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谈判天津会议即将落幕 多方分歧犹存

2010-10-09 15:41 来源: 中国广播网
收藏到BLOG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为期6天的气候变化国际谈判天津会议今天(9日)即将落幕。作为坎昆会议的向前延伸,天津会议被寄予极高期待,然而,在谈判桌上,多方分歧犹存,阻碍气候谈判最终达成共识的症结究竟出自何方?

气候变化国际谈判会议于4日上午在天津市举行开幕式,国务委员戴秉国出席并致辞。

  这次天津会议原本应该是各国在奔赴墨西哥坎昆会议前,最后一次、也是最重要一次寻求“共识”的机会。然而,这些天的谈判却一如天津近日的天气,总是“晴间多云”。

  多位参会专家表示,如果能天津会议不能达成更多共识,那么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在年底的坎昆会议上将有可能难产,也就是说,这一协议将只能等待在明年的南非会议上正式出炉,甚至等待汉城会议的结果。

  目前争论焦点集中在哥本哈根问题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在召开记者见面会时首先表示,去年年底举行的哥本哈根会议虽然最后只是达成了一个没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但这是各方达成的一个政治共识,所以中方对其予以了肯定态度。

  中方:对哥本哈根大会最后的结果有些人还不是很满意,认为这个过程不是公开透明,也没有体现广泛参与、协商一致的原则,但是哥本哈根协议也确实是中美等各方共同的协商之下,至少是产生了这样一个结果。所以我们中方还是给予肯定并支持。

  这一点也得到了77国集团、最不发达国家集团等多个集团的支持,然而,以伞形国家集团为代表的少数发达国家国家却质疑哥本哈根会议达成协议的公正性,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致信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丹麦首相,解释中方立场,提出要吸取哥本哈根会议的教训。

  中方:我们要吸取哥本哈根会议的教训,要遵循公开透明、广泛参与、协商一致的原则,加大谈判的力度,我们要求要开5次谈判会。

  面对中方对气候谈判所表现出的诚意,美方却将其误读为中国只是继续纠缠于程序议题。美国气候变化首席谈判代表乔纳森·珀欣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责中方代表试图就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的协议进行重新谈判,而不是在协议的基础上尽力推动重要议题的讨论。

  乔纳森·珀欣:在此次协商中,一些国家很善变,非常不情愿,不愿意报告,不是不采取措施,而是不愿意报告。我们认为这是不可行的。

  但事实上,中方正是根据协议,采取了行之有效的落实政策,进而在天津会议上和与会代表一起讨论节能减排的力度和政策问题,中国政府目前已经提出到2020年,全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的目标。

  也正是因此,中国在天津会议上被公认为在减排行动上“动了真格”。然而,这些赞许声中,也夹杂着不和谐的声音。伞形集团国家据此试图分化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强调共同的责任,淡化有区别的责任,要求所有国家都应当采取有意义的行动,甚至对发展中大国提出量化减排要求。

  乔纳森·珀欣:在哥本哈根会议后不久,中国政府也向世界做了宣告,承诺要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措施强度、可再生能源、森林等问题……这是强国就一系列问题做出承诺的事例。众所周知,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国,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两国占了全球排放的一半。如果我们两国不采取行动,就不能解决全球气候变化问题。

  不同的认知,带来的是令人尴尬的现实:发达国家在《京都议定书》中承诺的减排目标落空,美国甚至至今不愿承诺与其他发达国家“可比较”的减排目标。

  而在通向坎昆会议的关键问题——援助资金问题上,发达国家一再承诺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转让和能力建设支持,但却是虚多实少。

  解振华:各国各利益集团之间要建立互信,建立互信的第一件事是发达国家把快速启动资金建立起来,连已经承诺了的都没有建立起来,怎么能建立互信呢?所以发展中国家希望快速启动资金要建立起来,而且要公开透明,让大家知道这些钱谁出了,出了多少,给谁了,而且要是新给的钱,这些都要公开透明。

  对于中方的呼吁,美方发言人没有直接回应,却巧妙地以图古鲁这样的小岛国为例做了一个比喻辩解称,不管国家大小,有需要就应该提出援助,因此很难解决究竟该给哪一个国家。

  美方代表:图古鲁是太平洋上的一个非常小的岛国,大约有3万人,把他们放在天津的一角将消失。图古鲁比整个印度半岛和孟加拉国(有数亿人口)更有优先权吗?你怎么做决定?但与此同时,我们都看到了印度半岛的后果,巴基斯坦洪水造成了数百万人无家可归。你该如何决定我们向哪里投入这些资金?

  美方的巧言令色,中方并不认同,国家发改委负责人在向记者表示: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一味指责别人,而没有实际行动,只能说明它缺乏诚意,这才是影响谈判最终获得共识的最大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