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荒背后的无偿献血陷入困境 面临信任危机

2010-10-31 09:36 来源: 大众网
收藏到BLOG

  近日,昆明、北京等城市血库纷纷告急,不少城市首次在献血旺季的9、10月出现用血紧张。央视等媒体分析,出现这―情况的主因是民众对无偿献血的信任危机。

  献血者能否知道自己所献鲜血的确凿去处?如何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无偿献血队伍?这些疑问在公众中蔓延开来,将无偿献血推到了风口浪尖。记者调查发现,我省各地同样面临着困境。

  全省用血量年增10%,献血者却一直都是8万多人

  “第一天150人,第二天120人,第三天110人,献血的人越来越少。”10月28日,济南市血站副站长程刚讲述了他采血的经历。

  26日到28日,程刚一直跟着采血车到英才职业技术学院采血。虽然献血者一天少过一天,但程刚已经很满足:“如果其他高校都能达到这个水平,就谢天谢地了。”

  程刚的担忧,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近来蔓延全国的血荒―――近日昆明、北京、南京等地血液纷纷告急,血荒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山东省血液中心透露,我省每年临床用血量约280吨,且以每年10%以上的速度递增,但省内献血人数一直维持在每年8万多人,徘徊不前。

  程刚也介绍,现在本应是献血旺季,但济南血站库存量一直在30万毫升以内,虽没有到25万毫升的警戒线,却也低于35万毫升的正常库存量。

  而在青岛,一度四种血型全部告急,今年青岛市中心血站发布了十年来第一个血源保障Π级预警。经多方组织无偿献血,28日,青岛除O型血库存偏低外,其他血型存量基本恢复正常,血荒终于得到缓解。

  今年上半年,济南血站共计接受献血者12302人次,固定献血者(连续三次献血)303人次。献血者中,大学生6000人,农民2800人,工人1850人,三者占了全部献血者的86%。而全市数百万人口、企事业单位数量庞大的人员,多处于“缺位”状态。



  多次献过血,却不知献血对近视度数有要求

  28日下午,记者在泉城广场随机采访了20人。市民张先生说,他不知道献血之后对身体有无不良影响,所以一直不敢献血;济南大学一位大学生称,怕采血车不卫生,献血被传染疾病。

  迄今为止已献血128000毫升的献血明星房泽岸认为,除了宣传力度不够,无偿献血的奖励和返还机制不足是重要的问题。“成都等地方无偿献血800毫升以上就可以终身免费用血,但山东需要2000毫升。”

  在山师东路的爱心献血屋,来自仲宫的女孩小高献血400毫升之后得到了一瓶果汁和一个保温杯。工作人员介绍,如果献血200毫升,得到的是一把雨伞。

  “这点东西没有什么吸引力,我只是为了响应无偿献血才来。”小高说。

  “我们也想过提高奖励,但每年的预算款有限,只能在夏冬献血淡季增加一些赠品。”省血液中心献血办公室李科长说。

  患有深度近视的吕先生以前多次献过血,但并不知道献血对近视度数有要求。前几日准备再次献血时,一位医务人员告诉他高度近视多伴有眼底病变,一般不建议献血。“以前献血从没有人这样告诉我。”吕先生很不理解。

  在省血液中心提供的献血登记表中,有近50种不适宜献血的情况,但不包括对近视度数的要求。



  献用血明细是否公开,血液中心称自己说了不算

  “网上有帖子说,我们无偿献的血被拿去交易,成都还出现过用血浆浇花的事,无从查起。”不支持义务献血的市民韩磊说,他对献的血的去处很不放心,却又无从查起。

  针对近期国内各地“信任危机引起血荒”的说法,李科长称不能完全这样理解。“主要还是对无偿献血宣传不到位,令大家产生一些误解。”

  “许多人会问,我们无偿献血,为什么医院供血还要收费?”李科长解释,血液从采集到使用需要经过两遍共七项检测,这些成本由国家统一按每200毫升220元来计算。

  根据我省的办法,献血者献血五年之内可以免费使用五倍于本人献血量的血液,五年之后献血者和其亲友都可以免费使用等量于其献血量的血液。

  李科长称,从2010年1月1日至今,我省已有724人因为本人或者亲属献过血之后又用血,报销了共481705元的现金。“血站现在没有实现异地联网,所以还需要回当地报销。”

  献了的血到底去了哪儿?据了解,每一袋血的来源和去处都要至少被保存十年,以防受血者用血后出现问题。但根据相关规定,献血者的血用在了谁的身上,这是不能告知的。

  李科长说,血液中心的收支都要经过财政,有些明细和程序是否要主动向社会公布,不能由他们说了算,“到现在还没有人表示想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