇论文,每个页码600元,钱稿交易,见文就发,四年内版面费收入数千万元。不独独是《商场现代化》,这样的所谓学术期刊数量众多。高校与社科院系统由于经费可以保证,要靠学术生存,对质量要求比较高,相对比较规范,靠版面费创收生存者少。

  版面费来自国外,但在我国被“发扬光大”了。其实,国际学术界还有一个判断学术期刊质量的指标,应该引起主管部门的重视,那就是文章的他人引用率。经济学界有些专家之所以只发表一篇文章就能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主要是靠好文章极高的引用率来判断。文章引用率、参考文献标注、同行匿名评审、学界名人做编辑、淘汰制等,都是国际学界判断学术刊物水准高低的最核心指标。你刊登的文章多了,单篇引用率严重下降,就会有被清除出学术核心期刊的危险。所以,好的体制是清除垃圾学术期刊的主要工具。

  目前的审批制下,一旦刊号审批通过就基本上不淘汰,使那些劣质的学术期刊难以淘汰出去,而新的学术刊物又难以进来,这才是问题的症结。学术刊物只是学术研究发表的一个平台,其实没有必要进行这么严格的审批。过于严格的审批管制会制约学术界的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