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谷糖业”破产重整完成 申报债权总额达53亿

2010-9-16 10:11 来源: 南方日报
588 收藏到BLOG

  “广东糖王”坠楼身亡引发的广东中谷糖业集团破产重整案曾轰动一时。

  15日下午,广东中谷糖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公司破产重整债权清偿会议在湛江召开。会议确定广东恒福糖业集团全面接手中谷糖业。至此,申报债权总额达53.24亿元,涉及近30万蔗农的“中谷整体破产重整案”尘埃落定。两个月后的今年榨季,原中谷糖业旗下的各糖厂将正常出糖。

  据悉,“整体破产重整”的司法实践在广东尚不多见。

  烫手的山芋整体破产重整是唯一出路

  知名民企轰然倒下,政府首先想到通过重组,一揽子解决问题。但是面对中谷的家族式经营,重组却无人敢问津。

  “中谷”的下属公司虽都是独立的企业法人,但人、财、权几乎都由集团控制和统一调度成品糖的权属,各种资金的来源与归属,均混同一起,难以界定。中谷糖业集团———一个本来应该以现代企业化运作的集团公司,在家族式经营管理下,混乱不堪。

  残局如此,部分债权人向湛江中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2009年9月8日湛江中院由副院长黄涌任审判长,组织了精干的审判力量,组成了5人合议庭。

  黄涌表示,此类案件一般有四种处理方法:普通诉讼显然行不通;企业重组,又无人问津;如果破产清算,等于彻底让中谷退出糖业市场,清偿比率还要低(估计15%左右);最后只有破产重整一条路,能让企业和社会受到的震荡最小。

  根据我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破产重整是指当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不对其进行简单的立即清算财产,而是在法院的主持下与债权人达成协议,制定重整计划,规定在一定期限内,债务人按照一定方式全部或部分清偿债务,同时债务人可以继续经营其业务。

  “破产法设置重整制度的目的就在于防止企业破产清算,最大限度地节省社会资源,保护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利益,维护地方经济和社会安定”。经广东省高院分析,并报最高法院批复,2009年11月13日,同意湛江中院受理包括广西两家糖厂在内的中谷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八宗破产重整案。

  司法实践的创新

  投资人全额清偿甘蔗

  这是一次艰难的审理,该怎样走法律程序、该如何权益处分,都处处在考验法官的智慧。其中最难的,是30万蔗农的甘蔗款该如何保障。

  根据《破产法》的规定,蔗农的甘蔗款并不属于第一顺序清偿的债务。拖欠蔗农的款项,只能为普通债权,按照清偿比例来支付。这对于近30万蔗农来说,不但之前的辛勤耕作得不到补偿,还有可能影响到蔗区的其他农户,对整个制糖业将带来原材料匮乏的致命打击。

  “既然是整体破产重整,投资人必须全盘接受重整方案。所以只要不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将拖欠蔗农的2454万多元甘蔗款不列入可供分配资产中进行分配,由投资人另行出资全额清偿,并不违反法律规定。”黄涌表示,“这样不仅保护了蔗农的权益,而且保护了蔗农继续种植甘蔗的积极性,最终也会在原材料方面惠及到投资人。”此举最终赢得了投资人的最后认同,并获得债权人会议一致通过。

  艰难的消化

  广东“新糖王”呼之欲出

  与此同时,对中谷及其下属公司的资产评估也在依法进行着。今年8月20日,经过5名意向投资人的七轮激烈竞价,广东恒福糖业集团以8.13亿元取得了投资人资格。

  据介绍,2008年庞贵雄跳楼之际,正值当年的榨季即将开始,恒福糖业租赁了中谷下属的糖厂继续维持生产。2009年,中谷还在破产重整中,恒福继续租赁经营。两年的租赁经营中,与蔗农及榨糖厂的合作,不但因维护正常的经营秩序赢得了社会的赞许,更重要的是与原中谷及其属下的各公司建立起了新的联系,并且立志改变中谷经营中出现的弊病,将一个家族式管理的旧中谷,打造具有现代经营管理模式的广东“新糖王”。

  根据《破产重整项目投资合同》的约定,恒福先支付了4.065亿元,剩余的4.065亿元将在11月底前支付。昨日下午,中谷的财产正式移交恒福,第一批受偿债权人开始受偿。湛江市坡头区坡头镇蔗农代表吴亚池、钟文在清偿大会现场,足额拿到了190万多元甘蔗款。

  破产重整

  《企业破产法》自2007年6月1日起施行。“破产重整”是该法新引入的一项制度,是对可能或已经发生破产原因但又有希望再生的债务人,通过各方利害关系人的协商,并借助法律强制性地调整他们的利益,对债务人进行生产经营上的整顿和债权债务关系上的清理,以期摆脱财务困境,重获经营能力的特殊法律程序。破产重整制度作为公司破产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已为多数市场经济国家采用。它的实施,对于弥补破产和解、破产整顿制度的不足,防范大公司破产带来的社会问题,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墙倒众人推虚报债权者众

  据全程参与中谷整体破产重整的林怀海律师透露:“单是审核账本和文书就有16000册,装了满满11车。到今年8月27日,共有410户债权人(未含蔗农和糖厂职工)申报了债权,总额达53.24亿元。经过我们反复审查核对,最后确认的债权总额为19亿多元。”

  针对申报与确认之间的巨大差额,林怀海解释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趁乱作乱,虚报债权。”

  据介绍,今年1月24日,一个名叫孙康珠的男子,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合计10.9亿元的债权,并提供了四份综合合同和借据。经司法鉴定,上面所有“庞贵雄”的签名均系孙本人自己的笔迹。湛江终于遂即以“伪造证据,虚假申报债权”对其进行了司法拘留,并罚款1万元。

  经过反复核对,这19亿多元的债权共有五大类:抵押债权,5.29亿元,多为银行借款;普通债权13亿多元,其中职工债权1142.6万元,国家税费总额1615万元,蔗农甘蔗款2454万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