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泡餐盒用垃圾次料造 各方为利益暗战10年

2010-10-15 08:21 来源: 《北京晨报》
702 收藏到BLOG

洁白的纯料

  发泡餐盒十年暗战

  记者暗访:垃圾次料造出餐盒

  核心提示

  10月初,北京地区仅存的一家发泡餐盒企业,最终选择彻底切断生产线,改行做KT板材。这家在被禁前发展了6年,被禁后又“地下”生产了10年的企业负责人老谢(化名)无奈地表示,除非这个行业彻底解禁,否则他决不会再涉足。“10年来,别人为了各自的利益反复暗战,我受够了在他们的夹缝中求生存的艰辛。”老谢说的暗战,是指以中塑协和李沛生为代表的“顶盒派”,与董金狮等“倒盒派”之间存在了10年的关于发泡餐盒的存废纷争。


  -新闻现场

  一场饱受质疑的发布会

  协会高调呼吁解禁

  近日,北京新闻大厦酒店,一场名为“正确认识和使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新闻发布会突然举办。联合举办此次发布会的是产学研合作促进会和中塑协。

  “先发言的是中塑协,然后是产学研促进会的一位副会长,两方都说,被禁10年的发泡餐盒是典型的绿色产品,应呼吁为之解禁。我心想,熬了整整10年,终于要见着光亮了。”被邀参会的老谢说,就在发布会举办的前几天,央视《消费主张》栏目连续三天曝光了南方一些厂家用洋垃圾生产发泡餐盒,并添加荧光增白剂等有毒有害物质的丑闻,他原本还在为新一轮的严查而提心吊胆,“未料风声突然逆转。”


  生产商中途开溜

  而下一刻,原本被兴奋笼罩的老谢,又迅速被担忧漫过。老谢说,接下来发言的是原国务院全国包装改进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沛生,“主办方说,李沛生是中国产学研促进会循环经济研究分会(筹)会长,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发泡餐盒的恢复工作。74岁的李沛生说着说着就提起了董金狮。”

  眼见形势不对,老谢迅速离开会场,开车往厂里赶。“董金狮肯定要和中塑协干仗,这是个是非之地。”老谢说,“我们这些企业不是墙头草,但为了生存,近10年来,当风向更有利于暗战的某一方时,我们就得站在这一派的队列中,同时,还得留出一只眼小心盯着另一方的动作,我们的处境就很微妙。”

  与他前后脚离会的,还有河北一家生产发泡餐盒的企业负责人。


  消费者该信谁?

  “毕竟是早就明令禁止的产品,时隔10年,中塑协大张旗鼓为其‘正名’,看得出参会者眼中的惊讶。”一名参加中塑协发布会的与会者说,等到提问环节,有记者毫不客气地提出了质疑:既然该产品如中塑协描述的这么好,那当初为何会被禁?

  更有记者提出,央视曝光说发泡餐盒多有毒有害,发布会说发泡餐盒是“无毒无害”,消费者究竟该相信谁?


  -前世今生

  发泡餐盒 禁用?解禁?

  “发泡餐盒当年被禁,太突然。”李沛生称,1986年,发泡餐盒在中国铁路开始使用。1995年,铁道部下令,禁止发泡餐盒在铁路站车使用。1999年,经国务院批准,原国家经贸委颁布6号令,发泡餐盒被列入《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要求自2001年起不得生产销售和使用。

  “1995年左右,全国的铁路沿线两侧,树上挂的是塑料袋,铁轨两侧是发泡餐盒,此景被称为‘白色长城’,铁路开始禁用发泡餐盒后,又有两件事将发泡餐盒彻底逼到‘死路’。一个是1998年长江大水,大量发泡餐盒堵了长江三峡和葛洲坝水电站,一度影响船舶通行。另一个是1999年前后媒体突然爆出的‘发泡餐盒有毒论’。当时,有人指发泡餐盒在65℃的高温中使用时,会释放致癌的二 英和导致生殖机能失常的双酚A类有毒有害物质。这一系列原因,最终导致‘6号令’迅速出台。”李沛生说。

  李沛生称,2005年,他和一些专家调查过发泡餐盒企业状况后,曾与国务院研究室、全国人大环资委等单位举行过研讨会,建议修改“6号令”。2009年7月30日,工信部专门召开座谈会。李沛生称,此次会议同意建议将发泡餐盒从《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淘汰落后产品目录中去除的提案。

  


发灰的次料

  -名词解释

  发泡餐盒:主要材质为聚苯乙烯,具有质轻、保温、耐油、抗水和价格低廉等特点,高温环境中易融化。发泡餐盒在一次性餐盒市场的占有率高达70%。

  聚丙烯餐盒:其主要材质是由丙烯聚合而制得的一种热塑性树脂,其特点是韧性好,能在微波炉中加热,高温下分子稳定,对食品包装而言更安全。

  两派暗战

  倒盒派:从未停止“反对”

  董金狮,北京凯发环保技术咨询中心负责人、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今年,董状告著名老字号老边饺子馆和东来顺使用不合格的一次性快餐盒,并胜诉。

  顶盒派:从未放弃“正名”

  中塑协成立于1989年。发泡餐盒行业,是中塑协的指导行业之一。按照“顶盒派”的说法,过去的10年里,他们从未放弃为发泡餐盒“正名”。

  倒盒派:他们拉大旗作虎皮

  据我所知,中国产学研促进会虽然有人在发布会现场,但人家并未跟他联合举办。因为产学研促进会有国资委的背景,中塑协这是拉着大旗作虎皮。

  顶盒派:只想推动行业发展

  只想推动发泡餐盒行业的正常发展。今年国家发改委《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中,发泡餐盒已从淘汰目录中去除,这意味着发泡餐盒可能很快回归市场。

  倒盒派:完全解禁将是浩劫

  我从没说过,发泡餐盒在正常生产和使用的情况下有毒有害,也从没说过不让发泡餐盒回归市场的话,我主张有限度地解禁,否则将是一场浩劫。另外,发泡餐盒行业生产“十分不安全”,“你问问现在哪家发泡餐盒企业没着过火?”

  顶盒派:典型的绿色产品

  李沛生说,全国第一台发泡餐盒的生产设备就是由他负责引进的,因为对该产品比较了解,“我多次考察了国内外发泡餐盒市场,得出的结论是,这产品不但是无毒无害的典型绿色产品,还符合国际食品包装潮流。”

  倒盒派:绝不碰合格企业

  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控制这个行业?企业违法生产时,中塑协为什么不管?我举报的都是即便在政策允许生产发泡餐盒的情况下也不合格的企业,你安分守己地生产,我绝对不管。

  顶盒派:董俨然成了管理者

  董金狮与愿意“合作”的发泡餐盒生产企业达成协议,由他先查实何处有产销发泡餐盒的企业,然后广泛招引媒体“围剿”,再通知工商、质监等部门查处。董俨然成了这个行业的管理者。

  倒盒派:回收实践并不顺利

  现在,外地餐盒大量进入上海市场,而上海的回收系统却无法收取外地餐盒的回收费。目前,上海的发泡餐盒回收工作陷入泥潭。

  顶盒派:妥善解决环保问题

  发泡餐盒被禁后,上海施行了独立于全国的“三分钱工程”,这是个关于回收废餐盒的系统,政府对生产发泡餐盒的企业征收三分钱污染治理费,用于回收工作,已妥善地解决了环保问题。

  倒盒派:我知道行业的深浅

  我在近20年时间里,一直实地接触这个行业,知道深浅,所以才发出跟他们不同的声音。

  顶盒派:发泡餐盒大有市场

  聚丙烯餐盒每个要1毛多钱,而每个发泡餐盒仅需七八分钱,“市场代表人心,理应让发泡餐盒重归市场。”

特别报道发泡餐盒被批为“白色垃圾”。

  -记者暗访

  垃圾次料造出发泡餐盒

  工人称每吨能省两三千元 周日也作业

  现象1:纯料不多杂料多

  9月下旬,记者赶到一家发泡餐盒生产厂家。在生产机器前,记者注意到,每4袋标有“聚苯乙烯”的纯原料边,都放有一袋“再生料”。记者发现,纯料洁白如雪,而“再生料”的袋子里料色明显发灰,正在操作机器的工人称,他们是按照四比一的比例往纯料中添加再生料进行生产,“纯料1万多元一吨,再生料七八千元一吨,算下来,加再生料肯定要比全用纯料赚得多。我们这个行业现在都是这么干的,我们的再生料还算不错,有些企业,直接往少量纯料中兑大量价格低廉、颜色发黑的再生料,以降低成本,这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

  在该厂生产车间的角落里,记者注意到,大量的边角料堆放混乱,里面还夹杂有其他垃圾。操作工人不加分拣,更不顾满车间横流的污水,只是机械地把边角料投入机器,而另一端,略带灰色的再生料颗粒瞬间被生产了出来。

  记者注意到,虽然是周日,但厂房里机器轰鸣。在厂房门口,一辆货车正在装载生产好的发泡餐盒。

  现象2:白天不用晚上用

  在西城区虎坊路上的一家烧烤店,记者注意到,如遇顾客要求打包,白天,这家店用的是一次性聚丙烯餐盒,而到了晚上,则毫无顾忌地将发泡餐盒摆在吧台处。

  现象3:明着不卖偷着卖

  9月中旬,在六里屯批发市场,记者发现,各经销一次性餐盒的商店里,不见一个发泡餐盒,摆在门口的都是一次性聚丙烯餐盒。记者询问一家商店是否有发泡塑料餐盒,销售员上下打量了记者一番后才试探地问“要多少”。记者表示看货后才能定量,销售员迟疑了一会儿,径直走进隔壁卖拖把扫帚的商店里,拎出一大包发泡餐盒,“最近查得严,不是熟人一般不拿出来。”


  -权威说法

  环保总局:发泡餐盒非绿色

  环保总局中环联合认证中心曹磊部长称,“目前看,发泡餐盒从制造到废弃回收,再到循环利用,显然还达不到绿色产品的标准。”曹磊说,环保部门有关绿色产品的认证目录根本未收录发泡餐盒。

  发改委:意见稿还未通过

  国家发改委环资司李副司长称,由于中塑协和多位相关行业已退休领导反复建议,在今年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中,的确已将发泡餐盒去掉,“但到最后这份征求意见稿是否获得通过,现在还不知道。”

  产学研促进会:将尽快出声明

  9月中旬,中国产学研促进会副秘书长称,他们的一名副会长只是去参加了一个小会议,“我们会尽快出一个声明。”但截至昨天,其办公室称,“至今还不能说‘顶盒派’观点是否代表促进会的观点。”(文图 晨报记者 张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