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自费奔走28省份揭食品黑幕:这里头奥妙大了

2011-5-23 10:30 来源: 羊城晚报
558 收藏到BLOG
  一个农民的食品揭黑行动

  孙焕平开着他的厢式小货车,走遍全国宣传食品安全

  你说,我的梦想会实现吗?

  他只是江苏淮安的一个农民,却是食品打假的圣斗士;

  他自费行走于国内28个省70余个城市,用亲身经历揭露食品加工的种种黑幕;

  “5·17”,我要吃!

  他的心愿是,5月17日能成为全国“食品安全宣传日”……

  你看我像脑子有毛病的人吗?

  不像吧?就是嘛!我说话说得清楚,车也开得这么好,哪里就不正常了?可偏有些人说我有毛病,要不然谁会这么傻啊,为了一件跟你啥关系也没有的事,全国各地到处跑,吃尽苦头,受人白眼,花了钱,妻子还要离婚……

  想起来,唉,是有点儿犯傻。要不然,我怎么叫“老土”呢?

  壹

  卖菜,这里头的奥妙大了

  人家早就说我傻了。17岁我刚初中毕业,就跟着人去贩鸡。那时候贩鸡跟现在不一样,我们去乡下收了鸡,拿到市场上卖,人家买回去自己杀。有一天,我去贩鸡人家里,很奇怪,干吗呢这是?他把细沙、水、面粉和成泥,搓成细条,扯着鸡的脖子,掰开嘴就往里塞,一塞一条,一塞一条,你猜一只鸡最多能塞多少沙啊?告诉你吧,七八两!

  那是我们家一个亲戚,可以叫叔叔。看我愣着,一拍我脑袋:“傻呀,还不帮忙。”后来我知道,贩鸡利润太薄,不这么做一分钱也赚不到,市场里谁都这么做。我也这么做了。可我不会说谎,有一天有个老太太来买鸡,问我,孩子你说实话,你这鸡里填了沙没有?

  我一听就慌了,支支吾吾,说填了。老太太还是买了我4只鸡。第二天,市场里的人就来找我了,说你这个孩子,不晓得好歹!

  那是我干的第一件营生。以后我还卖过豆腐,种过葡萄,做过水发产品,开过小厂,什么活儿都干过,人家开玩笑叫我“老改行”。我做的这些,都跟吃有关,前前后后,就是为了一个“吃”字。

  贩了两年鸡,我又跟村里的老人学做豆芽。菜场里有个怪事,人家的豆芽总是比我的漂亮,水灵灵的,卖起来也快多了。我那时就知道了,人家是用了一种“保鲜粉”,很神奇的东西,倒在水里化开,淋在豆芽上,从早卖到晚还是水灵灵的,光鲜明亮,我们没淋过水的豆芽,明显就没有卖相。

  我知道那东西不好,人家自己都不吃豆芽。

  我跟你说吧,卖菜,这里头的奥妙大了!有一年,我在外地,吃饭吃到一种很好吃的脆豆腐干。我正好学做豆腐,我们那儿没有这种豆腐干。我找了好几个地方,终于联系上了做脆豆腐干的村子,揣着谈好的3000块学费,去学。

  你猜怎么着,最后一步,师傅把工业用的双氧水、工业碱加进去,还告诉我自己最好不要吃。我也问师傅了,这种东西吃下去,会不会有危害?师傅丢下一句话:“反正吃不死人。”他们整个村都做这种豆腐干。

  做了半个月我就没做了,缺德啊!第一天收入就是230块,可我发现自己的手都脱了皮。那都是化工产品,吃下去慢性中毒,人家做不做我管不了,我自己坚决不做了。包括后来我开了一家豆制品的饮料厂,人家也叫我掺假,在豆奶里面加一种叫蛋白精的东西,能提高蛋白质含量。我不能那么做,良心上过不去。

  从2004年开始,我就开始关注食品安全,我订了很多报纸,看到有关的报道,我都剪下来。后来看到,浙江还出过戴着防毒面具做豆芽的新闻呢。这么跟你说吧,菜场里的豆芽,不是100%也是99%用过保鲜粉,学名叫什么硫酸钠,我没什么文化,记不住。但是我告诉你,鲜鲜亮亮、白白嫩嫩的豆芽以后你就不要吃了。生长时还放过激素,可那种激素是有厂名、厂址的,也不知道国家允许不允许,可本来十天半个月才能长出来的豆芽,一星期不到就拿出来卖了。

  卖相越好的东西,你越要警惕。像剥好的马蹄,我们自己剥出来一放是不是会变黑掉?菜场里卖的,雪白雪白,不要买,泡过的。河藕,雪白的,也泡过。水发产品,牛百叶、竹笋那些,又有光泽又漂亮,不要买!听我的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