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位国外顶级物理学家谈中国建大加速器:人才很重要

2014-2-26 09:42 来源: 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收藏到BLOG

  “太奇妙了。这么多年轻人在周日晚上冒出来了!”一位演讲嘉宾说。

  2月23日夜间在清华大学举办的基础物理学论坛,请来了7位国外顶级物理学家,加上丘成桐教授主持,火爆程度让组织者都没想到。挤不进报告厅的几百人,只好回宿舍去看网络直播。满堂惊呼声中,上百个学生跳上讲台,簇拥着几位大师,索要签名和合照。

  会后在休息室聊天时,科技日报记者问到,怎样让更多年轻人爱上基础物理学?物理学家的回答是,建大加速器

  科技日报记者:请问各位老师,怎样把更多顶级的年轻智力吸引到基础物理学来?

  王贻芳(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长):我想最重要的是有顶级的研究项目。年轻人做基础物理,是要做世界一流的研究。所以你要有第一流的项目给他做,使他能够走到世界最前沿。

  韩涛(匹兹堡大学物理教授):你刚才也听到前任CERN(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的所长谈这个。建立CERN实验室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跟美国和前苏联竞争人力,现在他们取得了成功。

  科技日报记者:说起这个,冷战结束后,发达国家年轻人对尖端科学和纯理论研究的兴趣是否降低了?

  王贻芳:总体来说,各国对科学研究的支持,年轻人对科学的投入,没有过去那么多了。不一定跟冷战有关系。我想可能是因为生活条件改善,大家追求安逸的生活,有不愿做艰苦的科学研究的趋势。你看看美国。跟尖端不尖端没关系,是整体的趋势。不是尖端的科学也这样。

  高原宁(清华大学高能物理研究中心主任):我加一句,我个人认为,这某种意义上是我们的机会。

  科技日报记者:中国的机会?

  高原宁:对。今天也有嘉宾讲,如果一个国家的青年人再不关心技术、科学,这个国家是没有未来的。

  科技日报记者:尼玛教授可不可以回答一下,我们如何把年轻人才吸引到基础物理学这个大冒险中?

  尼玛(Nima Arkani-Hamed,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教授,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前沿研究中心主任):基础物理学这个领域,确实是由大加速器项目驱动的。过去50年都是如此。物理学家很多样,有些爱理论物理的不喜欢去实验室;也有人做各种实验。把这些人连接到一起的,是大型加速器。

  所以世界任何地方兴起了大加速器项目,那里就会成为基础物理学的中心。毋庸置疑,所有人都会去那儿。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已经吸引了五六千科学家和工程师聚集。

  人才来自国外,也来自国内。如果你是个小孩儿,去现场看对撞机这样的东西,那简直是头脑风暴——它是无法置信的,是激励人心的。接下来(吸引人才)是很自然的。

  科技日报记者:您是说,在世界各处建造大对撞机,就为了激励年轻人?

  尼玛:嗯,这是个更复杂的问题。大对撞机要花很多钱。你必须平衡地考虑梦想与经济可行性什么的。世界上曾有很多对撞机。现在相对少了。西方一些经济体有困难。我们拼命想在美国做这样的项目,一度离得很近,但由于政治原因和其他原因,实现不了。悲哀啊。

  一旦美国没有迈出建造大对撞机这一步。我们就丧失了基础物理学的领导地位。一路下滑,滑啊滑。幸运的是,欧洲接手了。LHC做了惊人的工作。

  加速器有很多种,但一般总有主导性的一台(比如LHC)推动这个领域。我们物理学家不在乎它设在什么地方,哪儿都行。中国以它比别人大得多的经济规模和人口规模,还有我们需要的人才的数量,将扮演中心角色。

  如果我有一万亿美元,是世界上最富的人,我会在全世界建许多加速器。世界上有很多需要提前20、30、50年考虑的问题。我们物理学家几个世纪都在这样做。

  如果有一个地方把大家聚集起来,不光对基础物理学有利,对当地居民的心态也意义重大——“我们住在一个做惊人事业的地方。”

  今天很多演讲者都提到(中国建造加速器),他们并非只是说客套话。这一次是有些特殊,(中国)这个地方,是能让这类事发生的。如果我闭上眼,三十年后再睁开,你问我:“世界上有一个大加速器,它在哪儿?”我会说:“在中国。”我的许多同事也有同样的感觉。

  (编注:中国科学家提出建造下一代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并适时转为质子对撞机的方案,近来引起国际物理学界的热议。新对撞机将有助于对希格斯子等基本物理结构的研究。)

  科技日报记者:这就是你来中国的原因?

  尼玛:是啊。我们一帮同事吃过晚饭一起聊天,讨论物理学下一件大事是什么。我们说:“最棒的东西,就是中国的大加速器。”其实在五年前,甚至更早,我们就这么谈论了。

  我们今天讨论的希格斯子,就是讨论中的中国加速器将让我们更接近的粒子,比我们当初设想的更加神秘。欧洲的LHC告诉了我们很多信息。而在美国,由于政治原因和种种原因,我们就办不到。

  而现在有一扇窗,有一个机会,让这些事在这儿(中国)也能发生。这就是我在这儿的原因。不光是我,在我们(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前沿研究)中心,今年和明年要从美国和欧洲来50个年轻人,度过一个月或更长时间。

  基础物理学上溯到古希腊人;上溯到牛顿、麦克斯韦、爱因斯坦。这些惊人的天才们发展出了世界图景,一代人传给另一代人。我们这代人的责任是将它推进下去。如果我们不做,四百年的传统就断了。

  世界每个时期都有很多战争、经济危机,但并没有阻止基础物理学的前进。我们目前处在发达与和平的时期,世界走到一起来做各种事情。这是最好的推进时机,此时停步是最糟糕的。