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污染“青岛啤酒”

2010-7-19 15:16 来源: 人民网
885 收藏到BLOG
  紫金矿业污水再次泄漏,本来以为解决了问题的调查小组不得不紧急返回。这些“应急出动”但内心却充满厌倦的调查小组,满怀希望尽快息事宁人,把围观公众的注意力,转移到声色犬马等意气消磨场中。

  然而,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紫金矿业的污水顺势蔓延到了“青岛啤酒”身上。因为青岛啤酒同样也是陈发树家族参与控制的企业之一。兄弟之间明算账,兄弟之间同气连枝。企业领袖的脾气和风格,就是旗下企业兄弟的共同风格。此时此刻,青岛啤酒满怀惧意地回过身来,清点一下全国各地以青岛啤酒命名的污染企业,发现,其环境保护方面的劣迹,早被环保部门累累记录在案。

  而且大部分都被民间环保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挖掘到了。2010年的春节前十多天,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自然之友等34家环保组织,发出公告,呼吁公众在购买年货时,注意审查一下所购买的产品是不是“黑心企业”。为了帮助公众更好地获得知情权,34家环保组织列出了20多个相对易被公众记认的品牌。这其中,有一个品牌就是青岛啤酒。

  34家环保组织同时还发出了建议,要求这些环境违法的企业,在想要践行企业社会责任时,把自身的环境违法原因和改良结果向公众通报,也就是把自己干了什么坏事,又准备如何做些好事以赎罪,向公众一一交代清楚。

  为了刺激这些企业涌起通报的雄心,环保组织还拟好了“绿色贺卡”,发动公众给这些黑心企业负责人发送贺卡,告诉这些企业,虽然公众可能喜欢他们生产的产品,但公众同样喜欢知道这些产品到底是如何生产出来的,生产这些产品的过程,又是怎么样的污染环境的过程。

  不少企业都应公众的要求,给环保组织发来了“整改方案及结果说明书”。有的企业甚至表现得非常的诚恳,派出了代表团亲自向环保组织说明这些违法记录的来龙去脉。当然也有企业气势如虹,搬出当地政府来试图恐吓环保组织,声称如果环保组织放弃,他们就要动武和动粗。

  在2010年春节前后的几个月时间里,青岛啤酒则一直保持顽固的沉默。他们似乎根本都没收到公众的呼声,也似乎根本没看到媒体报道对他们的指点。他们任环保组织苦苦等待而一门心思地装聋作哑。他们以为只要采用最传播的“拖字诀”,公众就会放过他们,产品就能够持续畅销,肆意污染就可以在白天黑夜里照常进行。

  直到紫金矿业这个活宝兄弟看得眼馋,忍不住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起了污水泄露的壮举。这一壮举不仅仅让福建省的官僚体系处理污染事故的能力集体晾晒在公众面前,而且把陈发树家族的处事风格、谋财招术摊铺在了聚光灯之下。

  紫金矿业这一惊天举动,不知道是不是也会把青岛啤酒卷入公众环保风景的漩涡。但可以肯定的是,肮脏的事情因为有了同样肮脏事情的响应,会倍增得更加的污浊;紫金矿业的闪闪红星,显然也激发了公众对青岛啤酒环境表现的兴趣。

  相信一切潜伏的罪证都会被重新揭示,相信所有被填埋极深的往事都会被公众翻炒。可以确信,陈发树家族必将持续地刺激公众对企业环保责任的兴趣,直到陈发树控制的所有企业,都“净身入宫”,把生产过程的所有污染物,全都一一治理清爽。

  一个连自身环境污染都不想解决的企业,居然会成为名牌企业。一个连自身环境污染都不敢应对的企业家,居然会成为社会讴歌的英模,显然,我们的社会,仍旧是一个心智不健全的社会。看来,陈发树、陈景河、唐骏、罗映南这样的人,今后还会成群结队地出现。

  紫金矿业其实还污染了很多其他的企业,不信,大家可去搜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