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我国不会流行超级细菌 可能少量传播

2010-8-24 14:01 来源: 新文化报
609 收藏到BLOG

  ■后甲流时代类似流感或会经常出现

  《新文化报》:本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已经结束,甲型H1N1病毒的传播基本上接近尾声。后甲流时代,我们需要注意什么?

  钟南山:与一般季节性流感病毒相比,甲流只是规律不同而已。今后,像甲流这种(病毒),以后可能会经常出现,回头总结一下,实际上,甲流跟季节性流感是近似的,但为什么我国这么重视?因为我们曾有过教训,在2003年“非典”时,是在我们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遇到的,加之其传染性很强,非常被动。

  但这次甲流是从外面输入的,一开始,传染性非常强,因而实行外堵输入的措施,针对整个过程,国外认为有些小题大做,我不认同,因为没有人能预测到它有多危险、危害性有多大,因此,充分准备一下还有很有必要的。

  它虽然跟季节性流感差别不是很大,但在一段时间内,它是绝对占优势的,但现在,占优势的是乙流。

  以后,再遇到类似情况,我们不会处于被动,因为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系统,信息的系统和监测的系统,了解病毒的变化情况,而且,这正在慢慢形成常规,而不是以往采用突击的办法,思想上的认识和公共卫生已经形成网络系统,因此,甲流是防范今后类似病毒侵袭的很好的演练。

  《新文化报》:甲流疫苗曾在国内引发争议和质疑,在这次防控甲流当中,它究竟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钟南山:要真正考验疫苗用了以后会不会减少甲流的患病者,现在还没有这样的统计,但是我们生产的几种疫苗,的确能够产生相应的抗体,具有一定的抵抗作用。但它的作用并没有想象中的持续性,因为到了去年11月底的时候,甲流流行就开始减弱了,1月和2月就更少了,假如甲流继续发展的话,它会起很大作用,但现在看,它已完成历史使命了。

  《新文化报》:今后一段时间,还有必要来注射甲流疫苗吗?

  钟南山:没有必要了。现在甲流已经不是占主导的流行性感冒病症了。

  超级细菌不是通过空气直接传染

  《新文化报》:近期,印度、巴基斯坦、比利时等国出现的“超级细菌”引起广泛关注,它会在全球范围包括我国大范围传播吗?

  钟南山:一般来说,它是不会通过呼吸系统传染的,超级细菌叫做新德里病毒,含有一种耐很多种抗生素的基因,基因存在于两个细菌中,一个是大肠杆菌,一个是肺炎克雷伯菌,这种细菌常常出现变异,会有传播,但不会形成大面积的传染,所以,最关键的就是对这些病人做好隔离。

  在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合理使用抗生素,如果能合理使用,就不会出现这种超级耐药细菌,一旦出现,主要也是由于滥用抗生素造成的。

  我相信,超级细菌在中国不会流行,但有可能会有少量传播。我们与其他国家一样,一旦发现就会注意消毒和隔离,因为不是通过空气直接传染。

  《新文化报》:据说最高级的抗生素也很难对付它,它真的无药可治或者那么难治吗?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钟南山:暂时看,有两种药可能有效,一个是替加环素和多黏菌素,替加环素中国暂时没有,而且暂时使用也不是很广泛;多黏菌素毒性比较大,所以,恐怕关键还是预防。

  《新文化报》:预防需要注意些什么?

  钟南山:细菌的监测很重要,但是往往它是在滥用抗生素的人群中出现。

  最重要的问题是,抗生素现在用得太泛滥了,感冒、发烧用抗生素根本没有意义,今天我们还讨论这个问题了,所有慢性咳嗽差不多两个月的病人,接近100%都不是气管炎症,都不需要用抗生素,关键是医患双方缺乏对抗生素的正确认识。

  《新文化报》:抗生素使用上没有规范吗?

  钟南山:有,但问题出在指导思想,当前,医患关系比较紧张的情况下,有些医患人员想做得多一些,而不是等出问题的时候因为没用抗生素,因为这个思想在作怪,所以有时候也跟我们医疗体制中的市场机制有一定关系。

  现在在很多医院都对抗生素有限制,但这种限制不能从思想上解决问题,所以说,关键还是认识问题。

  ■相关新闻

  印度专家称——印度出现超级细菌与滥用抗生素有关

  印度传染病专家日前对媒体说,近来印度出现携带NDM-1抗药基因的超级细菌,显然与印度国内长期滥用抗生素现象有关,目前印度尚缺乏对超级细菌感染病例的具体统计。

  新德里阿波罗医院传染病专家阿布杜尔-加法尔对媒体说,滥用抗生素是出现超级细菌的原因。抗生素诞生之初曾是杀菌的神奇武器,但细菌也逐渐进化出抗药性,近年来屡屡出现能抵抗多种抗生素的超级细菌。

  加法尔说,印度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现象较为严重的国家,造成某些抗生素对60%至70%的印度人口不能起到有效抗菌作用。而发达国家这样的比例平均只有15%。

  加法尔认为,今年仅在孟买的一家医院就连续发现22例携带NDM-1基因的超级细菌感染病例。他认为,如果对印度全国的类似病例进行统计,其结果将是惊人的。目前这种超级细菌只在医院范围传播,还没有社区传播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